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三十五章 等一个人

  雨儿的衣服似乎万年不换,依旧是那一套,她也似乎永远不知道冷,两只莲藕一般的小手臂露在外头,对于我的到来,雨儿很高兴,她扯着我的衣服一个劲的喊“哥哥。”

  倒是雨儿的妈妈有些诧异我的到来,她只在那门前匆匆我了我一眼,便又重新回到那屋子里了院子里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那是布鞋和稻草之间摩擦产生的声音,轻而稳我回头一看,是查文斌来了,他只是在不远处盯着我们笑,不,确切的说是他在盯着雨儿笑。

  雨儿对于这个陌生人的造访,显得有些拘谨,她不知所措的躲到了我的背后,还时不时的把小脸露出来瞄一眼查文斌。

  “你就是雨儿吗?”查文斌双手背在身后,笑眯眯的问道雨儿的胆子比我想象中的要小她没有回答,但是我替她回答了:“是的,文斌叔,她就是我跟你说的雨儿”。

  此时的查文斌,穿着一身普通的衣服而来,他没有带平时里最让我眼馋的那柄七星剑,也没有背着那个破烂不堪的乾坤袋,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扮相。

  查文斌走了过来,他伸手想去摸摸雨儿的脑袋,可是雨儿却始终躲着他,最终他的另一只有些弯曲的手从背后拿出一样东西递给了雨儿,那是一个用纸糊的女娃娃,比我的那个要好看些。

  “拿着玩去”,查文斌把那个纸娃娃塞到雨儿的小手里,借着这个机会他终于摸到了雨儿的小脑袋,然后笑着跟我说道:“小忆,你带她去那边玩去”。

  他所说的那边是祠堂的东边雨儿对于这个礼物似乎很喜欢,曾经她的妈妈给过我一个男娃娃,可是后来我却怎样都找不到了我拿出查文斌给我的那个纸娃娃和雨儿的这个凑成了一对,两人很快便进入了那个童年里都会玩的游戏:过家家查文斌背着手漫步在这个祠堂里,很快他的视线就汪在了那敞开的门里,他就站在门外,不进去也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一个曼妙的女人带着一丝哀愁站在了门前,她上下打量着这个陌生人,也是,这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来过了,若不是因为雨儿吵着要个玩伴,又怎么会她叹了一口气,原本她已经打算让那个和雨儿在一起玩耍的小男孩走了的,怎晓得今天又来了,她知道再这样下去,这个小男孩也将命不久矣“为什么不走?”查文斌冷冷的问道,已经完全没有刚才那种对雨儿的笑容那女人岂不会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只需要动一动手,自己便魂飞魄散了。

  “等一个人”她哀声说道查文斌此时已不同往日,虽然那本《如意册》距离参透还差得远,但他的道术已经远比过去要高明的多了。

  指一拨,一枚符纸已跃然于指尖,随时都会飞向那屋内的棺材之上:“要不是看在你收起了那个娃娃,恐怕你们娘俩儿现在已经没有机会站在这里了,既然知道人鬼殊途,又何必执念?”

  “我”那女子知道自己犯了错,她不敢再狡辩,她用了那个纸娃娃给了我,让我得以成为雨儿的玩伴,但是阴间的东西,阳间的人岂能拿?日子久了,阴气侵入人身,即使不得铂恐怕也会遭难。

  “我是看雨儿太可怜了,她想有玩伴,每次看见别的孩子在这大院里玩着,她都只能躲在这窗户后头偷偷的看她是无辜的,请先生高抬贵手。”

  那女子说完已经给查文斌跪下了查文斌倒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他虽是道士,就免不了跟这些东西打交道,但是有一条也是学道之人最为忌讳的,那便是阴间的鬼不得和阳间的人有丝毫瓜葛古往今来,多少人鬼情缘都不得善终,就是因为一个相隔:阴与阳!

  查文斌叹了口气道:“明日傍晚,我送你们母女上路,来世找个好人家”说罢,查文斌便要回头,准备带着我离去不想,那女子竟然啜泣道:“求先生让我自生自灭,若他不来,我便不走,我已经等了他六十年了,他说过会来带我走的。”

  有痴情的人,自然也有痴情的鬼,鬼魂的存在本就是因为一种执念,不放下,则不轮回,他们靠的便是这心中的不放心,怨由心生,爱亦是如此查文斌的身子背对着那女子,他看到的是那个叫雨儿的小丫头和我在一起疯玩,说道:“你难道不想让这个可怜的孩子能够堂堂正正的走在这世上吗?”

  月光下,一男一女两个孩童在地上玩着过家家,其中那个男孩的影子被拉的老长,而那个女孩的的身后只有被月光照的雪白的大地。

  查文斌起身抱起我,然后把我手中的那个纸娃娃一并送给了雨儿,摸摸她的小脑袋说道:“明天,你就会有更多的朋友一起玩了,小忆,我们走了。”

  查文斌在迈出祠堂的时候,顿了顿身子,问道:“他是谁?”

  “他叫陈放,是我家的一个下人”那女子的声音。第二日,我醒来的时候,查文斌已经和阿爸出去了,床头那个我藏着的纸人也不知去向,阿妈摸着我的额头,我还在继续低烧着,似乎情况比之前更加糟糕了一点。阿爸带着查文斌来到村头一个破落户家里,这座房子真的很破,土坯房,上面用石板做瓦,通城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座房子里,住着一个老人,很少出门,我也只见过几次,在我们这些孩子的眼里,这个老人似乎是个疯子他很脏,身上有很多虱子,即使偶尔他出来买点东西让我们孩子遇到了,也都是避之不及,生怕他身上那些传说中的虱子会蹦跶到我们身上来。

  阿爸告诉查文斌,这位老人已经有八十五岁了,是村里的五保户,无儿无女,家里的田地都被租了出去,靠点租金和国家的救济金生活据说,他是这村子里为数不多见过大世面的老人,在我阿爸小的时候,他还会来找爷爷聊天。

  据说这位老人在年轻时在外地被国民党抓去做了壮冬后来又成了乞丐,解放后,靠沿路要饭重新回了村子,就一直住在那屋子里闹文革的时候,他被定了两条大罪:国民党反动派留下的奸细和勾引大地主的女儿。

  在那个年代,这两条罪名几乎要了他的命,后来,运动结束后,他就很少出门了,即使出门也不会和人说话,村里头也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会派人情况小院里果真有些破败,甚至是萧条,要不是阿爸陪着,他一准会觉得这是座荒废已久的宅子了推开虚掩着的大门,一股难闻的霉味扑鼻而来,查文斌皱着眉头,想去摸索电灯的开关,阿爸却说道:“别找了,这屋子几乎就没人见过有亮的时候”

  说着,他打亮了手电筒,这才多少能让人看清楚这屋子的全貌地上满是坑坑洼洼的的凹陷,一个接着一个,屋顶上的房梁布满了蜘蛛网堂屋里很空,没有任何摆设,只有一张破旧的太师椅,但也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堂屋的最里面墙壁上挂着一对老式的相框,相框里各有一男一女,用的是铅笔画的素描,这个不用说,就是遗像了在过去那个照相馆还是奢侈品的时代里,遗像多半是请会素描的人用铅笔画的,父母死后,就挂在自家屋子的堂屋里,这也算是一种对逝者的尊重吧。

  这户人家真的很落魄,因为查文斌没有看见能够上香的神龛,只是在地上放着两只小破碗,碗上也竟是些蜡烛残留的痕迹,就那蜘蛛网弥补的痕迹,想来也很久没有人来上过香了此时,屋内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阿爸小声说道:“那个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人。”

  查文斌推开门,屋内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一张门板搭在两条长板凳上便是床,床上那已经发黑的破棉絮里蜷缩着一个人,那人还在不停的咳嗽和颤抖着,这个人便是陈放!查文斌环顾了四周,发现了这屋子里原来是有电灯的,他顺利的找到那种用细绳控制的开关,“啪嗒”一声,灯亮了。

  “呜”床上的老人喉咙里似乎在发出惊恐的声音他们两人赶紧过去一看,这破棉絮之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老人的嘴角还残留着尚未凝固的鲜血虽然已是风烛残年,但查文斌依旧可以辨认出这位老人年轻时的风采,他抓起老人颤抖的双手,搭了下脉,过了一会儿便对我阿爸摇摇头道:“已经不行了”床上的老人挣扎着爬起来,查文斌帮着扶着一把问道:“您是陈放吗?”老人有些艰难的点点头。

  “可还记得村口的祠堂里有个人在等你”老人的眼睛顿时瞪的老大,一行浊泪划过苍老的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