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三十一章 忘却

  古老的羌族大祭司不但精通巫术,用巫术救人更是他的专长,这种失传已久的神奇妙法搭配雪域之巅的仙草名药,薄了横肉脸的一条性命他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来客,更加重要的是这位仁兄乃应龙的后裔,他胸口被剥落的皮肤露出的伤口恰好是一条应龙的涅,云大祭司几乎是全程用跪着的方法来救治已经失踪了几千年的龙族传人。

  那些没有了皮肤呵护暴露在外的伤口是非常容易感染的,在云大祭司精心的呵护之下,横肉脸开始一天天的好转起来现在。

  他已经成了这里的神,连同卓雄,他也被视为了是神的化身,其它人则都被当做了至高的贵宾当初那位被横肉脸一巴掌扇落马下的汉子为此十分得意,不厌其烦的跟族人炫耀着他和王的交手什么。

  顶礼膜拜,大约也就是这样了吧一个星期后,昆仑之巅开始了第一次的喷发,查文斌建议村民们搬到外面去生活,可却被云大祭司拒绝了,他说守护圣山是他们的职责,如今王也回来了,他们更加不能放弃家园,查文斌埋头在那些古书典籍之中,这一次的经历让他无法释怀。“如果可以,我想忘记这里的一切”这是查文斌告诉云大祭司的一句话,老人家只是抬头看看那浓烟滚滚的山头,重新钻了帐篷大约过了二十天,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卓雄的颓废,超子的迷茫,查文斌的失落,还有那个急迫想回家的哲罗和已经康复的大山谁都不愿意再提起那山顶的一幕,他们宁愿没有到过这里。

  查文斌开始和云大祭司谈他的过去,他的任务和这次进山的原因,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和命运纠缠不休,如果可以,他真的愿意只做一个普通的乡村小道士临行前的那一晚,云大祭司和大山还有查文斌谈了很久,大祭司想让这位好不容易回来的王能够留下继续带领他们的族人,可是大山已经习惯了外面的世界,习惯了跟随在卓雄和查文斌的身边,他已经无法适应祖辈们的生活了虽然他身上留的是羌族的血,可是他离这种生活实在太远太远了。

  云大祭司说,他身上的血滴纹身已经被整个扯下,他说这或许是唤醒应龙唯一的办法,总之他已经失去了那个伟大的图腾如果就这样出去,或许查文斌会这样失落一辈子,卓雄也将永远生活在深深的内疚之中,所有人都会失去一切的快乐云大祭司读懂了他们的意思,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一个不属于你们的世界,包括尊敬的王,先人们走出山谷的那一刻起,我们便已经失去了真正的王。”

  第二日是说好的离开的日子,热情的族人们为他们准备热茶和干粮以及丰盛的大餐,吃完他们便要上路了族里的人基本都到齐了,却惟独缺少了云大祭司,或许他是不舍吧,查文斌是这样想的一一道别之后,随着云大祭司一声喊:“请留步,喝了这碗壮行酒再走吧。”

  原来是去拿酒了,地上的土制碗一字排开,云大祭司给每个人都倒了满满一大碗,这羌族人的酒风就和他们的性格一样:豪爽!饶是不怎么喝酒的人这也盛情难却了“干!”一仰脖子,五个人仰头便喝了底朝天,横肉脸还不忘大喊了一声:“好酒!”话音才落,就觉得眼前的云大祭司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接着就是天旋地转起来酒量向来颇好的大山居然感觉自己要醉了,这才一碗酒而已艾要知道平时他可是拿着酒坛子直接喝的人其实他不知道,他已经最后一个倒下的人,其余四个早就已经不省人事了,在他临闭眼前,他看见云大祭司带着全族的人一起朝着自己下跪。

  良久,查文斌听到耳边有呼啦啦的呼噜声,他只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痛,不,是很痛,有裂开的感觉睁开眼睛,有零星的雪花在天空中飞舞,身边还有四人睡的很是香甜查文斌推了推身边的人,超子有些不满的嘟着嘴,卓雄的脸上还有干涩的泪痕。

  “起来了你们!老刀他们都走了!”查文斌大声吼道,这是那个野牛沟的入口处,他只记得那天哲罗把他们带到这儿来躲避风雪,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难道睡过头了,他们先进去了?“文斌哥,让我再睡会儿吧”超子伸着懒腰说道,他觉得自己好累好困,或许是这几天赶路太累了吧。

  查文斌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说道:“别睡了,他们应该走不远,就在前边。”

  “轰!”远处开始传来剧烈的声音,大家立刻就被惊醒了,透过昏暗的天空,查文斌可以看见很远的地方天空是一片红色,夹杂着巨大的轰鸣声从远处不断传来,脚下的大地都在轻微的摇晃“天,地震了?”

  超子不可思议的叫道“不,是火山爆发,你们看!”卓雄摊开手掌,他的掌心里接到了一片灰色的“雪花”,“这是火山灰!这里有火山再爆发!”

  “那他们人呢,老王也不见了,去哪里了?”查文斌有些急了,老王才是这次任务的带头人,他不见了,那该怎么办?超子马上说道:“该不是这老小子看见火山爆发带着他们的人先跑了吧,把我们丢在这儿。”

  “糟糕!”查文斌浑身摸索了一下,发现自己的东西丢了!“日月双轮不见了!赶紧的帮我找找!”接着他们发现,不仅日月双轮丢了,而且他们的很多装备都不见了帐篷没了,睡袋没了,枪支弹药也没了,倒是身边多了一些干粮出来,上好的牛肉干。

  超子恶狠狠的塞了一口牛肉干骂道:“把我丢在这儿喂火山,太不仗义了,等我出去找到他一定得剥了他的皮!”

  “咦?”横肉脸大山在怀里找到了一个羊皮纸,上面写着一些歪歪扭扭的字,他不识字便拿给了查文斌说道:“我怀里有这个,文斌哥你看看是啥?”查文斌赶忙拿过那羊皮纸一看,上面用朱砂写了一行小字,字迹非常有劲道,查文斌念道:“任务结束,你们请回去,东西我和老王拿走了,恩怨一笔勾销,不要找我们。”

  他抬头看了一眼大家缓缓说道:“落款人是老刀!”超子马上就火了,恼怒道:“靠,这算怎么回事,把我们弄到这里来,拿了你的东西就再偷偷溜了,不行,我得进去找他们,他们肯定发现了什么,把我们撂在这儿,想独占好事。”

  查文斌瞪了一眼道:“你进去干嘛,找死吗?没看见里面火山在喷发?”超子无奈的看了一眼手表,指针显示现在是上午7点12分。

  “离天亮没一会儿,他们走不远的,要不我们去追追看?”他依旧不死心查文斌考虑了一会儿,说道:“行,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哲罗不是说从来没有人能活着出来吗,我怕他们有危险。”

  “等等,不对劲了,文斌哥,这事不对劲了!”超子跟见了鬼似地抓着查文斌的肩膀说道,“我们进来的时候是3号,但是你们看,我的手表居然显示今天是28号!”说着他把自己那块腕表露出来给大家看。

  卓雄笑道:“你那玩意出错了吧”“不可能!”超子立马跳了起来,“这块表是当年冷所长去国外带给我爹的,花了我爹整整一年的工资,即使过了一百年的时间,这块表的误差都不会超过五秒进藏当兵那年,老爷子送给我的,我用了这么多年,就没走错过一个字!”

  “你是说我们睡了整整二十五天?”查文斌歪着脑袋看着超子问道“这”超子一时语塞,是艾怎么可能所有人都睡了二十五天呢不过,接下来随着横肉脸的一身大嚎,所有人都傻眼了大山觉得自己的胸口有点痒,便伸进去挠,一挠发现胸口似乎没有过去平整了,有些凹凸的感觉,便扒开衣服瞧了瞧,这一瞧不要紧,一大片伤疤布满了整个胸膛!

  “应龙?”查文斌一眼便看出了这块伤口的涅,卓雄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超子摸着大山的胸口说道:“你们过来看,这些伤口明显愈合不久,这肉还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颜色都和周围的皮肤组织不一样,按照我的经验,差不多得是二十天之前受的伤才能长成这样子”不光是如此,他们开始发现自己的头发明显比之前要长了,胡茬都能扎破塑料袋了。

  “封渊?”这是查文斌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在那里时间会过的特别快,难道这里和封渊一样?“妈的,谁这么缺德在你身上弄这么个口子,还画的有木有样勒,比起瞎子身上那个还要气派一点”超子笑嘻嘻的摸着横肉脸的胸口,这让横肉脸觉得浑身不自在。

  查文斌一时间完全失去了头绪,他不知道怎么办,但是他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卜卦!”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一把铜钱顺势一撒,查文斌只瞧了一眼当即瘫坐在了地上,喃喃道:“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撤,赶紧收拾收拾,这地不能呆了”查文斌赶紧缓过神来,虽然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一定不是啥好事,就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在八卦里发现了另外一张羊皮纸,上面是一串汉字,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多,开头的三个字格外扎眼:如意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