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三十章 分离

  数秒之后,湖面开始恢复平静,偶尔闪过一丝涟漪,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有哲罗能够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开始了轻微的摇晃,而且他能感受到脚底板地表的温度在不断上升中。

  卓雄的伤都是外伤,三足蟾给他舔了几个来回之后,不久便醒了卓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看见的是痛哭的超子,是还剩一丝气息被三足蟾的大舌头包裹的查文斌,是嘴角的血迹已经干涸,身体冰冷的老王,还有惊恐万分的向导哲罗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苏醒过来的卓雄举手无措,他不知该怎样面对这一切,他茫然,他伤心,他颤抖的手摸到的是老王僵硬的身体轻轻抚过老王睁的老大的眼球,可是老王的眼睛怎样都闭不上,他死不瞑目啊。

  卓雄低下头小声的啜泣查文斌伤的太重了,三足蟾纵使是疗伤神兽,又怎能修复他已经破损的命魂,他是一个苦命人,从来就没有受到过上天的眷恋,从一开始出世便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孤儿可能与道有缘的都是这般。

  不远处,三个人形影子聚集到了一起,这是三个飘荡了几千年的魂,如今他们又在一起了三千年前分修三道的他们何尝想过会三魂重聚,即使碰面了恐怕也无止尽的争斗吧。

  “罢了,他走了,我们也该走了,几千年的道行终究是没了,也该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负责了,你们的意思呢?”这是那个忘川河上的的渡人。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我早就看透了,做个凡人又何尝不好?”这是那位的玉棺主人“以生者,合于纯阳,升天而为仙;得其死者,沦于至阴,在地而为鬼我即为你们而生,又何必执着孤零零的苟活,随你们去吧”这是那位封渊墓主。

  三人相视一笑,解了三千年的恩怨情仇“他还十年阳寿,就让我们也跟着他一块儿去好好体验一次凡人吧天煞孤星,不过因为当年一地魂转世少二魂才遭此劫,我们替他补上便是了,走吧。”

  三个人影悄无声息的走向了查文斌,就如同魂归本体一般和查文斌重新叠合在了一起以魂补魂,那三位怕是再也不会出来了,他们用自己残缺的最后一丝力气再这位当年被复制出来的同胞兄弟身上获得了重生,这种重生的代价便是永远消失,接下来查文斌将代替他们走完之后的日子从此,忘川河上再无道人摆渡,从此封渊墓地不再引人归魂,从此一个被神话传颂了几千年的一代君主正式回归了历史。

  但是查文斌重生了,不多时,他可以睁开了眼睛,不多时他的眼角有泪滑过,痛,来自心底的痛!哲罗紧盯着湖面,湖水此刻已经像是烧开了一般,开始咕噜噜的沸腾了,湖面之上倒映出了一片红色。

  查文斌挣扎着爬了起来说道:“火山要爆发了,这里是火山口,我们得走!”

  走?去哪儿?下山吗?不知道,该去哪儿,坐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这是查文斌所明白的,为今之计只能是能跑多远跑多远了,多留在这里一分钟就多添一份危险罢了。

  “起来!”查文斌用脚踹着泣不成声的卓雄,“快起来,如果你不想还死人的话!”这不是卓雄的错,但确是间接的死于他手上,这是不争的事实或许是老天垂怜他们吧,大地暂退摇晃,这种火山活动最让人捉摸不透的就是何时会喷发,即使它在动,也许是这一秒,也许便是几百上千年后终于,他们开始了下山,卓雄背着老王的尸体

  “你不走?”查文斌看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三足蟾它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滴溜溜的一转,甩出大大的舌头在查文斌的脸上扫过,然后转过身去,慢慢的走到了湖边。

  “终究,你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再见了”查文斌欲转身离去“咕呱!”这是一声久违的叫声,是在道别吗?查文斌的眼睛再次湿润了三足蟾用力一蹬,跃到了查文斌的身后,它的舌头缠住了查文斌的脖子,或许这相当于人类的拥抱吧,它比一般的人不知道要聪明的多了它的舌头是那样的用力,让查文斌也觉得是那样的温暖查文斌缓缓转过身来,他抚摸着那熟悉的鼻尖,这一刻他真的不想走了,就这样吧,和它死在一块儿缓缓,三足蟾的舌头松开,它的舌头轻轻的探到查文斌的手掌心,舌尖卷成的一团慢慢打开,一只蝌蚪在舌尖活泼的游来游去“给我的?”查文斌问道三足蟾账几下眼睛,查文斌喜出望外的把蝌蚪小心翼翼的装进了水壶,三足蟾转身一跃,“扑通”一声入水,那最后一声“咕呱”在天边久久回荡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是真难,仅仅是一个下山,他们走了一整夜,等到第二日日出的金光洒到山顶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木都开始枯萎,叶子就像是被大火烘烤过一般,那种热,让查文斌都只剩下一条背心他们顾不上休息了,身后那炸弹随时随地都可能爆炸只要再翻过这座山,便可以了到了。

  中午时分,他们终于摸到了山顶,超子一眼便看见了有个人正躺在那口井边“横肉脸?”超子有些不敢相信,横肉脸面朝天空的躺在地上,他的手一只紧紧抓着那截选铁链,还有一只则握成一个拳头查文斌赶紧的上前去查看,“还活着!”抬头看看对面那座主峰,查文斌明白了,这口井和瑶池是相通的不知为何,那只拳头他攒的很紧,超子怎么掰都掰不开,而且横肉脸的胸口一片血迹模糊超子小心的用匕首挑开他的衣服,顿时所有人都惊呆了,他的胸口的那层皮没有了!

  若不是他比一般人的身体素质确实要好,不说被淹死,就是躺在这儿失血过多,也早就没命了超子和卓雄一连串的动作,把他的胸口的伤给包扎起来,这种伤势,得必须出山横肉脸太沉了,超子和卓雄两人勉强可以抬,查文斌也有伤在身,那老王就哲罗这几天已经受够了,他一刻也不想再呆了,更加别提让他背尸体。

  查文斌看着躺在地上的老王说道:“对不住了老王,我没有办法把你带走了,我想把你葬在这中国风水最好的地方,你若愿意就答应一声,若不愿意,我再想别的办法”说完,查文斌手中一枚纸钱向天一扔,然后便开始缓缓飘下,最终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老王的嘴唇之上查文斌再伸出手来轻轻从老王的脸上拂过,再看,老王的眼睛终于闭上了。

  “就在这儿吧,我也不挑了,你在这儿睡,这风水普天下之都寻不着,下辈子肯定享尽荣华富贵”几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在地上挖了个浅坑,把老王抬进睡袋里便埋了下去没有墓碑,没有香烛,没有贡品,只有一个小小的土包,这便是老王最后的归宿了,恐怕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是死在了那个一直在给他卖命的神秘人手上。

  没想到山下也变化了,连连的雾气造成的厚厚云层也一扫而粳他们可以看见山下的河流,可以听到“哗啦啦”的水声,不远处眺望甚至还有那个羌族的寨子横肉脸伤的极重,他们不敢耽搁,几个人用简易担架轮流抬着他,夜里也不做酮,只是赶路,终于在天亮边,下山了途径的那些地上的咕隆还散落着血迹,超子说这是雪域狼蛛的窝,那些血迹便是失踪的那些人留下的。

  再次穿过那道石门,查文斌看着担架上的横肉脸说道:“卓雄你看见的是四个人,我看见的也是四个人,那是因为站着的只有我们四个我们只看见了站着的,却没有留意躺着的,就像我们平时都不曾在意过这位兄弟,我们以前太不在乎他了。”

  出了山门,已经有人在等着了,那是云大祭司,他带着长长的队伍恭敬的跪在路边,族里能动的几乎全部来了因为他第一次看见了云雾散粳也第一次看清了那座大山的真面目,真龙之光荡气回肠,只有真神降临才会如此吧东倒西歪的人们很快被抬上了用柔软而温暖的兽皮做成的担架,族人们恭敬的把这群从圣山活着的回来的人迎进了寨子。

  查文斌拜托他们赶紧救治奄奄一息的横肉脸,他的呼吸几乎就要马上消失了,云大祭司第一时间就把大山送进了自己的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