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二十九章 应龙出世

  昆仑边缘,千年古井,水开始沸腾了,一如当年应龙被关入之时,他闹的是那般天翻地覆,他不服,但却不得不服,西王母给予他的是天罚,永世不得出井,神怎可以和人相恋。

  玄铁铸造的铁链何等的坚固,仍是被他拉扯的再厉害,依旧纹丝不动,因为链子的这一头是拴在昆仑山上。

  若想出井,除非,昆仑山塌。

  这是神山,这是一座万山之祖,龙脉之祖,曾经他心爱的女子死在自己的手中,可是他无能为力,从此他便颓废,一直颓废,他已经失去了和天斗的勇气,认命吧。可是他感受到了血缘的召唤,他明白了,原来她已经为自己诞生了子嗣。

  血肉之情,真的能撼天动地吗?

  据说古老的羌族最早一代是有一位圣女的,这位圣女便是他们之中最为纯洁的姑娘,她将负责带着羌族对西王母最崇高的敬意,缓缓登山昆仑之巅进行朝拜她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进山的羌族人,她来自部落的民女,由上一任的圣女亲自选拔,她只对西王母负责。

  古老的羌族受西王母的庇护,因为也知感恩,西王母赐予他们古老的巫术同时,还赐予每一任的圣女一个伟大的技能:火!

  火是改变人类从原始走向文明的标志,有了火,他们开始摆脱了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他们可以抵御野兽的侵袭,可以抵御严寒的残酷,更可以制作可口的食物。火自古就是神圣的,它是光明和能量的象征,因此在古羌族的社会,圣女的地位甚至可以凌驾于族长之上。

  应龙与圣女,一个天生神性为水,一个后天神性为火原本就拥有相斥相刻,无法相互靠近的命运,怎奈命运的捉弄,火之圣女却爱上了水之应龙。

  每每进山朝拜西王母之时,她经过那口井,总是能听到井下有位男子的哭泣,因为应龙偷吃了蟠桃,他被惩罚关在井下思过。

  真是一位伤心的男子艾圣女开始越来越多的关注这口井,有一次她坐在井边开始唱起了古老的羌族歌谣,应龙听闻立马止住了哭泣,这是世界上最优美的声音。

  在无法面对面互相见面的情况下,圣女只能每日来到囚锁应龙的那座井下,以天界最美的歌声,来抚慰被锁在深井里的应龙。

  应龙逐渐爱上了拥有美丽歌喉的女子,但是,却始终无法见到女子的面容。在那一次的圣战中,应龙被西王母自深井之中释放出来,以助黄帝黄帝与蚩尤大战涿鹿当时,蚩尤得风伯雨师魍魉魑魅山精鬼怪之助;然而,黄帝则有风后力牧羌族圣女应龙等众神的帮助,使得最后让黄帝赢得了最后的胜利,从此一举定华夏。

  在圣战胜利打败蚩尤的同时,众神等莫不举声欢呼然而,在消灭蚩尤势力的同时,黄帝也失去了忠臣风后,与其至爱凤曦而大将应龙却也因感染了人间的污秽浊气,无法在回到天界……

  好不容易有此机会能够见上应龙一面的圣女,在战后,曾经躲至一旁,在远处偷偷的看望,才知,原来她偷偷爱慕的人,竟生得如此俊逸,但眉宇间却带着一股化不开的忧郁,愁的让她心疼,对应龙的爱慕更因此加深。

  这是一次天与地的爱情,一个风流倜傥,盖世无双;一个国色天香,倾城倾国他们的爱情是那么的顺其自然,也是那样的坎坷不平。

  终于他们走到了一起。伟大的爱情从来都不会是以完美收场的,没有残缺的爱情似乎就没法载入世人的传颂。但在得知应龙也于自己一样因染了人间浊气而无法回到天界时,便暗自设法将应龙身上的浊气全数转移至自己身上为此,圣女却也付出了代价。

  自己因为圣气尽失,从而受到邪气的支配开始祸乱人间,春夏秋冬四季失调,人间所到之处尽皆大旱,世人因此苦不堪言,一个夜里,再也无法控制自己邪气的圣女逃出了他们的家  不就她就诞生了一个婴儿,为了纪念应龙的爱,她便用自己的血在这出生的婴儿胸口画下了应龙的真身,血入肌肤即消失,只有在及其特殊的时候,它才会重现出来。

  后来每一任的龙族他的母亲都会用自己的血,中指的血在儿子的胸口画下应龙的图腾,便随着古老的咒语,这血便没入了。

  应龙以为她抛弃了他,但是天界却开始对他进行了重新的召唤。回到天界,对圣女的心意于牺牲毫不知情的应龙,还以为是众神大获特赦,他才能再度返回天界;也以为自己所深爱的那名女子已经彻底抛弃了他∏在圣战时,有一不断协助他的女仙,因而将爱意转至那名女仙身上,对她疼爱有加之后,因为人民的怨怪指责于诸神相继劝柬,不得已,黄帝只好下旨,要应龙前往讨伐圣女,因只有应龙之水才能收伏圣女之火。

  两人相战于封渊血海之上。到最后,圣女恢复了神智,抬眼一见,站在眼前与她对战的人,竟是她日思夜念最最深爱的男子-应龙想起自己因为邪气与为了吸收应龙身上浊气的关系,必须不断的接近应龙,而导致自己的面目丑恶,圣女低下头,不愿应龙见到自己这副丑陋的涅。

  看到脚下那片荒凉无青的大地,这时圣女才知为何应龙会站在这里也明白自己丧失理智后所做出的,竟是一件这么不可原谅的过错ˉ女笑了笑,面对眼前的他,她已无心再恋战,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张开双臂,等待应龙给予她最后致命的一击。

  不明圣女为何有如此转变的应龙,为了完成众神所托付给他的任务,高高举起手中的刀,笔直的朝女魃的胸部去……

  “来吧!能死在你的手中,对我来说,也算是幸福的……”圣女坦然的一笑温柔的眼神和柔美的嗓音让应龙赫然悟醒原来,面目丑恶的女魃竟然是他一直在找寻一直深深爱着的那名女子,那美丽歌声的主人,那个被自己称为妻子的女人……

  只可惜,为时已晚,大刀直直的插入圣女的胸口,朵朵的血花自圣女的身躯流出中刀的圣女,已无力气再继续支撑,身体直直的朝着封渊血海沉落←着悲伤悔恨不已的应龙,临死的圣女,消能化解应龙心中的悲伤与自责,再度唱起了当初他俩相遇的那首歌……

  回去之后的应龙和西王母坦诚了一切,西王母在为圣女感动的同时,也对应龙动了凡心砰然大怒,于是应龙被永远的锁在了。

  西王母为这位圣女在瑶池中央竖了一个巨大的石像,又放上了日月双轮,让她再次永远和应龙能够呆在一起,但是两人都犯下了太多的过错,西王母消世人的朝拜能够减轻他们的罪孽。

  今天应龙却感受到了自己的血脉激荡在昆仑之巅,他感受到了那种源自母爱刻下的图腾对他的召唤。

  大山胸口的血液在燃烧着,远古而高贵的龙族血脉在这一刻彻底燃烧,带着无边的爆发力,他径直冲向了目瞪口呆的卓雄,这才是真正的龙血。

  要血吗?他身上的血早已染红了昆仑的湖,每一滴都化成了血花在水中淡淡散开,山开始抖动了,水开始泛起了无边的涟漪,漫山的龙吟响彻大地。

  “哈哈,羌族真正的龙!”卓雄笑的有些扭曲了,他已经不再需要这具皮囊了,他只需把日月送上神像之巅,一切便可以重来了。

  可是他应该是失算了,等到卓雄双眼一闭坐在地上的时候,却见日月双轮凌空飞起,中间隐约有一团人形气体。

  “厚”,大山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的头径直的撞向了石像,或许他不知道这位女性是他的谁吧  当龙的血染上了石像,一切都结束了,无数的裂纹开始由脚向上崩裂,“咯咯”的龟裂之声不绝于耳。

  日月双轮终究是在立马要到达手掌之际,石像塌了,“轰”得一声,无数的巨石开始向下倾泻  大山一把抱起地上昏迷的卓雄,使出全身的气力喊道:“照顾好他!”

  “咚”得一声,卓雄落入了远方的湖中,三足蟾大舌一卷便轻轻上了背,托着卓雄向岸边游去,可是身后巨大的石像瞬间淹没了所有。

  “To”一声清脆的断裂声传来,“哗啦啦”的一阵乱响过后,玄铁之链再也不动了  不多时,瑶池之内闪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石像日月双轮连同那团雾气齐刷刷的瞬间便卷入其中,人的修为即使再高,你又怎能斗得过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