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二十八章 决战神话

  这是一个两难的境地,这剑要是刺上去,卓雄必定命丧当超这剑要是不刺,老王怕是坚持不到下一口气了。

  若说交情,那二人其实又有多大区别?两边谁不是跟自己出生入死过来的,这是一场只有输没有赢的赌局。

  豁然查文斌仰天长啸,“吼”得一生震动了整个昆仑之巅,他的剑拿起了慢慢的驾到自己的脖子之上,双手横握着剑柄。

  “放过他们!”查文斌的膝慢慢的弯了下去,他的剑已经开始缓缓拉动,上下眼皮也开始慢慢合拢,两滴泪水轻轻滑落。

  “轰”一个炸雷豁然在昆仑之巅炸醒,无边的狂风让人无法站立,一时间风沙迷住了眼睛“咔嚓”一声,老王的嘴角划过了一丝鲜血,风带着他的血迹在圆圆的脸上画下了一个诡异的圈圈。

  等到查文斌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除了怒火,别无其他。“这才是五千年前的你,你还不觉悟吗?”

  卓雄有些不屑的轻哼一声:“废物永远是废物,当年是个废物,现在还是个废物!你们都是我创造出来的,没有人可以阻止我!”说完,无边的湖水开始向他的脚下聚集,一个锥形的水柱托着他的身子开始慢慢向上攀升。

  他就像一个远古的魔王,他要复活三界之门,唯有这样方可获得肉身,他孤独的太久了,他不要再走一个漂泊的亡魂,要么上天为仙,要么入地为魔,在这人间已经过够了几千年,他的道早已被心魔占据,成了一个孤魂野鬼罢了。

  怨念太深,他终究还是没能放下最初的愿望,他的道在他的心中永远不会超越永生,只是他不曾想过,有人已经做到了,那个轮回的几世的废物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一切,何为道?道可道,非常道!

  道,绝不是永生,绝不是成仙,也绝不是无情人本就该有七情六欲,人本该就有人老病死,这是自然,这是天法,非要逆天而为,则天必将毁之!

  或许他的心中更本没有那个废物的自己在红尘世事中经历的那些生离死别,那些酸甜苦辣,那些情义孝德!

  他错了,道不在天,道不在地,道自在人心!有礼义廉耻便是道,有孝悌忠信便是道!  没有人可以改变历史,也没有人可以重新抒写神话,神话之所以成为神话,不是因为三界之门已经关闭,而是因为神话已经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再也无法被复制!

  七星剑寒光熠熠,招魂幡三面储,天师道宝大印当立中间,天地命三魂重现,借查文斌肉身再战人间:七星借空画圆,脚踏天罡,剑指北斗,一张黄符冲天而起,以剑为笔,剑花骤现,那符纸之上鸟虫箭头三个镂空字符依次排开,巾一挑,符纸再次腾空,一股天地间最为厚重的真龙之气从口中缓缓而出,喊道:“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招魂幡迎风而起,一时间天地鬼哭狼嚎,似有万千阴兵过境,黑云压顶⌒魂幡三面环绕,护主而立,双手探而成爪,如鹰钩,如枯木,血色鬼文跃然于幡上,忽见一枚黑色符纸之上隐约画了一株小小的摄魂之草?幡中之人手上急射而出,幽然鬼气,森森而出,喊道:“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魂,天地之尺三界侍卫十殿阎罗凝血封渊!”

  天师道宝大印翻转在手,端腕齐胸,节目缠绕,环环紧扣,诀运心到,一股纯正的道家之气环绕在那三番之外,不时之间竟有若干八卦现于幡上,又有似青怒吼之声从那幡中传来,又有四象之影在从中翻腾,天空中形成了一朵巨大的八卦云图开始慢慢向下逼近,直压那缓缓升起的卓雄脑门,一字一节,吐纳乾坤,一个苍老的声音喊道:“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气腾腾!”

  卓雄不禁也面色凝重,只见他的双手开始不亡着手诀变换,左右手各持双轮,那水柱之上应约有一条青色小龙开始绕着他的身体不停的转着圈圈,他的道行已经到了可以化无形为有形的境界了,脚下踏得便是这昆仑瑶池天水凝结而成的龙,蕴含着普天之下,龙之精华所在  突然查文斌的口中出现了三种声音一齐喝道:“金光速现覆护真人,天园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急急如律令!”

  “轰”他的身子笔直冲向了那座水柱之上,外面的人们哪里看得清,之觉里面一声惊天炸雷,彷佛击穿了十八层地狱,掀翻了众人的五脏六腑,查文斌向一只倒飞的风筝重重的砸回了岸边,哪里还有刚才那般的天神下凡,身子就像是被万千道鞭子狠抽过后,衣服也早已碎成了无数片。

  再看那卓雄,他也好不到哪里去,真龙水柱早已化成了浪花朵朵重归瑶池,****的上身红色应龙都没了生气,似被无数针眼戳过一般,已经没有一块好的皮肉了。

  只是查文斌的呼吸已经开始由强转弱,还剩一丝尚在游走之中,而他,除了大口的喷着鲜血,竟然嘴角还微微翘起,露出一张狰狞的面孔!

  他慢慢撑起自己那摇摆的身子,还打了几个趔趄,哈哈大笑道:“一气化三清,不过如此,神话?我就是神话!”

  查文斌的嘴角微微抖动着,刚想说话,一口鲜血夹杂着泡沫便一涌而出,超子颤抖着把查文斌的脸扶起,尝试着擦着他嘴角溢出来的鲜血,却发现自己擦的远远没有他流出来的快  超子哭泣着说道:“文斌哥,你不能死。”

  是的,他在短短一天之内,已经见证了查文斌的两次“死亡”,哪一次他是能够舍得放下的,他知道他的文斌哥想跟他交代什么,可他伤的太重了,归一的三魂早已被刚才那天地间修了五千年的三道之力生生拍散。

  虽然大部分的道力都让三魂承受了,可是即使他们是拧成了一股绳,也终究不是他的对手,三魂如今也和查文斌一样,只剩下了最后一丝执念还在保证着他们没有立刻散去,相信等到日出之时,也就是他们各自散尽之日。

  查文斌的手指努力的抬了抬,他只想告诉超子,那个人需要被阻止,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阻止,但是内心告诉他必须得阻止!

  老王的身体已经冷了,开始变的有些僵硬,哲罗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或许他也是有生以来第一看见有人会以如此的方式结束生命吧,恐怕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卓雄现在也只能靠着自己的手脚艰难的往上爬着,他只需要将日月双轮重新归位,然后,然后。

  再带把自己的身体撕成碎片,以血染瑶池,一切便回归到原点了,就如同五千年前,他手脚并用偷偷爬上去一样,只是那时的他把这对东西拿了下来,那是因为他想创造一个属于他的神话,如今他又爬了上去把一切还原,为的还是创造一个属于他的神话!

  只是他不曾想过,他已经有了神话,他所创立的那套东西已经被世人称为了道,已经被世人所顶礼膜拜,即使现在的道已经凋零成了秋天的落叶,但依然没有任何其它派别能够撼动它在中国历史上的国教地位!

  所以,有了一段神话,注定上天不会再让他继续抒写另外一段神话。天裂了,漫天厚厚的云层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散去,一轮月牙悄然升在当空,这是新的一天,虽然这轮月牙还很小很小小到那么的微不足道,但是漫天的繁星出来了,给予了人们最大的光芒。

  “吼”一声怒吼,似乎带着无边的煞气,一个血淋淋的人站在了昆仑绝顶之巅,他是谁?查文斌曾经说过他是张飞在世,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他有着天地间最为纯正的那颗心,可是谁又关注过这个只会蛮力的男人?

  是的,超子叫他人肉推土机,卓雄把他当做一个相依为命的兄弟,人们都叫他横肉脸,他似乎力大无穷,又似乎永远吃不饱,他留给大家的只有那傻乎乎的清澈眼神。

  没有人曾真正的关注过他,他的胸口有原来也有一条龙,而且是巨大的龙,是真正的用鲜血染成的龙!此人胸口竟然有着一条用鲜血染红形成的龙,两对恶魔之翼般的翅膀,衍生到肩头两边,一张血盆大口似要吞下山河,舞动的身躯跃然于肌肤之上,这才是真正的龙,真正的华夏图腾,万龙之祖:应龙!

  花白胡子是何等的聪明,只为保护一族血脉,又怎会轻易让这个传承了千百年的王落为人间弃儿?他不惜将自己的亲孙子胸口用万针扎过,只为那个真正的王安排一个替身,他为的就是这一天,他的族人可以牺牲一切,就更加别提他的孙子卓雄了。

  他却又如同一座杀神,超子看得呆了,查文斌的手指不停的指向那个攀登的卓雄,他的月轮已经归位了,或许别人没有看见,但是大山看见了查文斌的手,这是他文斌哥给予自己的信号,因为他看见了查文斌的眼神中那对自己的期待!

  “吼!”,他像风一般的冲向了瑶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