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二十四章 历史的再聚

  “你又何必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呢,是你的,来拿便是了,我查某人绝不会不放手”忽然的从卓雄背后传来这么一个声音。

  卓雄的身子汀了,一丝不容易让人察觉的颤抖从他的肩膀闪过,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

  卓雄的背没有转过来,他这样说道:“好厉害,我承认我没有看出来,刚才他确实没有了魂魄的迹象。”

  查文斌也不恼,就坐在地上跟朋友聊天一样说道:“你也很厉害,一路跟了这么久,我们都没有发现你说过,我们终究会有见面的时候的,但是是他活着回来的时候,没想到这个时间提前了。”

  卓雄说道:“是的,但是被他发现了,我不得不提前动手了。”

  “何必呢,你早是不该呆在这个世上的了,从哪里来再往哪里去不是很好吗?”查文斌的语气依旧是那么的平淡。

  “你们呢,不是也一样吗?为什么要说我,你们又凭什么来说我,谁不想有血有肉的活着,我等了多少年才布下这个局,又等了多少年才让他和你走到一起,我没有耐心也没有时间再等了,有时候活着也是一种痛苦。”

  “是艾活着的确是一种痛苦,所以我们不会再让你活着了。”

  “哈哈”,卓雄突然大笑道:“就凭你们两个?如是你们三人一起来,或许还有几分胜算可惜艾昆仑之巅与世隔绝,这里没有四季,没有三界,连时间都是停滞的。”

  “吼”一声龙吟从天而降,伴随着一道闪电只劈而下,卓雄的脸瞬间凝固住了。

  “确实没有三界,但是这里确是龙脉之祖,他很聪明让那个叫老刀的人选择了用这种方式通知我,也只有殉龙井者才可能借助应龙之力冲出这地狱之门”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这么说,我还是低估了他,颇有几分当年的影子艾当年的他也一样有这般悟性,哈哈,既然你们都到齐了,那么就索性一起来?”

  “不想再斗了,我们一个困在蕲封山下三千年,一个不生不灭不死不活在封渊之地埋了三年前,还有一个在忘川河上渡了三千年你也看到了,我们都还在,都这样不死的活着你已经证明了你的伟大,你还想怎样呢?”

  “还想要什么?哈哈,我什么都不想要了,我只想证明,不靠那些神的施舍,我一样可以做到永生,先我做到了,我已经证明了自己,三界轮回凭什么可以主宰一切,没错,所以我毁了神树,毁了这唯一一个可以来回三界的通道也是我把这对东西从这里带出来的,今天我要把他们重新还回去,日月同辉之后,一切都会回到原点,三界大门将重会重现人间!”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查文斌问道。

  “后果?这是天地间本来就该有的秩序,昆仑神话已经灭绝了五千年了,那是因为我拿走了这个”卓雄指了指手上的日月双轮,继续说道:“蜀山神话同样消失了三千年,那也是因为我故意弄断了树枝我本以为我这样做可以成就道家大业,却没有想到最终却招致天罚不要以为就你们过的很苦,我也一样,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太阳了,若不是这个躯壳是王族,我又怎能出得了门。

  是的,我活着,我一直这样活着,我的三魂齐聚,七魄却尽数散去我精通三道,却看不到自己的下一个路口会出现在哪里?

  天命所归,我再强,也逃不过它的定数,于是我要重开三界,我要让一切回归原点,既然我逆不过天,那我自己便要做一回天!”

  查文斌叹了一口气道:“那已经成为过去了,三千年,早就沧海田物是人非了,再说你的道已经成功了,你看看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这个你亲自挑选的人,他已经把你的道发挥到极致了,他用你的道救了一个又一个的性命,造了一个又一个福∏你创造了道,可是你却偏离了道。

  道不是随心所欲,道乃天道乃人道乃鬼道你修了三道数千年,却不如他修了短短几十载你已经输了,纵使你是古今第一奇才,还是输了三千年前因为你的心胸狭窄和野心毁了神树从而造就了现在的世界好不容易,世人已经适应了这个由你改变的世界,现在你又打算重新改回去,又有多少条性命会断在你手!

  单不说别的,日月归位,需龙族活血血祭瑶池,你就饶不过附体的这一位,他是羌族唯一的血脉了,难道你打算让这个亲手把你送上神坛的古老王族彻底除去吗?

  你和我斗了一辈子了,到头来,照样是输给了我何为道,我今天就告诉你,光有道却无德,你终究不过是俗人罢了!”

  卓雄有些不屑的说道:“德?你们也配谈德,不一样是为了苟活而已一个在背地里引人魂魄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还有一个用牺牲全族的代价,另外一个装镊样在那渡人,你们就配?”

  “是的,我们不配,当年我们确实是被长生这个词给诱惑住了,当年你我走了一条不同的路子,现在看来终究都是错的。

  你以三清聚一气,强行把地魂天魂和命魂归于一体,以三魂分修天鬼人三道,三道不仅被你融为一体,而且还成功的将三魂合一。

  我们则是一气化三清,地魂因为三尸邪念修了鬼道,天魂仰仗神树余威渡了天道,薄了本体重生,却发现到头来不过是黄粱一梦,原来这个世上早就有了另外一个自己,唯有命魂人道以忘川渡河一直在替我们赎罪。

  是你开启了三界轮回之路,让他这个没有真正魂魄的人一世又一世受尽了痛苦,是你的傲慢和自大以及你那扭曲的道让他这个没有真正魂魄的人每一世都是天煞孤星。

  查文斌不是我们,但是他却在替我们还债我们和他有着一样的容貌,却没有一样的心,他的心只为心中那个最纯正的道而活着,而我们和你只是在为自己活着结束吧,亲手毁了这轮盘,你已经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已经定下了新的规矩,你的道在一代又一代的变革中已经逐渐开始走向德了。”

  “不可能了,即使你们今天三魂归一,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如果想要阻拦我,我便连他一起杀了”说完,卓雄的身形开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往山顶窜去,转眼便消失了。

  查文斌叹了口气,摸了摸手中的七星剑道:“还是当年那把剑,也真是造化”他的身形也随即一闪,飞速冲向了山顶,这已经超越了人的能力范畴。

  原来这昆仑绝顶并不是一座山峰,而是一潭水,形象点说,这是一个火山口形成的火山湖,跟长白山的天池倒有几分相似,不过这里,可就比天池要更加雄伟了。

  想必这儿就是世人传说的瑶池仙境了,西王母是没见到,湖中倒是多了一个巨大的女子石像,位于湖面的正中央。

  那女子生的亭亭玉立,虽是石头雕刻而成,但却看得出容貌十分靓丽,在她的前方还有一块浮岛,说是浮岛也就是一块露出水面不到一平米的空地,孤零零的长着一棵树,这树是桃树,没有果子,但是桃花却开得十分好看。

  那女子的双手向上举着,手掌成钳状,卓雄此时就站在雕像的下方,而查文斌站在桃树的树下,两人就这么对峙着。

  卓雄要做的就是将手中的日月双轮放进这位女神雕像的手中,然后纵身跃入湖中,一切便会回到原点,可查文斌已经决定不会让他这么继续了。

  七星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兴奋,颤抖着发出“嘶嘶”鸣叫之声。

  以剑为笔,凌空画圆,左手引决,脚踏七星!

  寒光闪过,血滴瑶池,“叮咚”一声,原本平静的湖面随即起了无比大的水晕,一圈大过一圈,突然一个巨大的金黄色身影跃然而出,查文斌的嘴角微微一笑:“这才是真正的老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