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二十三章 颠覆

  天夜里,草木皆兵,身体和思想的双重疲劳考验着每一个人,就连向导哲罗都不得不拿着猎枪蹲在查文斌身边四处瞄准着,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枪口到底会对准谁。

  日月交替是时空变幻的旋律,一轮明月再次登上峰顶,给人一种非常近的距离若不是这紧张的气氛,查文斌倒真有几分赏月的冲动。

  人都说登的山越高,离天就越近,这会儿看起来似乎还真是这么个道理,似乎这里真的离天很近,若是站在山顶是否能摸到天?查文斌突然有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想法。

  突然间整个世界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黑的分辨不出脚下的泥土,天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黑了,就在这一刹那,查文斌觉得自己的胸口好痛,像是有一把锋利的尖刀被狠狠扎了进去,他痛苦的慢慢蹲下身子,那种痛是无法用语言描绘的痛。

  黄豆大的汗珠在他的额头滚滚而下,没有人看见这一幕,因为实在太黑了,痛的连喊叫的声音都没有了,一切就是如此突然。

  老王摸着下巴看着刚才还明亮照耀大地的月亮一折就不见了,说道:“咦,文斌,你看,这月亮怎么突然就没了呢?”

  查文斌痛的压根就没听见,老王又补充道:“文斌,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突然哲罗惊悚的叫道,超子连忙喊道:“怎么了?”

  “额,是文斌哥,吓死我了,你干嘛把我的腿抓的这么紧啊”哲罗的手摸到了颤抖的查文斌的手背,抖动的很厉害。

  查文斌没有说话,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抓住了哲罗的小腿,这彷佛就是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般,他不想再放手了。

  意识到有些不妙的超子立马过来了,打开射灯一看,查文斌的脸色已经和白纸差不多了,五官完全扭曲到了一起,他也有些吓坏了,心想该不是得了啥急病了吧,这里可是真正的荒郊野外,啥医疗措施都找不到的。

  “关关灯”查文斌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超子立马明白了,一片黑暗之中这里点着灯岂不是举着高音喇叭告诉别人自己就戳在这里等你来。

  超子立马掐掉光线,扶着查文斌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查文斌只能用急促的呼吸和颤抖的身体来告诉他,自己的情况很不乐观。

  老王有些急了:“可能是心绞痛,这真要命了,高原地带因为血压会变动,我估计文斌八成是心脏病犯了,这得赶紧送医院艾不然真要出人命的!”

  “这上哪找医院艾方圆几百里连个人家都没的地儿,就算现在立刻下山,就算我们命大能出山谷,那也得是几天之后了,哪里还来得及啊”超子的话里都带着一些哭腔了,因为查文斌的呼吸频率开始越来越快,因为疼痛导致的肌肉阵挛让他的身体已经抖成了筛子。

  “文斌哥,你挺赚我给你找药,我给你找药”超子把背包拉开,胡乱在包里翻着。

  突然间查文斌抓住哲罗小腿的手一松,身体也随之停止了颤抖,脖子也歪到一边。

  老王有些不敢相信的把手指缓缓放到查文斌的鼻孔下方,“啊”他的手像闪电一般缩了回来,顿时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一样,嘴里说道:“没了。”

  “别给我胡扯”超子虽然嘴里还在骂,但是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因为确实查文斌已经停止了呼吸。

  超子打开了灯光,查文斌的眼睛瞪的好大,五官因为疼痛的而造成的扭曲,让他最后的样子并不是那么好看,甚至还有些狰狞,这是因为刚刚死亡,他的肌肉还没有完全放松。

  心肺复苏对于现在的查文斌来说已经没有用了,可能谁都不会想到最后这位道士竟然是死于心脏病老王不愿意相信,超子更加不愿意相信,就连哲罗都已经要哭了。

  超子拼命的按着查文斌的胸口,他心里一直在祈祷出现奇迹吧,出现奇迹吧,你是一个无数次从死亡边缘走回来的人,怎么会轻易的就这样窝囊的死去?

  “别动了,让他安静的走吧”说话的是卓雄,他一直默默的站在超子的背后看着他反复做着那个已经没用的动作。

  超子自然没有理会,他的性格老王知道,所以老王站起身来拍拍卓雄的肩膀道:“我劝不管用,你劝吧。”

  “超子,让文斌哥安静的走,听到了没?”卓雄的语气已经有些强硬了。

  见超子还不椭,卓雄一把扣住超子的肩膀想把他拉回来,可是超子却狠狠的挥动了自己肘子结结实实的砸到了卓雄的身上,嘴里还骂道:“滚!”

  “有种你再说一遍?”卓雄的语气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冷冰冰了。

  “我让你滚,你们都给我滚!”超子这牛脾气一上来,谁能拉的卓。

  卓雄平时对他向来都是比较客气的,大小问题只要不出原则,基本不会发表意见,因为有查文斌在,下一个死了,一个即将崩溃,所以这回他发飙了,卓雄抬起自己的肘关节狠狠的砸在了超子的背上,把何毅超砸的往地上一趴。

  忍着背后的剧痛,超子发了疯似地爬了起来,大叫着冲向卓雄,两人顺势扭打在了一起本来就是同一个部队同一个兵种,这两人打起来那真是难解难分,老王和哲罗站在边上根本也没法拉啊。

  一开始是超子凭着一股怒气占了上风,渐渐地两人开始你一拳我一拳的陷入了互虐战,或许卓雄也想让超子发泄,或许他是想把超子打醒。

  打到后来,也不知是谁先拔出了明晃晃的匕首,两人开始刀剑相见了。

  见打到这个份上,老王知道自己再不管就又得多一条人命了,他拿起哲罗手里的猎枪朝天放了一枪,骂道:“你们两个是想把他吵活过来,再气死他一次吗?”

  “嘿嘿嘿嘿”一阵淡淡的笑从上面传来,留着鼻血的超子和擦拭嘴角裂口的卓雄同时都椭了,他们不是因为老王的枪声,而是这阵冷笑。

  “大山?”“横肉脸?”卓雄和超子几乎是同时喊出了这个名字。

  老王端着枪正准备转身,却听见背后“呼”得一阵风吹来,然后脖子一痛,眼睛一黑便一头栽倒在地。

  出手太快了,快到连超子几乎都没看清楚他是怎样办到的,一座山一般高大的男子站在他们跟前,嘴角露出一个让人耐以寻味的微笑。

  “你个王八蛋,亏我们待你不薄”超子这火气正在头上呢,见大山出现,提着匕首就立刻冲了上去。

  论真正的战斗力,他和横肉脸大山又岂是一个级别的?加上刚才的一番内战早就消耗了大量力气,只是凭借一股子冲劲,没一会儿就被大山抓住了衣服领子狠狠举过了头顶然后再砸到了地上。

  “呯”得一声,超子立刻晕了过去横肉脸转过身去看着瑟瑟发抖的小哲罗,哲罗哪里敢看这座杀神,恨不得立刻跳下山崖去,转身便想跑,可他低估了横肉脸的爆发力座人肉坦克现在不仅力大无穷,而且速度也是同样惊人,只追上去三两步,一记手刀便砸倒了哲罗。

  现在他的对手只有卓雄了,这个曾经可能是唯一的亲人的人横肉脸依旧是“嘿嘿”笑着,但是他似乎不着急动手,只是在那看着,颇有点猫玩耗子的感觉。

  卓雄呢?他慢慢蹲下身子去,用手亲亲抹住查文斌的眼睛,离开时,原本瞪大的双眼终于合上了。

  “文斌哥,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了。”

  接着,卓雄的手伸进了查文斌的胸口,但是他不是何超子一样是去给他做心肺复苏的,而是从他的胸口抽出了一件东西,那个东西被他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这东西赫然便是太阳轮!

  他的眼神里有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他开始走向了横肉脸,他这是在准备最后的战斗吗?可是横肉脸依旧在“嘿嘿”笑着,他似乎没有对这位“亲人”有动手的意思,但是卓雄动了。

  他走到横肉脸的跟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脸,然后在怀里掏出了一张小纸片,看着横肉脸那笑的天真无邪的表情,叹了一口气道:“你就留在这里陪着他们吧。”

  然后,他猛的拔出了小纸人头上的那根针,横肉脸的脸已经不在是横肉了,而是彻底变成了僵硬的腊肉一般,“噗”得一口鲜血吐出来,直挺挺的栽倒在地上他倒的地方刚好对着超子的还未关掉的射灯,灯光下,隐约可以看见他的头中央插着一根细细的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