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二十章 乱了

  老刀就这么去了,没有人知道他在井中看见的是什么,也没用人相信倒栽葱进了这口井里他还能活着出来,超子非常后悔自己非要去拉那根链子,事实上是所有人都在后悔。

  这支由组织提供的援军至此已经全军覆没了,没有人怀疑他们的能力,就单兵素质而言,这五个人恐怕都能凌驾在超子之上,可这就是命,死的就是那些强者们,活着的人们则需要怀着一开始来的目的继续寻找。

  古井边,查文斌手里撒着大把的纸钱,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送别了月光下,纷乱的元宝随着山风飘飘荡荡,也不知道有多少最后是真的能落到老刀的袋里。

  “一路走好,老刀,到了那一头替我跟你那些兄弟们陪个不是,要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到这个地方来白白送了性命”其它人也有些说不出来的悲伤,这一趟算是最为波折的一趟,一开始就充满了死亡。

  “过了今晚,明天我们就上对面那座主峰”查文斌说完,便钻进了帐篷里。

  今晚没了老刀,站岗的人就得落到他们自己头上了,卓雄负责下半夜的岗哨,他也在想着老刀,这个人一看就是经历过炮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边界走过来的人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呢?他也想不明白,仰天叹了口气,天空中那轮明月在山峰的正上头。

  “好圆的月亮啊“卓雄感叹道。

  他有点想家了,可是却没有家可以想,他是一个不知道家在哪里的人,是一个孤儿在地上鼓捣了半天,卓雄干脆躺在了草地上,这周边有温泉,地上暖和的很,就那样用手枕着自己的后脑勺看着高原的夜空。

  一个小时后,他再次把头偏向了主峰,这时卓雄猛的发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事实,这个月亮还停在山峰的正上头,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一个小时内,月亮并没有移动过。

  看了看手上的腕表,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决定再等等看,于是就盯着那月亮一动不动的看着”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除了偶尔有几朵云穿过,那轮金黄色的明月似乎根本就没有动的兴趣,只是懒洋洋的照着那座主峰的山顶,把洁白的月光洒在它的身上。

  卓雄赶紧钻进了查文斌的帐篷里,把他摇醒道:“文斌哥,你快出来看看,这儿的月亮有些不对劲。”

  查文斌这些天也有点累了,便问道:“怎么不对劲了?”

  “那月亮没动过,一直停在那儿没动过,我虽不懂天文,但也知道月亮和太阳一样都是有起有落的,怎么会一直停在那儿不动。”

  “瞎子艾大半夜的,你吵吵啥艾让你放哨,没让你进来吵吵”超子翻了个身有些不满的说道。

  “行,我出”查文斌从睡袋里钻了出来,抬头便看见了,嘟囔道:“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不对劲了,刚才老刀跳井的时候那月亮就在那儿,怎么现在还在,对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艾月亮这么圆。”

  “今天是农历三十”不知何时,老王也起来了,同时传来了这么一阵冷冰冰的声音。

  “老王你怎么也起来了?”查文斌说道,然后自顾自的嘀咕道:“农历三十,三十,不对艾老王,你记错了吧,三十怎么会有满月呢?”

  查文斌正准备算算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呢,就听见卓雄喊道:“文斌哥,小心!”然后一个黑影猛的朝查文斌一扑过来,两人顺势就摔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呯”得一声枪响,就在刚才查文斌站的那个位置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弹坑。

  月光下,老王的脸有些惨白,又有些扭曲,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枪,枪口正对准着查文斌。

  “你疯了吗!”卓雄朝着老王怒吼道。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老王那冰冷的眼神和端起来的瞄准自己的枪口,那种眼神是要杀人的眼神。

  突然老王一声闷哼,身子歪歪扭扭的瘫软到了地上,他的身后超子正在骂道:“就知道你个老不死了不可能回心转意,文斌哥,我把他丢到井里去陪老刀”说着他就去搬那老王的身子原来是超子被卓雄吵醒了之后也想跟出来看稀奇,却发现老王不知何时无声无息的端着枪站在跟前,一枪过后,超子摸了上去一记手刀劈晕了这老头。

  查文斌爬起身来说道:“超子你给我放开他,老王不会这么干的,肯定有什么原因。”

  “还有什么原因,这老小子一开始就没安什么好心,眼看着地方就要到了,就想干掉我们呗”超子骂骂咧咧的拖着老王肥重的身子,发现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重,便喊道:“横肉脸,横肉脸,你给我起来帮忙!”

  “算了,超子,先等他醒了再看他怎么说吧,我也觉得这事有蹊跷”卓雄劝道。

  “行,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老这样相信他,下一次就不知道他该会要谁的命了,我去拿绳子捆着他去”说完,超子便走向另外一个帐篷,他们的物资多半都囤积在那儿,那个帐篷里睡着的是横肉脸老王和向导哲罗三人。

  超子拨开帐篷之后双手立马向上一举,嘴里说道:“兄弟,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别跟哥瞎闹,这枪会走火的,”一边说他还一边往后再慢慢退。

  卓雄和查文斌一听,觉得有些不对劲,跑过去一看,超子的脑门上正顶着一杆猎枪慢慢再往后退,猎枪的主人哲罗也似乎跟老王一样,脸色惨白,表情有些扭曲。

  “哲罗!把枪放下!”查文斌有些恼火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为什么两个看起来最老实的人今晚都把枪口对准了自己人。

  突然,卓雄喉咙里“呼“得一声吼,然后手腕一抖,一块鸡蛋大的石头飞了出去,准确的打在了哲罗的手背上,超子立刻抓住枪管往上一抬,“呯”得一阵青烟闪过,枪响了,子弹擦着超子的头皮飞了过去。

  “妈的,敢打你超爷”超子抬起一脚飞踹到哲罗的胸口,哲罗几乎是倒飞着进了帐篷,“哐”得一声,帐篷便被砸倒了,同时他也昏迷了过去。

  超子走过去,一把抓住哲罗的腿给拖到了老王身边,然后又气呼呼的掀开那个被砸到的帐篷骂道:“就你还睡,跟个猪一样,外面都造反了你还睡得着!“他这话显然是在骂横肉脸的,可是当他掀开那顶帐篷的时候,哪里还有横肉脸的人,他不见了!

  “人呢?文斌哥,大山兄弟不见了“超子喊道。

  卓雄和查文斌赶紧摸过去一看,东西都还在就是人不见了,查文斌把手伸进横肉脸的睡袋,里面还是热的。

  查文斌对他们两个说道:“看来刚走没一会儿,睡袋还是热的。”

  “现在怎么办?”超子一时间没了主意,就在这时他们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几人回头一看,一个高大的身影几乎是用冲刺的速度向山下冲去。

  “是他!”几人赶紧追了过去,山的这面是通向中间的主峰的,大晚上的,他们发现仅仅是一折,对方就消失了在了可见的视野中。

  “不对劲儿了,赶紧看看老王他们”查文斌也不去管那个人是不是横肉脸了,赶紧扶起地上的老王,翻开眼皮一看,眼神暗淡无光。

  “中邪了,超子你赶紧帮我把家伙拿来,卓雄先把哲罗看好,万一醒了,怕控制不住。”

  他们两人分别行动开来,一人去拿乾坤袋,一人去拿绳子,不一会儿超子回来了,卓雄也回来了,同时卓雄还带了两个小纸人递给了查文斌。

  “在他们帐篷里发现的,分别写着老王和哲罗的名字”卓雄说道。

  查文斌接过小纸人一看,背后还分别写着两人的生辰八字,小纸人的头顶各扎了一根绣花针,他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蛊术!”

  查文斌的手慢慢摸到了老王的头皮上所搜着,果然没一会儿他就发现了其中的门道,手指触摸到了一根尖尖的物体,手指一发力,一根十公分左右长的银针就从老王的头顶上被拔了出来,然后,他又在哲罗的头顶也发现了一根银针。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这些东西,超子的世界突然乱了,竟然有人摸到他们的帐篷里用了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而他个卓雄分别站了上下夜的岗哨居然不知道。

  “先别管怎么回事,救他们两个要紧”查文斌把手伸进八卦带里就准备去拿家伙,突然他的手停止了,脸色开始非常不好看起来,半响说道:“月亮轮不见了。”

  话说这日月双轮放在一起就会让查文斌响起那墓里发生的一幕,所以他就把太阳轮带在身上,把月亮轮放在包里,没想到,这会儿竟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