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一十九章 老刀的“倒影”

  “温泉,真没想到这山顶居然有温泉”老王激动的都想脱掉衣服跳进井里洗个澡了,可看样子这水的温度可不低,跳下去绝对是跟脱毛猪一个下场。

  井水还算清澈,只是那根大链子被拴在旁边一根短短的石柱子上着实有些奇怪,粗细得有人的手腕那般。

  “要不拉出来看看?”超子看着这链子心里头就有股想拖出来看看的冲动,其实大家心里也都有这个想法,只是被他说了出来而已。

  说干就干那链子分量可真不轻,得几个人合力,下面浸泡在水里的部分还烫的厉害,所以拉出来一点还得等它冷了再继续。

  哲罗和老王两个负责安营扎寨,他们打算今晚在山顶过夜,其它几人就在那儿干拉链子的体力活儿。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链子被扯上来的部分得有七八十米了,都在地上堆的好高一层,但几乎还远远没有看到尽头,并且还沉的很,得他们五人合力唯一有点变化的就是井水的颜色开始逐渐变得有些浑浊,不像一开始那般清澈。

  链子大概被拉扯了有一百米左右的时候,几个人的手上几乎都磨出了水泡,谁也不知道这玩意儿究竟有多长,那边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准备吃晚饭再拉拉看。

  这口井就像是一个充满了魔力的地方,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链子的那头究竟是什么,吃饭的时候讨论的也都是这个问题。

  老王说链子的那头说不定是个箱子之类的东西,里面可能装着祖先们的宝贝,很有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

  超子则觉得,放在这么深的温泉里,宝贝也得给泡坏了,必须得是以前用来拴着什么神兽一类的东西。

  查文斌觉得这东西既然是他们到这里发现的第一个重要线索,不管怎样都得拉起来看看,不过他认为现在他们站的脚下其实是一座火山,只有火山才会有温泉朵莲花状的群山,有点像古老的火锅,中间那朵花蕊因为火山提供的热量所以能够四季赤,造就成为了一个人间仙境,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

  吃罢晚饭,继续开工,除了负责照明的哲罗,其它人都是抡开了膀子继续拉越拉他们心里就越没底,链子被源源不断的拉扯出来,周边都已经开始要堆不下了。

  超子气喘吁吁的说道:“这不是耍人玩么,你是有多重要的宝贝得这么放在下面,我们起码也拉了有两百米出来,怎么一点到底的迹象都没有。”

  还有一点,查文斌注意到的是,井里的水此刻已经开始犯黄汤了,咕噜的也远比之前厉害,都开始往四周蔓延了。

  “加把劲儿,链子不可能没有尽头,要真是那样无尽的长,加起来的重量我们几个也不可能拉得动,现在分量也开始变轻了,我估计八成快要到底了”查文斌说道。

  “轰”得一声,里面的井水不知为何,突然猛的往外喷射出来,涌出的水花得有三四米高,就跟喷泉那般,洒在身上裸露的肌肤出,瞬间就能让人起个水泡,一时间“哟哟哟”得被烫声此起彼伏,紧接着又传来“哐”得一声巨响,他们发现手中的链子再也拉不动了。

  “被卡住了?”超子问道。

  老刀因为站在最前面,明显的感觉手中一麻,说道:“好像是,估计是这链子下面吊着什么东西,这井的直径太小了,卡住了,听声音还有点像是金属的。”

  超子问道:“那要不再放点下去,咱们冲洗再扯一次,看看能不能冲出来?”

  主要是大家太想知道这下面到底是什么了,于是老刀几乎是马上同意了:“行,再试一次,等下大家喊一二三,一起用力。”

  查文斌负责发号施令,所有人都尽量把自己的身体往后倾斜,以获得最大的抓地力,连哲罗都参加到了队伍里,链子又被慢慢的重新放回了一米左右的距离。

  “一二三,拉!”查文斌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使出了最大的力气往回拉扯。

  他们只觉得自己手掌心传来一阵距离的碰撞,然后“轰!”得一声,这是一波比刚才要大上几倍的水花瞬间就冲向了天空,带着滚烫的井水如天女散花一般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查文斌喊道:“快跑!”说完,大家一股脑的丢掉了手中的链子纷纷向后撤,免得被井水烫伤,然后更加剧烈的碰撞声甚至让大地都有一丝颤抖于此同时,突然从井下传来一阵“吼”得巨响,让他们忘记去拉住不断在往下滑落的链子。

  那吼声可谓是惊天动地,井水开始不断向上喷涌,连大地都开始了微微的颤抖起来,他们能明显的感觉到脚下的动摇。

  老王紧张的问道:“地震了?”

  查文斌的脸色无比凝重,好久才说道:“不,是龙吟!这个叫声,是龙,龙脉之祖昆仑山下真的有龙!”

  那吼声随着链子不断的往回落,也随着开始慢慢变鞋等到链子差多完全又都落入到井里的时候,现场除了一片被水冲刷留下的狼藉之外,就是几个木呆呆的人了,因为不仅仅是查文斌说了一句是龙吟,而是天空中真的出现了“龙。”

  就在刚才,不知何时,月亮已经爬上了天空,在这种地方看起来,月亮格外的清楚,但是谁都看见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奇事,一条由黑色龙形云朵不停的绕着月亮在转圈,首尾相接,有四肢还在不停的变幻着脚步,龙头上的胡须都清晰可见,嘴巴还在时不时的张合着,一直守着那月亮的四周不停的转着,更为重要的是这条龙有一对非常明显的翅膀还在不停的上下煽动着,像是在推动这庞大的身体在进行圆周运动。

  随着这链子完全落回井中,那条带着翅膀的龙也终于消失不见了。

  “应龙!”查文斌说道,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云状的应龙,如果说云图案的组合存在各种不确定性,那么这条龙就是一条实实在在的应龙,硬要说是巧合,那也未免太巧了,没有人会相信云朵能组合出一条这么接近真实的龙。

  据说当年就是西王母派了应龙去帮助皇帝战蚩尤,如今看来这链子他们是不敢再继续拉了,回到井口的老刀发现井水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又是那般清澈了。

  超子这小子的好奇心,,那是比天还大的,“要不我们继续拉?”

  查文斌马上否决了:“不能再动了,龙脉之祖的任何东西都不是我们能动的起的,普通的风水关乎个人,这里的风水关乎整个天下,但愿今晚我们的莽撞不会带来什么后果。”

  “那你们不想知道这下面究竟是什么?”超子最纠结的就是这个,他若是知道有一个秘密的存在,不想办法去弄个水落石出夜里都会睡的不踏实。

  查文斌说道:“想,但是不允许,老祖宗们留下的东西有的只属于历史,使我们越了界限硬要去闯,该留在井里的就让他继续留着吧。”

  “哎,奇了怪了”一向很少说话的老刀突然冷不丁的蹦跶出这么一句话来,查文斌侧过身子一看,他正蹲在那井边朝井里看着。

  “怎么了?”老王问道。

  “你们说,这井水里为什么倒印出来的不是我的脸?”老刀说这话的语气听上去跟他平时很不一样,他一向说话都是比较机械的,给人冷冰冰的,现在却充满了一丝让人耐人寻味的感觉。

  不知怎么,查文斌听了他这话,心里就莫名的产生了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他马上说道:“老刀,你过来,跟我说说看,你看到了什么?”说着他开始往老刀的身边走去。

  “我要下!”说完,老刀突然把脸转过来,带着一丝微笑,这是所有人第一次看见老刀的笑容。

  “你说什么?快点过来!”,查文斌这时已经改用跑了,就在他马上要到老刀身边的时候,老刀突然把头朝下,一个猛子突然扎进了井里,查文斌的手只离他的肩膀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这口井开始不断的翻腾着水花,“咕噜噜”的水泡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得往上翻腾,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老刀就这样跳进了井里,“老刀!”查文斌的嗓子都几乎要被自己这一声大喊给撕破了,但是留给他的是一圈圈的水晕散去过后恢复平静的水面,而他看见了的确是井中那张自己几乎要崩溃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