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一十八章 登顶

  这一叫把所有人一下子就从睡梦中给拉醒了,叫声是从老刀那个帐篷里发出的,当查文斌和超子匆匆赶到。

  “怎么回事?”查文斌问道。

  “死了”老刀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看着这个唯一还活着的兄弟也离开了自己,心头已经开始失去那些锋芒,他可以允许自己的战友被炸成碎片,但是接受不了这种接二连三莫名其妙的死亡方式。

  查文斌低下身子,想去查看一番,却被刚进门的卓雄喝道:“别碰那玩意,是尸蚕!”说着,人们发现他握着的匕首上正挑着一只火腿肠大小的尸蚕,虽然被刀尖扎着,可是还没完全死去,身体依旧在微微的扭动。

  “刚在门口发现的,这东西正在打算往你们帐篷里钻,这东西的原产地就是人迹罕至的雪域高原,可能我们的味道吸引了它们,成了猎物。”

  除了哲罗和老刀,其它人可是领教过这东西的厉害,当初在蕲封山要不是三足蟾以克星的姿态横空出世,他们或许早已经成了这东西的点心了,如今到了真正的原产地见到这玩意,说心里不怵,那是假的。

  查文斌说道:“老刀你走开点,这种虫子奇毒无比,一口就能让人毙命,看来我们已经进了它们的老窝,得想点措施才能睡了超子,这尸蚕可能还在人身上,你跟卓雄处理的时候小心一点。”

  “放心吧”超子蹲下来查看了一番之后,果然在睡袋靠脚的那一面发现了一个被要破的小洞,“是从这里进去的,对不住了兄弟,可能要动动你了”说完,他示意老刀和查文斌出去之后,和卓雄拉着睡袋靠脚的那一头,猛的往上一抬,再向后一扯,整个睡袋就从那具已经发黑的尸体上扯了下来,与此同时,还有一只白乎乎软绵绵的虫子掉到了地上,正弓着身子再次往自己的猎物身上爬去。

  “嗖!”超子手中的匕首被他奋力掷出,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那只尸蚕的七寸,被牢牢的钉在地面上,挣扎了一小会儿便停止了。

  超子对卓雄说道:“瞎子,再去找找看他身上还有没有别的虫子,别给漏了。”

  很快尸体上厚厚的御寒服被匕首轻轻划开,虽然他们也不想这位战友死后还得不到体面,但是这纯属无奈之举,一条尸蚕的毒性足可以毁掉整个队伍。

  好在他们没有发现新的尸蚕,被咬的伤口在小腿上,已经掉了指甲盖那么大一块肉了,他们把尸体穿好衣服,重新装进睡袋,拉上拉链抬到了门口。

  外面的查文斌正在用硫磺把整个营区外面细细的围城了一个圈,他解释道:“这个能遮住气味,还能防虫,以后晚上睡觉还是要人轮着看守,放松不得,这尸体”查文斌又看着老刀问道:“怎么处理,还是你来决定吧。”

  “烧了吧,总不能留在这儿给鹰或者狼吃了,更加不能喂了虫子。”

  查文斌说道:“那也好,我给做个法事送送,就在这儿烧吧,昆仑处处是龙脉,连穴都不用挑,直接撒在这儿就行。”

  给简单的搭了一个灵台,用随身带的干粮做了些贡品,尸体就那样静静的放在营地前面,老刀跪在自己部下的尸体前有点唏嘘的说道:“兄弟们艾我对不住你们艾把你们带进来,却没办法把你们带出去,你们放心,要不了多久,哥哥也会下来陪你们的,别怪我平时对你们严,多严一点,就多了一分安全,只是没想到走的还这么快。”

  查文斌这边给他烧了点纸钱,又点了香和烛,诵了往生咒,期望这位小哥下辈子能投个好胎,他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了。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这火我看还是你自己来点吧”说着,查文斌把手中的火折子递给了老刀,老刀沉默了一会儿后接了过来喊道:“跟还有几个兄弟们打个招呼,等我出去,你们的爹妈就是我老刀的爹妈,我会帮你们看着的,走好!”

  这睡袋上已经撒过了压缩燃料,火折子一碰即燃,“轰”得一声,一团大火伴随着浓浓的黑烟开始升起,查文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往生咒,消能给这位死去的人多带去一些阴德。

  这一晚,有几人能够安心睡眠,当然除了横肉脸大山这样的呼噜王,即使是外面下金元宝了,也多半跟他没关系,这家伙睡的那叫一个香。

  第二日一早,天色有些大亮,查文斌便早早起床了,却见老刀坐在外面抽着闷烟。

  “起来这么早?”见是查文斌,老刀也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嗯。”

  从这半山腰往下看,可不得不为是壮观,早上的雾气格外浓,也就离着他们不到十米深的地方云海四下翻腾,真有如是置身于天宫之上般的感觉,太阳还尚未升起,查文斌决定来看看这儿山的走势。

  从这儿望上看,他们似乎走了有接近一半的路了,再向上没有浓雾,估摸着也得大半天时间赶,因为越高的地方空气也就越稀爆温度也会更加低。

  这昆仑不可谓是中华第一神山,巍巍昆仑三千丈,皑皑的白雪赋予了它神秘而庄重的面纱,查文斌只感觉自己站在这里就像是一只渺小的蚂蚁,他能看见远处的云海之上有道道金光闪过,那是太阳的光芒被云层在发射,也就就是说太阳是从身后这座大山的背面生起的,他们现在位于西边,也就是背阳面,要想一窥昆仑真身,恐怕还得先过了这山顶。

  老王的情况比起昨天已经大有改善,经过一夜的休息起码气色已经好多了,收拾了行囊,剩下的几人又开始了新的征程。

  这一路上走的可不轻松,哪样都得提防,如今看来人并不是这里唯一的生物,起码那些神出鬼没的尸蚕是随时都可能会出现的。

  越往上,就越开始出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他们看见了一些被磊起来的大石头,有点像藏区的那种玛尼堆,大部分都已经被积雪所覆盖,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大如果这里的积雪被融化,或许暴露出来的东西足可以改变整个远古时代的历史,因为他们居然在这里发现了青铜柱!

  一根直径有二十公分的青铜柱裸露在地面上,留出来的部分不过十来公分长,还是哲罗不小心用脚踢到的他们往下挖了好久,也没见到底,横肉脸和超子两人合力试着把它拔起来,但是却纹丝不动。

  柱子上刻画着一些古老的字符,查文斌认得,但是他却忘记请教了云大祭司这些字的涵义,因为这东西的字迹曾经出现在一件不是那么能见得了光的东西上:灭魂钉!

  古老的灭魂咒被互相交替的刻画在这根柱子上面,带来的那种震撼不亚于扶神树展现在他的面前,如此巨大的灭魂钉到底是起什么用的?

  查文斌心里头是这样想的:难道这下面还埋葬着什么远古的凶魔,需要动用如此之大的灭魂钉?

  在尝试了好久之后,他们放弃了把这根东西弄上来瞧瞧的想法,此时距离山顶不过只有半小时的路程,再努力一把,便能在太阳下山之前完成任务。

  查文斌说道:“先上再说,有这东西在,起码说明了曾经这里有人活动过。”

  还未走到山顶,却见上面有白色的雾气呼呼的往上翻涌,这引起了众人的好奇心,不知不觉中竟然发现了一个更加奇怪的现象,周围的雪开始慢慢的不见了,温度也竟然比之前高了好多!

  第一个登顶的是超子,他几乎是用不可思议的声音喊道:“天呐!”

  等到查文斌也登顶之时,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这是一座怎样雄伟的神山,难怪世人不能见其真面目,那是因为不登顶者永远不会想到山的另外一面居然别有洞天!

  如果说查文斌现在站的位置是一朵莲花最外围的花瓣,那么他的眼前就是真正的花蕊。

  一座比这山还要微微高出一截的山峰置身于他们的对面,四周环绕着连绵起伏的群山,把它紧紧的包裹在中间,群山呈莲花的花瓣一般向四周延展开来,半山腰都漂浮着那层翻腾的云海和皑皑的白雪,而中间那座主峰则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景象,不仅山里密布,而且甚至能看见一簇簇开放的花朵,朵朵白云轻轻飘荡在它的四周,山顶之上不时有雁鹤之类的鸟儿盘旋。

  如果用更加立体点的词汇来形容的话,从天空往下航拍,这就是一朵漂浮在空中盛开的天山雪莲!

  查文斌一时找不到能说的话了,半响才说道:“人间仙境,莫过于此,不亏是神话的起源!”

  “你们快过来看艾这里有一口井,里面还有热水哎!”超子已经在那边大呼小叫了,只见一口八字井出现在地面上,旁边还拴着一根大链子,井里的热水正在呼呼的往外涌,那白色的热气就是从这里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