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一十七章 惨叫

  很快他们便进发到了山脚,下午时分,整体队伍开始推进到了雪线的位置,因为现在是夏季,所以昆仑上并没有被完全冰封赚裸露在地表的岩石上也只有顽强的蕨类植物和高原苔藓,这里暂时还没有看到生命的迹象,不仅冷,而且缺氧。

  一开始还能嬉笑打闹的超子这会儿也开始变的老实了,有着丰富高原的经验的他和卓雄主动代替了哲罗这个向导,因为到了这儿他能提供的东西已经几乎没有了,能做的就是替老王这样的队中拖后腿的人物分担下行囊。

  查文斌把队伍分成三个部分,卓雄和超子这对高原兵负责探路横肉脸大山和哲罗和老王搭配另外一个部下呆在一块儿,毕竟他是这里最弱的人,需要照顾,自己则和老刀和剩下那个兵负责断后。

  哲罗再三嘱咐这雪山上得注意几点:一个是防止雪崩,另外一个就是怕雪窟窿,还有一个则是冰块整体脱离造成的滑坡,每一样都是能要了人性命的,虽然他常年生活在这一代,但是几乎没法分别出即将踏出去的那一步下面会是什么。

  雪线之上,便是白茫茫的雾气,谁也不知晓这山到底有多高,若要寻龙,最好也必须能够登到山顶才可见。

  最难的便是穿过云层了,这里面不仅湿度高,而且能见度极低,恰恰这里的云层还厚的很且压得低,查文斌一开始便就用上了一根绳上栓蚂蚱的办法。

  第一波人必须得给后面那波人有安全的提示之后才可以继续行走,信号就是拉着手中的那根绳,这个办法虽然简单,但有个两个弊端:一个是登山效率极低,另外一个就是后面的人无法看清前方人留下的脚蝇做不到完全复制。

  很快,超子和卓雄便带头扎进了这云层里,一入云层,就只能凭借自己侦察兵的方向经验行走了,因为看不见任何参照物,在这么大一片陌生区域,等于是闭着眼睛走里,这也是相当危险的因为在科学家有那个著名的理论,若是给你一片足够大的开阔地,并且没有任何障碍物,然后蒙上你的眼睛开始凭借着自己的直觉一直往前走直线,到最后你会发现自己会回到原点,并且最终留下的运动轨记一个圆关于这个原因,科学界早有论断,这也是侦查兵们最需要克服的一点,有时候自己的直觉往往是错的,需要不停的修正本来自己认为的直觉,也就是要跟直觉反着来,这就需要极强的心理素质和专业的野外训练。

  原本查文斌以为进来之后,多少还能有点视线,可是情况的复杂已经超乎他的预料里面不仅云层厚,而且还夹杂着呼啸的山风,这些云彷佛是在绕着这座大山不停的再做圆周运动,人与人之间甚至到了无法用语言交流的地步,只能让前面的人带着自己走。

  突然查文斌就觉得自己腰上垂着的绳子猛的往前一拉,整个队伍的两头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往中间拽。

  有人开始大喊,但是听不清喊的到底是什么,也看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依稀听见风声的呼叫中有枪的响声和人的嚎叫声,枪声而且是连贯着的,后来老刀说这是连发状态下,打完了整整一梭子子弹。

  混乱的局面持续没到半分钟便消退下来,一切彷佛又恢复了平静超子和卓雄赶忙将队伍暂退下来,将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一起面站着一群人围住了查文斌老刀和何毅超,他们三人蹲在地上,人墙挡住了风才能勉强进行了一次艰难的交谈。

  老刀扯着喉咙拼命喊道:“是我那一组出了事情,还不知道是谁!”

  然后超子立马起身轻点人数,原本还剩下九个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了八个,而且超子趴在地上好一阵子摸索,才发现刚才经过的地上已经有了一个脸盆大小的洞,而且洞口还残留着热乎乎的血迹,抓在手上黏黏的。

  他赶紧把这个情况进行了汇报,然后又把按个换人墙的方式统计了一遍人数,发现老刀带来的四个人中又少了一个!

  老刀一脸死灰的蹲在那儿,拳头攥的紧紧的,这带来五个兄弟,一转眼三个没了,仅仅还剩下一人和自己,如今却只才上了山脚,莫说到山顶,就连半山腰也未必到了,队伍却已经成了残阵,他觉得这是从未有过的挫败感,同时他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那位战友被获救的机会等于零。

  他们不得不开始调整,剩余的七个人被分成了两派,超子卓雄和老刀还有那个剩余的兵走在前面,四个人互相揽着对方的肩膀,腰间用绳子链接后面站着剩余的四人,紧紧和前面的那个人保持距离,每个人负责盯自己那个人的后脑勺。

  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蔓延在每个人的心底,谁都不知道刚才确切发生了什么,但就是在那么一瞬间一条人命就这样没有了用如履寒冰来形容他们现在的状态是最为恰当的了。

  云层和低温让所有人的眉毛和眼睑上都凝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花,呼吸开始变的越来越困难,老王被迫在期间吸了几次氧,横肉脸大山几乎是揽着他的腰把这个胖乎乎的身躯在用手臂的力量往上拉,若没有他,恐怕老王已经死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了。

  查文斌曾经说过,道法的一切来自原自然,和天斗,人显得是那样的渺小不用出现什么难缠的鬼怪精魂,但就这样的山,就能埋葬一波又一波妄图寻宝的人们如今走在这艰难的路上,他才明白要想窥得天道,单凭一本《如意册》哪里够用,如果世人都能靠一本书籍成道,那么留在道教丹青上的名字恐怕也就不会只有那寥寥几人了。

  坚持!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小女的亡魂还在受苦,甚至这一年来都无法感觉到那个梦了,但这并不说明是好现象,他得罪的东西太多了,整不了他查文斌,整他的亲人总是行的些年来,和他有过来往的人,有几个最后是落得好处的?单就这一次,已经失去了三条人命,如果没有他的这一次行动,也不至于让人丢了性命,怎么说,这其中跟他都逃不了什么关系。

  天煞孤星!查文斌也不想拥有这样的命理,既然上天给了他这样命,要么顺着它去死,要么挺着胸膛去逆!他不想再出事了,因为老天对他的折磨实在太多了,他没有负世人,但天却负了他!他的脑海里甚至开始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若成不了道,那做个鬼也要搅个天翻地覆,欠他的,都要一笔一笔讨回来。

  也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腿已经麻木了,嘴唇也已经冻裂,每个人的身体都到了几乎要崩溃的极限,除了查文斌之外,其它人就真的是一具行尸走肉了,因为他胸口的那块小小的青铜轮始终在迸发着一股暖流,而且是越来越暖和。

  当有人发现头顶开始出现了明亮的星空之时,他们终于穿透了云层,低温和疲劳是现在最大要面对的最大的敌人越是在这种时刻越是不能放松,这些久经沙场的老手们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身体已经不能和思想进行统一了,所有人都倒在了雪地上大口的喘着气,稀薄的高原空气本来含氧量就低,但是这会儿却像是进入了清早的森林一般,说不出的甘甜。

  有的人想睡觉了,比如哲罗,他实在受不了查文斌虽然有温度,但体力也几乎消耗殆粳但是看起来,他还是目前状况最乐观的,挣扎着从大家的包里翻出无烟煤来点燃,虽然火力比在山下要小的很多,但总也有了一丝火光。

  他用雪放在锅融开煮了姜茶,这里的水永远都不是达到一百度,挨个喂了一点之后,体质好点的人才开始逐渐缓过神来含高热量的食物机械的在嘴里咽着,没有人能嚼出味道来,但是都知道不得不吃,因为只要不吃,就保管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在这里不要过多的寄消于战友,能靠的只能是自己。

  恢复了好一阵子,卓雄和超子还有老刀拖着麻木的身体硬是在雪地里挖了几个睡坑,这种有点类似于陕西窑洞的简易住所是目前最好的御寒之所,他们把帐篷设立在里面,这一晚没有人设岗,因为谁都没有力气了,裹着睡袋呼呼大睡。

  除了老王的境况比较糟糕之外,其它人只是身体虚弱,给老王服了药,又打了针,查文斌又特地安排把老王睡到人群中间,可以暖和一点点他也忘记了那两个呼噜王的鼾声,或许人在极度累的时候,连地震来了都会不想去管。

  夜里,老刀在梦中听到了一种“嘶嘶”的声音,极像是那种塑料袋被剪刀划开的感觉,可能是他太累了,一向警觉的他听到了这种声音,身体居然没有条件反射般的站立,只有脑子里那句:别管了,睡吧。

  片刻之后,“啊”得一声惨叫,想透了整个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