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二百一十六章 师祖李白之路

  “停下!”查文斌大声喊道。

  不知发生何事的哲罗和超子退下来:“怎么了?”

  查文斌有些惊讶的问道:“你们没看见?”

  超子有些糊涂的问道:“看见什么了?”

  查文斌指着那两根柱子说道:“那儿有面镜子!”

  超子回头一看道:“哪有镜子?”

  查文斌再看,哪儿还有倒影,就是这么一条光秃秃的路两边储着大石柱子而已,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了!”查文斌坚决的说道。

  超子有些关心的说道:“文斌哥,你是不是太累了,眼睛有些吃力了,要不我们歇歇。”

  查文斌也不再多言,因为大部分人已经跟看见鬼一样在看着他了,那就当是自己眼花了吧,这时老刀说道:“高原上的雪一般都是冻住的状态,在一些特殊的角度容易发射,往往一闪而逝就不见了,不奇怪,走吧。”

  “走吧,可能是我看花眼了”查文斌不想再多说了,有的事情越说往往越玄乎,索性便不说了。

  就在队伍准备走的时候,卓雄悄悄走到查文斌身边说道:“我也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查文斌有些小心的问道。

  “对面有个镜子,但是我看见镜子里只有四个人。”

  “哪四个?”

  “我你还有超子和那个向导,其它人都没有看到。”

  查文斌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前后左右看了看,其它人都是一脸正常的样子,他对卓雄说道:“不要声张,就当没看见。”

  卓雄点点头,重新回到他自己原本站着的位子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穿过这两个有些奇怪的柱子,前方开始出现了起伏的山峦景象,但是齐雪线以上的部位,基本都弥漫的一层白茫茫的雾里,什么都看不到。

  雪线以下的地方,光秃秃的岩石峭壁,很少能看到绿色,这多半也跟这么恶劣的自然环境有关一次他们是沿着一条河流而上的,河里流淌着的怕是那雪山之上千年冰雪所融化,喝上一口甘甜无比,顺着河流去追寻历史一件非常简单而且有效的办法,如果某一片区域有人活动过,那么就会离不开水源↓是因为人们逐水而居的习惯才会使得中国拥有了黄河和长江两个为大的文明。

  但是这儿,别说是人类活动的痕迹,就连动物都非迟见,只有天空中偶尔飞过几只苍鹰在上空盘旋。

  一行人坐在河边的大石滩边歇歇脚,超子这嘴立马又管不住了:“文斌哥,你确定这儿是神仙住的山?我怎么觉得这里连我们那的小山包都不如,神仙住在这儿还不得憋出病来?”

  查文斌有些不悦的说道:“不要胡说,昆仑是万山之祖,龙脉之祖,自古多少道教高人都想在此地开山立派,但从没有一人能够登上那昆仑绝顶,有能耐的在昆仑余脉立一道观已经是登天的难度了当年玄阳胡真人与金丹子张理清道长两人一心向道,不远千里来昆仑寻地立派,觅得莲花一峰历经十五年才修建了昆仑万神宫,而后羽化而登仙他那已经不过还是一莲花而已,却能有那般成就,若是找到龙头,那还了得。”

  “那还不是在十年动乱中给砸了么,神仙在强,也弄不过红卫兵么,哈哈”超子这一笑,却见查文斌已经黑着脸了,赶紧捂着嘴巴去勾那小哲罗的肩膀去了。

  老王灌了口水,想了一会儿说道:“文斌艾你说这里真的没有其它人来过吗?”

  查文斌有些苦笑道:“我哪里知道,只是也听那大祭司说过罢了。”

  “可我觉得有人来过,而且我们一直在追寻着他的足迹。”

  “谁?”

  老王说道:“李白!李白曾经作诗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里说的群玉山头岂不就是昆仑主峰吗?还有那瑶池,那可是传说中西王母的地盘了,这个李白先是到了蕲封山,而后到了这里,我怀疑期间他可能还去过封渊一带,只是他的诗太多了,我一下子也想不起来,你说这会是巧合吗?如果真要按照我的推断,他就是帮着当时的朝廷来找东西的,不过是打着游山玩水作诗的幌子而已。”

  被老王这么一提醒,查文斌还真就想起来了什么:“我想起来一个人,上清派茅山一宗曾经出过一位大师,名叫做司马承祯,号道隐真人,他是茅山第十二代掌门算起来,他也算是我正天道一门的师祖,都是源自茅山,主张‘神仙之道,五归一门’位真人就和李白曾经相识。

  他在《大鹏赋》里的开篇叙便是:‘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因著《大鹏遇稀有鸟赋》以自广’。

  这说明他结实茅山掌门,并且懂道,‘倚剑天外,挂弓扶桑,浮四海,横八荒,出宇宙之寥廓,登云天之渺茫’,这些都是出自他之口,扶神树,四荒八野,与当时的茅山掌门神游八级之表,你说的非常有可能,可能我们一直在走他走过的路线!”

  这真是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判断,一位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诗人,居然在千百年前就开始走了这条今天他们才重新走过的路,同样是扶神树,同样是巴蜀蜀道,同样是玉山昆仑,更加重要的是同样牵扯到了茅山一派。

  众所周知,李白是要朝廷背景的,谁能活得那么潇洒,整日拿着酒罐子游山玩水吟诗作对,那还不得饿死而且他去的地方用今天的话来说,那绝对是在探险,如果没有一支充分毕的后勤力量,在那个一切都没有被开发过的原始时代,李白单靠一人如何去的了那些地势险峻,自然条件恶劣万分的名山大川?

  答案只有一个,李白是在忙朝廷做事,并且拉滤一批当时极具本领的道家前辈,李唐盛世之时,国家有足够的时间和财力去帮助帝王们圆他们自己那个长生不死的梦,于是李白便成了这次行动的领头人。

  查文斌把目光转向了老王:“你看来就是现在的那个李白了,你为你的组织做事,而我是一个道士,而且还是茅山余脉正天道的掌门,怎么看这事都是在复活前朝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儿,而且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信息就是,老子姓李,他可是道教真神大唐的国君也是李姓,李白,有点意思了不管前人有没有找到,至少看来这件事跟我道教还能扯上点关系,也算是我没有白走这一趟。”

  老王有些尴尬,不过回头一想却也还真的就是这么回事,只要呵呵笑道:“再怎么,他也是你们道教中的名人,也算是徒子徒孙们帮助祖先完成心愿了。”

  “你放心,我不会半途而废的,答应的事情,我能做到的都会做到”查文斌转而一想,卓雄说他自己看到了四个人里面并没有老王,心里就有一点不自然了,他看着这个到现在都分不清到底是什么身份的老朋友,还是消他能够一路平安“李白还有一个身份应该就是上清派的第十五代传人之一,话说他是拜胡紫阳门下,胡紫阳则是上清派的第十四代宗师,这事越来越迷糊,也就越来越清晰不管是再走前人的路,还是被你那个组织刻意的安排,至少我已经了结了何老的心愿等出了山,我把翻译过来的《如意册》亲手在他坟前烧掉,然后便归隐了。”

  查文斌看了一眼前面的藏在一片云中的雪山,叹了口气道:“既然这里是李白的最后一站,那么也该是我查某人的最后一站了,他没有找到的东西,那么就由我这个余脉的徒孙完成!”

  看着身边站着的查文斌,老王心头突然有了一种感觉,这一次恐怕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他时常在想,如果自己没有这样一个身份,或许会和他成为多好的至交,谈古论今,望天说道,也不失为人生一大快意他突然心里有了一个想法:要是干完这一次,就回去跟组织提出走人,跟着这群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们去过那种简单的生活该有多好。

  查文斌大手一挥:“起身吧,弟兄们,既然来了,我们就不会空手走,接下来的路可能就没那么好走了,虽说昆仑主峰是龙中之龙,但也不是谁都能驾驭得了,龙只对它臣服的人低头,我们这些凡人去扰它,难免是会惊了龙怒的。”

  这一次,他自己走在了前面,面对危险,查文斌从不让别人替自己抵挡,这就是他!

  有道是:玉虚昆仑龙冠天下,王母瑶池水清木华;诗仙太白浮归煞,正天文斌问道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