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一十五章 神话的论证

  那一晚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既现代道教是以两本经书作为理论基船以羌族巫术作为了道法的来源,互相融合形成。

  至于蕲封山,则肯定是从迁移出去的羌族后裔,并打败了原本在那儿盘踞氐国人。传出去的巫术被得到三种的濒形式:分别是纯正的羌族巫术融合了道家形成的《如意册》这类改良版,还有一种则是发展成让查文斌和云大祭司都深恶厌绝的鬼道之术。

  巫术源自于对神灵之力的感性,这种古老而神秘的力量其实应该是最接近原始的那些神话传说中拥有通天本领的人。

  这一晚,云大祭司和查文斌秉烛夜谈,查文斌告诉了大祭司很多他对于道的理解,同时云大祭司也弥补查文斌很多符咒的画法,时过境迁,那些一代又一代流传下来的用古老文字撰写的符咒很多都已经产生了这样那样的错别。

  可以说,这时在师傅死后,查文斌最有收获的一次关于道教的经历,云大祭司的出现弥补了过去好多已经逐渐失去威力的符咒,那些古老而难懂的咒语都被一一再次还原并得到了相应的修改。

  第二日,查文斌决定进山一探,云大祭司的主张是不阻止,在他看来神灵自然会愿意接待他所待见的人,要是不受待见则肯定会受到惩罚他们都是神的子民,他们相信神拥有更高的法力,是没有人可以进行破坏的。

  在接受了云大祭司的祝福之后,查文斌带着这群人朝着那座世人心中的圣山,被誉为“华夏之源”的真正的昆仑主峰进发,那个传说中是西王母的道超拥有无数仙家飞升的历史和满地的灵药,以及千百年来争相传诵的瑶池仙境!

  这个寨子的后面常年云雾笼罩,也就是在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圣山才会拨开云雾见天日,据说那一天也是西王母的生日云大祭司说这座山他从未看见过顶,每天难得见的那一次也是隐约的一个轮廓。

  关于西王母的信仰在中国由来已久☆早的《山海经?西次三经》中记载说:西王母居住在玉山之山,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载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意思是说西王母大致像个人,形状威猛,掌管灾厉也就是瘟疫和刑罚的怪物。

  而另外一本收录了中国神仙大典的《列仙全传》则记载:西王母即龟台金母也,系西华至妙洞阴之极尊,育化诞生于神州伊川,俗姓侯或杨,讳回,字婉娆一字太虚意思是说西王母是汇集西华奇妙真气,降诞于神州伊川的道教崇高女神,先居西方,德配坤元,主掌阴灵真气,是洞阴至尊。

  而查文斌所学的道家典藏《道藏道迹经》中时这么记载的:王母上殿东西坐,着黄金褡辱,文采鲜明,光仪淑穆,带灵飞大绶,腰佩分景之剑,头上太华,戴太真晨缨之冠,履玄凤文之,观之,年方三十许,修短得中,天姿,灵颜绝世,真灵人也在这本道家典籍中,西王母已经被人化,不仅风姿卓越,而且只有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左右。

  总之这位被神话了女神一直在中国漫长古老的神话时代扮演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中国道书古籍中,多次记载西王母显圣遣使下凡,曾经派她的徒弟九天玄女,帮助黄帝打败蚩尤授天下地图予舜帝整治国家遣二十三女云华夫人下凡助大禹治水,而幸睹圣颜者,则有以孝闻名乡里的舜帝游瑶池拜金母的穆天子以及好神仙之术的汉武帝等。

  更为著名的就是她的蟠桃了,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凡人食用能够成仙,并能长生不老,总之她是一位凌驾于众仙之人的存在,因为所有的神话故事里都没有提到一点,那就是神仙也不一定就是不会死的!假如说,神仙也有寿命的话,只是比凡人长,那么这位西王母手中能够延年益寿永驻青春的蟠桃岂不是成了所有人都垂涎的无上宝物?

  所以关于这位真神,历来都是长生不老的传说,但是查文斌是不相信会有蟠桃这种东西存在的,因为古人往往会根据自己的向往创造出这么一个人物来进行膜拜,用来鞭策自己朝着长生的方向发展但是无论是君王还是平民或者方士们都发现这种追求长生似乎是行不通的,哪怕就是秦始皇也不例外,于是乎,就有人开始兴建了另外一个世界:冥界,这是一个人死后的世界,同时伴随着人们寄消于死后的轮回和对子孙的庇护,宗教开始真正的兴起了!

  当巫术与道家理论的完美结合,使得道教开始在中华大地风生水起,在《易经》的指导下,道士们开始能够运用天象五行阴阳风水驾驭远古巫术这种神秘的自然力量,然后配合大量的道家典籍修炼自己的内心世界,于是这样一个在中国历史长河中占据了本土第一大宗教的道教开始了自己辉煌的历史。

  因为文字的局限和消亡性,历史的波动和不确定性,口口相传的咒语存在的认真性,以及其它宗教的兴起,道教终究开始隐隐失去了第一大宗教的风光,并开始有了衰退之象,连同那些古老的巫术以及占卜和风水面相学一同开始消失在了一波又一波的时代大潮中。

  这前往路上的时候,老王也对这个据说是西王母地盘的圣山很感兴趣他说:“曾经在中国历史上发生过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儿,有一伙儿盗墓贼掏了战国时期魏襄王的陵墓,这帮子家伙里头还有一个当时有点文化的人,比较喜欢收藏战国时代的竹简他这些竹简里头其中有一本竹简是用小说题材描写的,就是让后世十分震惊的旷世奇书《穆天子传》。

  穆天子传》是记录了西周五世国君周穆王的生平,这这本书里清晰地记载了周穆王西征时,与西王母对歌,并向西王母敬献礼物的情节是周穆王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的,西周出土的青铜礼器里都真实了这个人物的存在,他就是周武王的曾孙,周昭王的儿子,名叫姬满。

  既然周穆王是确实存在的,那么西王母,嘿嘿,存在的可能性是非常之大的,而且这本书至少成书于战国之前很有可能是根据当时的一些野史和民间传说撰写的,不能说可信度有多高,但还有一本正史也有类似的记载,那便是《史记周本纪》中记载:“穆王十七年,西巡狩,见西王母”。”

  超子听的颇有兴趣,这一路上权当是给自己解乏了:“文斌哥不是说这西王母是个怪物吗?”

  老王接着说道:“非也,在我看来,我更加认同文斌刚才所讲述的道家典籍中的记载,而不是山海经,我相信她是一位丰姿绰约的大美人因为在中国最早的时候是奉行过母系氏族的,而且远古部落多以动物作为图腾,比如现在我们所说的炎黄子孙的图腾:龙!但是西王母被形容成了一个豹尾,虎齿,善啸的怪物,则极有可能是他们当时部落的图腾就是虎和豹组成的。

  为了加大部落的影响力和西王母的领导,于是人们就把她进行神的化身,成了个半人半兽的妖怪古时期,人们崇尚巫术,掌握巫术的人,往往就是氏族最高的统治者,比如云大祭司就是这样,在失去族长后他便成为了这支被遗忘的羌族首领。

  所以西王母被神化的可能性很大至于为什么被长生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她掌握了很强大的巫术,能够青春永驻,长生不老,这个文斌你觉得有可能吗?”

  查文斌也不是很确定:“这个我不好说,巫术这种东西的强大,昨晚我算是见识到了,确实有一些神鬼通天之术的存在但是若要不死不灭,那除非是能够逆天而为,不排除这位西王母手上掌握了强大的巫术,甚至是所有巫术的起源之祖。”

  老王点点头道:“那还有一个便是,这个西王母根本就是个代号而已,就像我们称中原各朝各代的统治者为皇帝一样,没一朝的君王都有个统称叫皇帝,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身份的象征,那么,如果这个部族还一直存在的话,岂不是西王母也一直存在?”

  查文斌有些累了,这两天他所知道的东西几乎能把整个道教的发展史完全的连贯了一遍,连同自己那些原本也不识,只知道用的咒语和符字也弄明白了一部分其中的含义,单凭这个,已经是天大的收获了,可以说,如果他又朝一日能够参透《如意册》,那么当真还有可能成为一代宗师。

  “不管了,若真有其人,我相信也会留下蛛丝马迹的,这个地方人迹罕至,就算过了几千年光景,总得还要留下点什么,既然日月双轮是从这里出去的,那么说明我们至少是来对了地方。”

  就在查文斌和老王聊的很投机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哲罗和超子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座古怪的东西,两根拔地而起大柱子分别储在两旁,只留下中间有一条还算平整的过道,哲罗说道:“前面那石头好气派,真的挺像一大门啊。”

  查文斌听闻抬头一看,隐约之间却发现了有一点不妥之处,因为那门里面似乎有一支队伍正在外外走,而且他看到那支队伍领头的人竟然是哲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