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一十三章 鬼道的起源

  超子这个家伙向来就是出言不逊:“你难不成还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哈哈,老人家说话真风趣。”

  “呵呵呵”,那个长者放下手中的书籍站起身来说道:“是艾我已经忘记那是多少年前了,有一个中原人被发现倒在你们躺着的位置奄奄一息,也是我的祖先们救了他个人是天道奇才,与我的祖先畅谈道法,一呆就是三年,他走后,我的祖先在此用他传授的办法推星掩挂,算到终有一天会有人还会再进来。”

  查文斌站起身来作了个揖,说道:“听前辈的口音,带着巴蜀一带的痕迹,请问这是?”

  “那位中原人教会了我的祖先你们的语言,也教会了你们的文明,但只有历代的大祭司才会口口相传,因为从我出生起就被送到了上一任大祭司的帐下,所以我们羌族的每一代大祭司都必须学会两种语言,为的就是等到某一天迎接到访的中原人我本以为已经等不到了,没想到今日你们来了。”

  “羌族?”

  “我们已经在这里世代生活了几千年了,守卫神山是我们职责之一,只是后来便多了一个职责,就是迎接你们的到来,我叫日达木基,你们可以叫我云,因为在我们的话里日达木就是天上的云。”

  老刀有些警惕的问道:“那你怎么知道要等得就是我们?”

  云大祭司笑道:“哈哈哈,从来没有人能活着穿越阴阳道,那是地狱通向世界的开门,只能进,不能出,除非你们身上有他当年从这里偷出去的东西。”

  查文斌从摸出太阳轮和月亮轮放在地上问道:“云大祭司说的可是这两件东西?”

  云大祭司看见那两件东西身子一下子竟然没有站稳,身子向后一倾,伸出一只鹰爪一般的手想要触摸,查文斌的眼神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手已经移到了七星较了。

  “没想到他真的如口口相传的那般厉害,竟然上了山带出了这两样东西”那位云大祭司有些激动的说道,“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圣物。”

  超子小心的跟查文斌说道:“这老头该不会要抢吧?要是敢动手,我一梭子撂倒他。”

  “年轻人,当年他给我们带来的中原文化可是非常讲一个‘礼’字”云大祭司走到后面一排木柜子边说道:“这里面都是他给我们带来的中原文化,我的祖先用了一生的心血把它整理成了书籍,每一代大祭司都会倒背如流”说着那云大祭司竟然开始闭上眼睛背道:“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查文斌当即觉得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这该是哪一世的神仙才会背的最原始的《道德经》啊。

  世人只知晓一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不要以为这老头背错了字,其实他背的才是最真宗的那一句!

  当初这句话话的原文便是“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后来到了汉朝为避文帝刘恒的忌讳,才把其中的“恒”字改为“常”以至于到了后世,人们也都延续了这一句,当初若不是师傅曾经有提到过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查文斌也会认为是这云大祭司背错了。

  “大祭司可知那位来的人是谁?”查文斌略显不礼貌的打断了他的继续背诵,因为他实在是按耐不住了。

  “具体的名字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姓“常”,怎么你们不是他的后人吗?”

  “我姓查,我们这儿也没有姓常的,这两件东西我是偶然得到的,然后又到了这里需要找一个地方,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那位嘲辈曾经去过的圣山,既然如此大祭司可以为我们指条路吗?”

  云大祭司有些不相信的说道:“哦?不是他的后人,那你怎么会我羌族巫门?”

  “羌族?巫术?我是正天道掌教,习的是最正统的道家法门,何来羌族巫门一谈?”

  云大祭司伸出自己的双手,一对犹如鹰爪一般弯曲着的手指让老王都为之一振,曾几何时卓雄的爷爷花白胡子也拥有这样的一双手。

  “习我羌族巫术者都会成为这样,我看你的两只手指已经开始慢慢起了变化,每用一次巫术都会带来更大的影响,一直到最后成为我这样〖族巫术向来只传授我族人,当年那位进来的人用你们中原的道派经文作为交换,从我们祖先那儿得到了我族巫术,虽然我族巫术能够通神见鬼,但也有一个缺点就是习巫之人的手指会随着施法次数的增加逐渐成为这样,用你们的道家经文来解释恐怕就是有得必有失。”

  查文斌有些颤抖的看着自己那只左手,不知从何时起,他就开始隐约觉得那两只手指开始逐渐变的有些不同,虽然灵活度依然存在,然是触摸感却明显开始下降,但是力气却比以前都要大,可是他实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习过这个什么巫术,也就是之前他一直认为的鬼道。

  “我没有习过你们的巫术,我的手”查文斌有些无法继续回答了。

  云大祭司倒非吃然的说道:“不,这本来就是我们祖先作为交换的条件让他带走的,我族巫术以救人除魔为主,只是修习需要一些条件,你们进来的那条阴阳道聚集了太多生灵的魂魄,只有历代大祭司才可以进入修炼。”

  查文斌有些阴沉的说道:“鬼道终究是鬼道,何必讲的那么好听!”

  “鬼道?你这是何解?”

  七星剑“噌”得一声寒光出鞘,剑指大祭司:“以人魂魄作为修炼的手段,达到通鬼神的目的,将自己弄成一个认不人鬼不鬼的活死人,这种东西根本就不该是正道所用,也不会被正道所用,我从未习过这种害人的东西,只是亲手斩杀过几个修了鬼道也就是你口中的巫术的妖孽!”

  “文斌,你这是做什么?”老王大惊道。

  见查文斌动手,超子和卓雄纷纷端起手中的家伙对准了大祭司,大山也第一时间站到了前头,老刀一见这架势二话不说,“刷拉”一下子弹上膛可以说,现在只要眼前这位老头有任何轻举妄动,他都会在第一时间被轰出一块破抹布。

  云大祭司有些生气了,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对自己有着不一样的仇恨:“北斗七星,我在书上见过,果真是把好武器可是我不明白你既然自己习了巫术又为何不承认,我族巫术以死去的动物生灵作为聚阴之地来侵蚀自己那颗原本纯洁的灵魂,历经千辛万苦最终达到能够通灵的目的,但那也是为了造福苍生,在你嘴中怎么就成了妖孽鬼道?”

  查文斌也有些觉得奇怪,这人跟之前遇到的都有些不同,虽然他的手指也是弯曲的,但是身上却感觉不到半点鬼气他心里想或许他已经到了最高的境界能够影藏这些气息了吧,以聚阴之地修炼,红衣男子也是这样做的:“造福?那你们为何要剥夺他人轮回三界的权利,为何把人杀死后掠夺他人的灵魂,让死去的人无法超生,用他们的魂魄来修炼自己所为的巫术,这不是邪魔外道又是什么?”

  云大祭司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查文斌:“以人的魂魄作为修炼?”

  “难道不是吗?”

  云大祭司说道:“我族修炼巫术,只因为祖先从这阴阳道里看见大量被困的生灵,虽然它们是牛,是羊,是动物,但也一样是生灵℃先见它们被困在此地无法脱身,才以圣山之力助它们早日逃离此地,并从中悟出了巫术难道被那人带出去后,他竟然以人的魂魄作为修炼?”

  超子喊道:“文斌哥,别跟这老头废话了,既然他跟殡仪馆的那家伙是一路的,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干掉他!”

  “别!”查文斌说道,“你们真的是以渡动物修炼?”

  云大祭司有些不满的说道:“阴阳道从很早以前就不断有动物来殉葬供奉那座圣山,以感谢神赐给了它们种族肥美的草场和甘甜的泉水,我族祖先觉得这些生灵有感恩之心,便不忍它们死后还被困,才有了后来的巫术我们每一代大祭司要做的就是将这条阴阳道里的被困的生灵们全部都送出去,以感谢它们对神的献身,何来用人修炼这一说法!”

  “错怪老前辈了,晚辈查文斌给您赔礼道歉!”说着,查文斌便朝着云大祭司下跪,然后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可云大祭司却好像并不在意,也没有责怪查文斌的意思,反而有些焦急的问道:“你说的那鬼道又是何意?”

  查文斌这才把那件红衣男子的鬼道之事从头到尾跟他讲述了一遍,听完之后的大祭司瘫坐在了地上喃喃道:“真不想不到,我族巫术竟然被这些小人用在了这种邪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