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一十章 战争

  “队长,到我了。”

  原来是替岗的人起来了,老刀对着查文斌说道:“查先生,我从不相信命运,我的命运也不是天上那几颗星星就能主宰的,不早了,去歇着吧。”

  查文斌看着他,眼中似乎有一丝当年那个逆天而为的自己的影子,是艾自己曾经也是那么的不相信命运:“那就先告辞了。”

  “队长他这是?”

  老刀一道凌厉的眼光扫过:“站好你的岗!”

  “是”看着这位高大的身影走向帐篷,那个兵不敢多说什么,因为老刀这个代号是无数雇佣兵的偶像,这是一个用实力换回来的荣誉,他已经站在巅峰太久了,所有人都以打败老刀为毕生追求的目标,至少目前这个人还没有出现。

  “等等”那个换岗的人喊道。

  老刀转过身去看着这位自己从几千人挑选出来培养的手下,“嗯?”

  “那是什么?”他指着查文斌贴的那张符咒问道。

  老刀撩起帐篷的一角,蹲了下去,又把头探了出来说道:“跟你一样,也是站岗的。”

  查文斌枕着头看着天花板,他要想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夜半,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野牛沟的宁静,所有的人以最快的速度钻出了帐篷,查文斌才出就听见老刀在大声的呵斥:“你在搞什么!眼睛瞎了吗!”

  “怎么回事?”查文斌推开围成一圈的人们,刚才负责轮换的那个人已经被老刀踹倒在地,面带着一丝惊恐,更多的是畏惧。

  “查先生问你话呢,说!”

  这个兵说道:“刚才,我看见从外面进来一队人,还有马,他们他们手里还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有长毛,有弯刀,举着旗子冲杀过来我,我一紧张,就开枪了,然后你们就出来了。”

  “人呢?马呢?”老刀显得很是愤怒,这外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时查文斌发现那枚符纸已经没了,地上只剩下一堆刚燃烧过的灰烬,“他没说谎,我们遇到不该遇到的东西了。”

  “什么东西?”老王紧张的问道。

  查文斌说道:“应该是一队阴兵,不排除这儿以前也曾经是古战超你们不也说过曾经有一支成吉思汗的军队到过这儿,我看就应该是他们了。”

  老刀那脸上已经是铁青色了,现在查文斌这么说,他就更加不好发作,骂了声:“滚回去睡觉,换个人站岗。”

  查文斌也说道:“都去睡吧,不会有什么事的,就像赤壁那个地方经常有人看见古代的军队互相冲杀一样,但也从来没有伤到过人。”

  当天晚上就来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后,大家便又各自回去了,后半夜也没有出现异常,等到天亮边起床补给了一下,便开始继续。

  今天的天气比昨天要好,虽然这沟里暂时还晒不到太阳,但她们也只祈求不要下雪便行个沟或宽或窄,但无一例外的是四周都图满了岩画,而且根据老王的判断,这所画的时代是越来越靠前,因为这些画的线条也是越来越简单。

  这一天走下来,除了还有不断来殉葬的动物,中午的时候他们首次发现了人的尸骸。

  确切的说是一个头颅,身子早已不知去向,或许已经被这些高高堆砌起来的动物给彻底掩盖了。

  头颅已经完全风水了,用手指轻轻一捏都能成为粉末状,看不出具体的年代也看不出种族,这是发现的第一个“人”,所以查文斌提醒大家得小心点了,因为根据传说进入这里的人都没有出去过,那么从这里发现的第一具尸体就说明危险开始来临了。

  接下来,他们开始发现了更多人的尸含有的是单独的,有的是三三两两的,最多有八具尸体靠在路边的石壁上,他们的脚下还发现了已经锈蚀不堪的兵器,老王说那是蒙古刀。

  到了约莫下午五点钟的时候,这条野牛沟依旧丝毫没有到尽头的迹象,查文斌皱着眉头问道:“你确定这儿的距离已经到了边缘?”

  老刀停下回道:“确定,如果按照空白区域的实际距离,我们已经在一个小时前就穿过这道野牛沟。”

  “一小时?”

  “我说的是直线距离,不排除中间有曲折,我想天黑前应该是能走出去了。”

  一小时后,所有人都不得不打开随身带着的照明设备,因为天已经开始黑了。

  超子有些恼火,又带着几分讽刺的说道:“刚才是谁说天黑前就能走出去的?”

  老刀没有说话。

  查文斌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努力的从这几颗在夹缝里露出的星星中试图找出一枚自己能够辨识的星星,可是今晚的云层太厚,他只好打开罗盘,发现指针已经完全失灵,根本不会动了。

  “这里有很强磁超怪不得你说那些飞机拍到的照片都是空白。”

  “那怎么办?在这儿过夜?”超子说道。

  “不能过夜,我们得赶紧走,越快越好,走走走!”说着查文斌已经带头跑了起来,他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这儿走进来真的很有可能走不出去。

  两个小时后,老王已经到了边走边呕吐的状态,他扶着超子的肩膀说道:“不行了,跑不动了,这么跑下去还不得累死,文斌,你就让我们歇歇再走。”

  查文斌此时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毕竟还有几个的体格都是比普通人好上很多的军人,但是他咬着牙齿说:“不行,得跑,天上还有云,我们还有机会。”

  “关云什么事翱”超子气喘吁吁的问道。

  查文斌灌了一口水,说道:“今晚会出现千年一遇的‘荧惑守心’,暂时天上有云挡着,我们还看不见若是等它出现的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

  超子就顺势抬头撇了一眼,满天星空艾这小子不知好歹的说道:“云?没云了,天上星星不都出来了嘛,哪还有云!”

  此话一出,查文斌和老刀几乎是同时抬头把目光锁向了西方,一颗比平时要大上许多的红色火星如同燃烧的通红的碳,一枚流星“嗖”得从天划过,留下了长长的痕迹落向了远方。

  “呜,呜呜”不知哪儿开始传来了阵阵号角声,大家开始紧张的围成了一团,老刀和他的战士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查文斌被紧紧的包围在了中间。

  “咚咚咚”这是战鼓的声音,接着地面开始轻微的颤抖,一种“嗒嗒”得声音开始由小逐渐变大。

  “这是马蹄声!”向导哲罗叫道,“有不下几千匹马冲着咱们这儿过来了,赶紧闪开!”这个生活在草原上的孩子立刻明白了,这是万马奔腾呼啸而来的声音。

  可是这儿四周都是峭壁,通条一览无遗的野牛沟,上哪里躲去?

  可惜那个时代还没有3D电影,接下来他们看到的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3D大片无数战马载着手舞战刀的人们开始从野牛沟的一头冲过来,而另外一头,同样的情境也一同展现。

  铁骑所到之处,杀声震天,双方才一接触,剧烈的碰撞让前面人马瞬间被砸飞上了天,后面的战士们丝毫没有畏惧,如潮水一般继续凶猛的拍打着对方。

  这个画面,我们只能在张艺谋的电影里才会看到,可如今这一幕就切切实实的发生在他们身边,唯一不同的是那些被砍断的残肢还没落到地上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是阴兵!”查文斌被包围在人群里,四周都是喊杀声,他想告诉大家,不要乱动,可是现在谁又能听见他的声音,所有人都乱作了一团。

  “呯”不知道是谁打响了第一枪,或许是害怕,或许是换乱,总之枪响了。

  现代文明的武器在古代的战场上出现了,那些刚才还厮杀在一起的人们纷纷勒住了手里的缰绳,把目光对准了这一群不速之客。

  一时间,喊杀声停止了,擂鼓声停止了,只剩下马儿们按耐不住寂寞的蹄声和鼻孔里粗粗的喘气声。

  “全部退后!”查文斌大喊一声,然后抓住挡在他面前的那几个人,想要把他们护在自己的身后可是他们是军人,军人就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们的命令就是保护这个被挡在身后的陌生人,没有老刀的命令,谁敢退!

  第一个飞奔过来的是一个举着弯刀的蒙古骑士,他们能清晰得看到他脸上的胡渣和手中明晃晃的弯刀。

  “呯呯”吐着火舌的枪管对准了马匹,也对准了马上的人,这些百里挑一的好手们却发现对方并没有被威力强大的现代武器击倒,反而瞬间就杀到自己的跟前。

  “唰”,蒙古弯刀在一个战士的脖子上寒光一闪,他的眼睛顿时变得死灰死灰,或许这一刻他想的是:自己就这样死了吗?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想试试那种被刀切开喉咙的感觉,可是他并没有摸到黏糊糊的血液,甚至没有摸到伤口。

  “这?没事,他们伤不了我?”这个战士有点惊喜的喊道。

  “影子!”横肉脸大山大喊道;“你们看,他的影子!”

  查文斌回头一看,地上所有人影子都被拖得长长的,但是其中有一个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而肩膀上少了一个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