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八零八章 “自杀”的动物

  虽然这群人里年纪最小的是向导哲罗,但除了老刀和他的那几个兵之外,其它人都跟不上他的脚步,就连超子和卓雄这样在藏区摸爬滚打过来的老兵都佩服这孩子的脚力。

  他们一直沿着一条看似是古河道遗址的低洼带行走,这里曾经也是肥沃的草原,随着气候的变迁,现在早已成了无人区,偶尔他们还能看见一些早已倒塌的石头建筑,哲罗说那是以前人的庙宇。

  昆仑这个虽置身藏区却流传着汉人神话的神人,极少会有藏人过来,有人活动过的地方也多半都是汉人留下的遗迹。

  有着这群专业军人在前方开路,行军的速度明显比过去几次行动要快了很多,天空也开始飘起了雪花,在这儿,天气预报是不管用的,拐个弯儿都能遇到新的天气。

  夹杂着凛冽的冷风,很多的人睫毛上都是白白的一片,风雨之大超出了哲罗的预料,若是放牧人遇到这样的天气就会赶着羊群找到避风口,不然牲畜们是非常容易受到惊吓而走丢的。

  哲罗背着风雪,用双手撑成喇叭的涅,用那不算地道的普通话喊道:“所有人排成一队,后面的人拉着前面的背包带子,不要松手,领头的人跟着我走,风雪太大了,我们得找地方避一避!”

  这种恶劣的天气里,每一个字要节吐出来对人都是极大的考验,吼叫需要消耗大量的氧气,人不得不大口的呼吸进行补充,每一口新鲜的空气都会带着被狂风圈起的雪花直接进入气管,那种滋味才叫真正的透心凉。

  所有人都低着头,跟着前面那个人的感觉走,因为眼睛已经无法睁开了,哲罗也是凭借着对这块地域的熟悉和天生的方向感带着众人前进。

  当他们开始觉得大风消失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了一处峡谷里,两边的山崖笔直嶙峋,那高度就是巴蜀猿猴来了也未必能爬得上,从这儿抬头看,天只有一条白茫茫的细线让超子想起了那个在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通用的地名:“这是一线天嘛!”

  老刀已经在地方生起了一个火堆,军用罐头已经被打开架在上面加热,雪地里需要及时补充能量,否则很有可能因为突如其来的缺氧或者血糖降低让人送命。

  哲罗脱下自己的靴子,里面进了雪,他需要烘烤一下,裤管上阵阵热气腾起,这位向导说道:“这里不叫一线天,叫野牛沟。”

  “野牛沟?这里有野牛吗?”超子好奇的问道。

  那位向导哲罗在和他们混熟了之后话也开始多了起来:“不知道,从来没有人深入过野牛沟,进去的人也不会活着回来,据说这里面都是野牛的骨头,所以叫野牛沟。”

  “既然没人活着出来过,那你还把我们带到这里来?”超子觉得这个向导有点憨厚,便凑到他身边攀谈起来,因为老刀那张脸始终是紧绷的,就跟人欠了他好多钱一样。

  “是我让他进来的”老刀喝了一口热汤说道,“这是一道天堑,当年成吉思汗远征西亚便是在这儿和我们一样躲避风雪精通兵法的蒙古大汗认为这儿太适合进行伏击,便派了一支五十人组成的先遣队从这里进去打探,结果无一人返回,后来这位大汗不得不带着数十万军队绕道其它路线,你们还是小心一点吧。”

  超子问道:“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走这条路?”

  老刀根本不看他,而是转向了查文斌说道:“这片地区在地图上都是空白,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够活着带出测绘图,飞机航拍就从来没有取到过这里的影像,所有的照片洗出来都是空白,而直升机也根本无法在这片气候多变的环境里行动,所以脚力是唯一的办法,但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这片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而野牛沟是唯一通向这片区域的路否则我们需要翻越三座海拔6500米以上的雪山,我想查先生应该能明白,那意味着什么”说完,他便继续喝着自己那盒子里的热汤,不再抬头。

  要连续翻越三座雪山,这是不可能的,先不说体力,单纯就是物资也供应不了,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那帮人要兜这么大个圈子把自己弄来要想说服一个人进入这里,那和宣判了死刑的差别并不大,查文斌不禁多看了一眼老刀,至少从他的眼里看不出一丝的畏惧。

  这野牛沟完全挡住了从西北方向吹过来的冷风,除了偶尔有点零星的雪花,让人感觉不到多少的寒意,查文斌甚至发现这儿还有一两株叫不出名字的小花正在那陡峭的岩壁上跃跃待放。

  待众人都得到了足够的休息,老刀问道:“查先生,可以继续出发了吗?”

  还没等查文斌开口,超子就拿起行囊揽着哲罗的肩膀说道:“向导小哥,我们走吧。”

  面对这种严重抢镜的的事,老刀显得很淡定,他招呼了自己的几个弟兄们分散在队伍的两头,自己则紧紧跟在查文斌身边就是职业的兵和超子那样的痞子兵之间的差距,超子曾经私下里跟查文斌说他怀疑这是一群雇佣兵,在他们的眼里,这里最没出息的兵,哪怕你是政府的雇佣兵也只是一个高级保安。

  往前进了不到两公里,道路上开始零星出现了动物的尸含大到牦牛,也有小到兔子,有的还未完全腐烂,有的则已经是白骨一堆。

  越往里边走,尸骸就越多,种类也复杂,他们甚至看到了一些早已被宣布灭绝了的动物遗骸人只能在这些白骨堆里绕着前进,而两旁的岩石上也开始出现了各种壁画。

  红色!又是这种熟悉的颜色,查文斌已经不止一次看见了用这种颜料做的壁画,它们没有规律的分布在两旁的悬崖上,画的也多是动物的形状,有羚羊,有马,更多的则是牛些壁画略显简陋但又发出了强烈的时代特性,老王说至少是两千到三千年以上的年份,也就是说最晚也是商周时期的东西。

  有壁画,就证明这里曾经有人活动过,查文斌的心又稍稍放松了一些,只要是人为造成的困境,都有办法脱离,唯一无力的抗拒只有大自然。

  正走着,前面传来“咚”得一声巨响,接着便是“哗啦”一片的声音,老刀立即喊道:“准备战斗!”

  “刷拉”一阵枪栓拉动的声音过后,所有人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但是走在最前面的哲罗却笑着说:“你们别怕,这是有动物在向山神殉葬。”

  可是老刀却没有放松,一个手势过后,两名手下以交替掩护的动作迅速前进,其它人则被他留在了原地,没一会儿,前面那个人便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然后挥挥手示意大家过去。

  走近一看,前面有一只藏羚羊鼻孔里的鲜血还在往地上“啪嗒啪嗒”的流,一根坚硬的牦牛肋骨穿透了它的肚皮,原本完整的骨架也被砸的七零八落。

  藏羚羊是何等敏捷的动物,怎么会从这种地方跌下来?联想到这儿累累的动物尸骨,难道都是和它一样自己跳下来的?

  查文斌走到向导哲罗的身边,问道:“刚才你说它是在向山神殉葬,这是什么意思?”

  哲罗指着那头羚羊说:“我曾经赶着羊群到这里来避雪,就在那个口头的位置亲眼见过一头牦牛跳了下来后来听爷爷说,是这里的山神为这些动物们提供了食物和水源,所以它们就会用这种方式来报答,殉葬我们牧民也会杀掉整只的膨丢到外面,祈求这片神山赐予我们的食物。”

  哲罗在藏区生活久了,自然也会遵守一些古老的藏区习俗,人用牲畜美酒来祭祀江河湖泊和大川名山自古就比较常见,以前古代的帝王还要亲自登泰山祭拜上苍,这是人类对于大自然崇拜的心里表现,也是人从自然获取资源后用以表达感恩的情怀↓是因为有了这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之道,所以华夏这片土地才能生生不息的繁衍了五千年。

  但是你何曾听过动物也会以身殉葬?而且数量还如此庞大!

  他们的前进道路变得更加小心了,得随时提防头顶会落下定时炸弹,事实上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这种类似的动物自杀事件,他们又目睹了三起,而且都是不同的物种,就像没有人能解释得了百慕大三角的存在一般,同样也没有人能解释野牛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