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零七章 集结 

  早上用餐的时候,查斌着另外三人,超子父母双亡卓雄父母双亡大山和自己一样压根连爹妈都不知道是谁,难不成这还真的是冥冥之自由安排,硬是把原本一帮子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人聚集到了一起。

  午的时候老王再次把他们带进了一个小会议室里,简短的报了一个地名却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这是一个充满了传说却至今都没有人能够完全穿越的地方,这里是无数典籍提起却又最不为人之的地方化,这是一个华古明的发源地和神话的源泉,它就是:昆仑。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国第一神山万祖之山昆仑丘或玉山昆仑山由于其高耸挺拔,成为古代国和西部之间的天然屏障,被古代国人认为是世界的边缘,加上昆仑山的终年积雪令国古代以白色象征西方。

  传说昆仑山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其下有不能浮起羽毛的弱水,外围还有生长持续燃烧不灭的神树的炎火山昆仑山顶是黄帝的帝之下都,有开明兽守门。

  古代神话认为昆仑山居住着一位神仙“西王母”,人头豹身,由两只青鸟侍奉∏道教正神,与东王公分掌男女修仙登引之事。

  关于这个地方的一切都是神秘的,而老王得到的资料是他们需要去寻找一座远古的祭台,那个人说日月双轮将会被选的人送往它们原本该去的地方。

  着这两件被自己带回的东西,查斌心里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提出了一个要求:“我想见见你口的那个人。”

  “这”老王有些面露难色。

  查斌冷冷的说道:“难道我连自己在为谁卖命都不能知道吗?”

  “好吧,我去试试,你们等等我”老王关上门,心里异常复杂,自己又何尝不想知道呢,只是他有这个机会吗?

  不多久,老王回来了,还带回了另外一个人,便是那位年男子。

  “查先生,很抱歉,暂时我们谁都没办法见到他,我想如果这一次你们能活着回来,他想您应该能够得到心所有的疑惑。”

  “装神弄鬼的不敢见人?”超子有些不屑的说道(未完待.360xom 3 6 小 说续阅读!

  “不,那是因为他”年人指了指老王道。

  老王有些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问:“我?”

  “为了救你,他花费了很大的气力,所以,等以后吧那个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手了,组织上每年死的人不知有多少,比你重要的比比皆是,也不曾见过他来出面,我想这大半也是因为查先生的关系吧”那人说这番话的时候是着查斌的,“另外武器装备等你们到那边,会有人提供,向导和接头人也都已经安排好,各位准备准备,下午就出发了。”

  老王有些不可思议的着查斌,然后自己把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当时我伤的很重?”

  “丢了一魂,丧了一魄,当时我无能为力,即使是现在,我也找不到破解的办法,你成了植物人”打开房门,查斌走了出去,着外面明媚的太阳说道:“你真的非常厉害。”

  下午,查斌的家伙早已被那些人拿了过来,所以除了他,其它人都是轻装上阵飞机降落在一处非常偏僻的地方,这里是处于青海和西藏的交界处,超子和卓雄一下飞机便彷佛又回到那个身着军装的年代,对于这儿他们太有感情了。

  在高原上最好的现代交通工具还是越野车,负责接头的人叫做老刀,或许是常年在这一带活动,他的脸有黑,皮肤也很粗糙,更多的是沧桑而那种沧桑不是用岁月的痕迹就能留下的,而是靠着出生入死的战斗,这个人,超子一眼便锁定他是一名军人出身,而且杀过人!

  基地里团两辆越野车,老刀问道:“你们谁会开车?”

  超子接过钥匙说道:“我会。”

  老刀扫了一眼超子,以他的阅历自然可以出这群人里还是有几个练过的,但是他依然用着一种近乎孤傲的语气说道:“那你们跟着我,我接到的命令是全程负责你们这次行动的安全,这位查先生可以随意调派我们五人,另外,在后备箱里有各位需要的装备,营地在野牛沟外一处牧民家里,那儿有我们的向导,时间不早了,可以出发了。”

  超子自认为自己的驾驶技术是不错的,但是跟老刀比起来,显然差的不是一点半点,颠簸而泥泞的道路让所有人都有想呕吐的感觉,但若不是前方那辆车经常刻意的降速,超子恐怕连对方的尾灯都要不见了。

  高原上的夜是非常寒冷的,打开车门,他们就感觉到了那种刺骨的冷,一个个晕头转向的跟在老刀身后走进一幢不大的富有藏族民俗风格的屋子,主人家早就手捧热气腾腾的酥油茶守在门外。

  这户人家虽在藏区,但确是地地道道的汉人,在这里他们见到了那位向导,一个身材瘦弱却两眼精光的小伙子,他名叫哲罗,而那位出来迎接的老人家是他的爷爷。

  这里就是他们今晚的宿营地,围着篝火,喝着暖洋洋的酥油茶,吃着青稞面做的粑粑,火堆上翻转着一只烤得金黄冒油的全羊。

  哲罗的爷爷切下羊腿上一块肉先递给了查斌,虽说他们是汉人,但在依稀习俗上却也延续了藏族的传统,第一刀肉是献给最珍贵的客人的。

  这吃着喝着,话就多了起来,主要是哲罗的爷爷一个人在讲述。

  他的老家原本在湘西,兵荒马乱的年代,他和哲罗的奶奶带着一家人迁徙到了这儿定居,虽然自然条件比较恶劣,但是藏族的人们却非常好相处,于是这家子就过上了游牧的生活。

  后来哲罗的父亲成为了一名军人,也娶了一位藏族姑娘为妻,在哲罗的母亲怀孕七个月时,哲罗的父亲在一次绘制地图的任务不知是出了什么意外,最后跑回来的只有他的坐骑,一匹枣红色马。

  超子很是理解,在他的军旅生涯,这种类似的事故已经出现了太多次,有很多人就这样永远的无声无息被埋葬在雪山深处,他们甚至没有获得共和国的勋章,因为最高的荣誉便是和雪山融为一体。

  哲罗自小便随爷爷一起放牧,对这一带的地势,山形颇为熟悉,胆子也很大,枪法也非常不错,曾经一人面对狼群却带领膨全身而退≤罗的爷爷年纪大了,所以这向导的活儿也只能让他孙儿来代替了。

  老刀带来的那四个人,整个晚上一句话都没有,他们只是安静的听着老人家讲述,惊险的地方脸上也会微微抽搐,查斌知道,只有共同的经历才会产生发自内心深处的共鸣,这群人都不简单!

  大家约定好第二天一早进山,需要去的地方只能靠人的脚力,而且给的还是个大致的范围,所以很早他们便各自拿了睡袋休息了。

  夜里很安静,除了偶尔传出的一两声狼嚎和狗吠,便只有身边那窜起的火苗还在熊熊燃烧。

  超子在睡袋里转辗反侧的睡不着,轻声问道:“斌哥,你睡了吗?”

  “嗯,有事?”

  “我睡不着,你说这帮子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我觉得我们也太好糊弄了,随便就被人给弄到这种鬼地方来了。”

  “不知道,睡吧,等该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查斌摸着胸口的太阳轮,那丝温暖渐渐的开始传来。

  天亮了,哲罗爷爷为他们准备了食物,但却都是高热量的,藏区的生活很艰苦,但人却都很实在,就和他们的食物一样虽然简单,但却足够御寒。

  老刀了一下手表喊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可以出发了,查先生你意下如何?”

  查斌自然没意见,因为他连自己是要来干嘛的都不知道,昨夜他反复想的都是自己的身世,作为一个道士,竟然会不知自己的八字这么多年,查斌有些难过,因为在他记忆的那个师傅除了整日醉醺醺的到处溜达便就是在家呼呼大睡,实在是不出能和这帮人扯上什么关系。

  老刀带人打开车子后备箱取了大包的装备,从鞋子到衣服,从食物到药品,从指南针到战术手电筒,从匕首到突击步枪,这一次的装备比之之前更加齐全。

  老刀把其一个包丢给超子,说道:“会使吗?”

  超子熟练的拉了一把枪栓,眉毛向上一挑算是给老刀的回应。

  向导哲罗背着一杆老猎枪,据说这还是他爷爷从湘西带来的,也不知道里面的线膛有没有磨灭每个人的服装都显得非常的臃肿,背上的行囊也是塞的鼓鼓当当,进这种地方,还是多备一点比较靠谱,雪山的多变比之大海有过之而无不及。

  迎着初升的太阳,这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向远处山谷的深处,留下哲罗的爷爷那越来越小的身影还匍匐在地上为他们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