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零六章 生世

  被人要挟是痛苦的,被人用这种方式更加是无奈的,查斌不知道自己何时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棋子,总之从他一开始踏入四川的那一步,这一切都是注定了。

  他没有选择,他的朋友们更加没有选择,很快他们又重新到了那座大山深处的建筑,一样的房间,一样的装备,甚至还有一样的人。

  “老王?”虽然这一路上他都在想,这一次还会和他搭档么?走的时候,他被告知老王已经是植物人,应该说出来迎接他们的这个人在的意料又在意料之外。

  “斌,好久不见。”

  “你,没事了?”回到那个曾经呆过的房间,查斌有点惊喜又有点疑惑的问道。

  老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笑道:“本来就没什么事儿,当时只是被大块头兄弟给砸晕了,后来等我醒了,你们都不在了,他们说已经把你们送回去了。”

  不知怎的,对于这个答案,查斌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让人难以捉摸的变化,他没有点破,或许老王真的不知道,他的魂儿当时的确丢了。

  能好模好样的站在这儿,终归是件喜事,好歹也是一路并肩战斗过的伙伴,从心底里来讲,这位老大哥查斌没有什么抵触,人所在的层面不一样,做的事情也会不一样吧。

  查斌在心里这样的安慰自己:这里能人异士如此之多,能把他的魂弄回来也不足为奇,毕竟这个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太多了。

  “花这么大的周折把我们请过来,想必也不是有什么简单的事情吧?”查斌也没想绕弯子,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比较轻松。

  “是的,那我也照直了说在你们走后,我一直是在疗养阶段,组织里的事情也没接触过,只是昨天才接到通知说你们要过来,让我准备准备,至于具体是干什么我也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不该问的谁都不能问。”

  “昨天?够狠啊你们,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要挟我们过来,这是请人办事的态度吗?”超子心里早有不满了,当得知自己是被人设了局,而且还是被这波人给设的,心里那股火已经压的好久了。

  当听说了查斌他们一行是如何被请过来的时候,老王的脸上多了几分尴尬道:“组织上这样做也是没办法,他们怕你不肯再来了,你们多担待点”老王依旧是那个老王,说话把握的分寸永远是滴水不漏,只是原本他头上还残存着点的头发这会儿已经全部没了。

  查斌有些不满的说道:“好了,超子,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我就想问一句:你们这儿能人这么多,何必要来找我一个乡村野道士呢?再说了,这大川名山里头那些个千年古道场里有的是比我厉害的人,为什么找的是我?”

  “我来回答你”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个人,正是那个带他们回来的年人,“因为从你出生起的那一天,就已经进入了组织的视线你的师傅本名马肃风,道号‘清风上人’,天正道第二十六代掌门,当年他奉命去寻找一个八字纯阴之人收作为徒,那人便是你了。”

  查斌冷笑道:“那你们恐怕是找错人了,我的八字我自己知道,可不是你们说的纯阴。”

  “查先生,恕我直言,您真的知道自己的八字吗?”那个人有点玩味的着查斌。

  “有谁会记错自己的八字?”查斌反问道。

  “那我再冒昧的问一句,查先生的八字是何人告知的?”

  “自然是父母。”

  “很抱歉”那个人顿了顿,然后换了一种较为平和的语气说道:“您的父母,并没有告诉你真的八字,因为他们也不是你真正的亲生父母,你是一个被遗弃在路边的弃婴,后来‘清风上人’将你抱到了浙江,并在那儿给你找了养父养母而后再收你为徒,传你道法,教你成人,只可惜,那些年的动乱让我们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同时和他也和你之间彻底失去了联系,一直到老王重新找到你。”

  这番话对于查斌来说无异于是一个晴天霹雳,他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现实,一向很有修养的他第一次发怒了,他几乎是咆哮着抓住那个人的领子吼道:“如果你敢胡说,我保证会让你连地狱都下不了!”

  那个人一脸平静的说道:“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如果不信,以查先生的本事可以自己去求证至于更多的,我想等你有机会还是自己去问问那个人吧,或许他会告诉你一些你想要的答案,但是我劝查先生还是接受这个现实,你生来就注定是要跟这件事脱离不了的关系的,所有人都是这样,生下来就是注定的,这就是命好了查先生,我也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老王到时候会通知你们要去干嘛。”

  说罢,那个人便转身走了,查斌还想问点什么,但又止住了,他知道他再想问什么别人也不会告诉他了。

  “你们都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查斌下了逐客令,其它人也只好散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他第一次感觉到迷茫和失落,他反复推敲着那个人所说的话他可以接受自己是一枚别人的旗子,但是他接受不了他是一个弃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命运比卓雄还要惨,到头来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以前也有一件事时常会在查斌一个人的时候想起,那就是父母自从死后,他在梦从来没有遇到过,难道真的如那人所说自己是个弃婴?那自己的生身父母又是谁,他们为什么会把自己抛弃?一连串的答案让他的头几乎要痛裂开。

  那人说自己是八字纯阴?八字这东西,自己从来没有去怀疑过,父母说了是什么,就是什么,他也从来不给自己算命,因为这是道家的规矩,无论是何门何派之人都不会给自己算,也算是一个习道之人的一个禁忌,但是今天查斌打算要破了这个禁忌。

  一炷香的时间后,瘫软在地上的查斌身边散落了一地的铜钱,他彻底得懵了,因为这个结果真如那人所说,自己便是那八字全阴命格。

  古语说:孤阴则下生,孤阳则不长,阴阳需调和,才合万物生长之道其四柱纯阳格或四柱纯音格,更是命带刑克,不利六亲之命。

  查斌很想呐喊,他想问问上苍为什么会如此对他,他给人算了一辈子的命,了一辈子的相,纯阴纯阳命格虽然也不少见,但像他这样的普天之下恐怕也就唯其一人了。

  查斌两行泪水缓缓而出口念叨着:“天煞孤星。”

  在国的命理学除了八字五行,还有一样东西便是神煞之法,也叫做命书,它是把天上星宿神煞和人的命运结合起来,在一个人的四柱八字,星宿神煞大多以代表自身的日柱干支为出发点,再联系年月日时或大运流年等其他干支进行观察比照。

  翻开命书,自身干支的什么字碰到年月时,或大运流年干支的什么字便算遇上了什么神煞,命书都有一定的规定譬如自身日干庚金,碰上年月时地支的亥,就被认为是“昌入命”了种昌,是个吉星,假如读书人碰到了它,一定事业出人头地,春风得意。

  煞又有天煞,地煞,岁煞,刑煞天煞在劫煞前二辰,地煞在劫煞前五辰,是辰戌丑未也岁煞在劫煞前三辰,亦是寅申巳亥也√煞在劫煞前七辰,与将星同位,是子午卯酉也以上四煞俱主有权,不克身,不为灾克身则为灾重,与亡劫同带金土为武臣,水木为臣,臣带土金为煞者,亦主兵权。

  孤星即孤辰寡宿,男怕孤星,女怕寡宿只有劫煞或天煞与孤辰寡宿并同在一个时空的八字里才算是完整的天煞孤星,北斗七星第四颗与第七颗连心的垂线上,有一颗忽明忽暗的星,那颗便是了它起于五行绝处,一旦煞权聚会,万人之尊,又不免刑克六亲,孤独终老。

  有诗云。

  “劫孤二煞怕同辰,隔角双来便见坉,丑合见寅辰见巳,戌人逢亥未逢申。

  初年必主家豪富,主卖田刑及身,丧子丧妻还克父,日时双凑不由人。”

  自己竟然是这般命理,也算是解开了查斌为何亲人接连逝去的原因,若非他不是做了道士,恐怕连那唯一的儿子也是早晚的,因为还有诗云:“天煞孤星不可挡,孤克六亲死爹娘;天乙贵人能解救,修身行善是良方。”

  这一夜查斌反复念叨着那几个字彻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