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零五章 局

  摆在身旁的几张纸钱微微动了一下,然后一阵风过来,把它们吹的四散飞扬,查斌站起身子,提着那白纸糊的灯笼,上面用毛笔写了个大大的“奠”,一拍黑子的屁股说道:“走!”

  每走几步便摇一下辟邪铃,再撒一把纸钱,惨白的灯笼,清脆的铃声,在这夜里格外的扎眼。这样做一是为了告诉阴差这家亲人挺客气的,亲自来迎接了,二是要路人有个生人经过也可以早早见,免得犯冲。

  若真在路上遇上引魂的,要么选择走另外一条岔路避一避,要么就干脆背过身去蹲在地上,等灯笼走过了再起来,千万不要迎头撞上便是。

  经过村子,听到铃声的人家纷纷用被子把头给盖赚正在啼哭的娃娃都会被老人们用力捂住嘴巴,而正在办事的小夫妻们也会嘎然而止,有胆子大会不顾婆娘的小声叫骂爬起来从窗户的一角偷偷瞄上几眼。

  待走到王家,查斌便寻了根短棍把那灯笼插在路边,然后默默的退到的一边黑子背上的毛虽然早已全部竖起,但是却很听话的没有吼叫,它的目光从一个角度慢慢移动到另外一个角度,然后转而向上去,查斌明白它们已经进了屋子。

  二楼房间里,一大家子人都围坐在一块儿,灯是灭的,声儿也没了,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温度开始变得比之前更低,有耳朵尖的人们可以听到楼下传来细微的碗筷碰撞声。

  超子的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落,他很想冲出去再老爹一眼,但是横肉脸和卓雄分坐在两旁压得他动弹不得。

  也许是楼上这轻微的举动惊动了什么,有人开始听到楼梯处传来碎碎的脚步声,卓雄赶紧捂住了超子的嘴巴,这声音没多久就便消失了。

  估摸着也就一炷香的时间,黑子的眼神再次回到了房顶,然后从上而下移动了一次,它慢慢的转动着自己的身子,方向开始对着村口,久久不愿回头

  查斌有种想苦笑的感觉,又拍了一把黑子喊道:“走,进屋睡觉去。”

  一直到天明,门口的大公鸡“喔喔喔”得叫起,楼上的人才试探性的打开了房门,却见地上多了一样东西也不知是昨晚有风,还是查斌没贴好,其一张符纸已经掉到了地上。

  面面相觑的发现屋子里有一串脚步从灵堂一直延生到了房门处,两外侦察兵很快便发现了家里的脚印属于两个人,其一个的范围只落在灵堂前,但不是贡品的位置,而是那个曾经母亲倒下的桌子边,这是何老的,他回来之后依旧没能忘记王夫人。

  关于楼梯上留下的那一串脚蝇超子却说这个脚印比他父亲的要大上一码。

  点燃了鞭炮,这个似平静的回煞夜算是过去了,只有查斌晓得那张符纸落地的瞬间,他几乎就差点破门而入。

  别了王鑫,在这边的事情算是真是了结了。

  之后的那半年算是最平静也是查斌这一生过的最舒服的半年,在那半年里,房子落成了,超子他们几个的事业也算是小有起色,在那一带也算混的挺开阔。

  哥几个每天晚上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倒也有那么几分快意人生那时候冷怡然常常带着小查回老家来过周末,顺便做两个菜犒劳下这群男人们,日子倒也真是舒坦。

  半年后的一个白天,超子兴冲冲的抱着一个包裹往家里赶,他把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然后关上门说是要宣布一个喜讯。

  大家见他那样,便就等着最后的结果,打开包裹一,里面是一个花瓶,超子颇有几分得意的说这玩意儿是元代青花瓷。

  午他和卓雄两人到县古玩市场准备淘点货,一个脏兮兮的老头抱着这瓶子在叫卖,超子一眼便认出这东西来,因为在北京故宫博物馆里就有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瓶子,可谓是价值连城。

  结果超子花了一千块钱便买下了对方手里的东西,两人顾不上吃饭,就急着往回赶,用他的话说,这次是真捡到宝了。

  几人一合计,准备去买点好菜,晚上好好整上一桌,对于查斌来说这些东西他没有多大感觉,在他眼里那只是一只瓶子罢了,但是这对于超子的事业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

  他们几个都围着那只瓶子可劲稀罕,那买酒买肉的事情就落在查斌身上了。

  推开大门,查斌愣住了,门口站着一排全副武装的警察,还没他开口,就已经被两个人冲上来拿住。

  有个带头涅的人说道:“小心点,里面有两个都是退伍兵,还有一个也身手不凡,不要伤了疑犯,上头有命令,只准活捉!”

  大手一挥,两排警察手持武器破门而入,里面的人们还沉浸在收获的喜悦,转眼间便已经被人包了围。

  “干什么的?”超子大声喊道。

  一把五四式手枪立刻顶在了超子脑门上,一个青年警察毫不客气的抬起一脚踹在超子身上喝道:“不许动,老实点!”

  见超子被打,横肉脸便顺手抄起一个板凳准备上,但立刻觉得身子一软便?倒在地,原来是后面一人用了******。

  “大山?你们!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卓雄也怒了,他从来没见过有这样的警察队伍。

  几乎是被枪顶着脑袋,他们三人全部都被拷了起来,然后有个年涅的男子走了进来,那些警察立刻喊道:“报告队长,赃物已经找到!”

  跟随那位警察一起进来的还有另外一位老者,他拿起桌子上的瓶子仔细检查了一番说道:“没错,这就是博物馆里丢的那一只,感谢公安同志的辛苦,为我们追回了这件国宝。”

  “丢的?不对艾这是我从古玩市场上买的艾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超子一听也懵了,这怎么就成了赃物呢?

  “少废话,全部带回去!”

  连同查斌,四个人被分别塞进了四辆车子,拉着警报的队伍一路快速飞驰,只留下村里的人们跟在后面议论纷纷。

  他们被套上头套,等再次见到光明的时候,查斌发现自己正在一件密封的房间里是一张谈判桌,桌子的对面是一张他见到过的脸。

  “是你们?”查斌又点愤怒的问道。

  “对不起了,查先生,我知道用这种方式把您请来有些不礼貌,但是如果不这样做恐怕查先生也不会过来∏艾归隐田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种事生活谁都向往啊”那个人挥挥手,查斌身边的两个警卫便一同出去了,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这么说,那只瓶子是故意安排的局?”

  “不不不,查先生,关于那只瓶子,我只知道前段时间故宫博物馆丢失了一件国宝,至于那件国宝怎么到了你朋友的手里,我就不知道了”他人的脸上闪过一丝坏笑接着说道:“盗窃国家一级物,在这个严打的年代若要追究,怕是能杀头的不过查先生和那您的那几位朋友都是人才,而且曾经帮助??我们,所以,我想只要查先生愿意,这件事根本就算什么事。”

  “我觉得你们有点卑鄙”查斌毫不客气的说道。

  “不这样,我想谁都请不动您再出山了,原谅我们,这是一个下策,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去上门拜访,只能用这种手段,请您理解。”

  “要怎样?”

  “跟我回北京,先去见一个熟人,然后他会告诉你们做什么。”

  查斌还有的选择吗?没有了,不过的确如此人所说,如果是村里的百姓请他去做一场法事,他会毫不犹豫的去,但是如果是帮他们,他半点兴趣也没有,因为他不会再拿自己的命和朋友的命去干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

  这个人正是那天在病房里还他八卦带的年男子。

  那人知道查斌已经答应了,便准备起身要走,查斌却喊道:“老王怎么样了?醒了吗?”

  “我只负责把你们带回去,其它的事情与我无关,但是我可以透露一点点信息给你,就是查先生,这件事不光是我们做的,在很大意义上也是为你自己等下会有人来带你去和你的朋友们相聚,明天一早即刻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