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零三章 破“仙”

  这脚印显然有些凌乱,并且还在逐步增多,但是没有一个能够踏入圈内,他们就像是被一群狼包围着的羔羊后生们吓得都不敢互相了,也不敢说话,就连一向胆大的铁牛也变了脸色唯独横肉脸和卓雄反倒是不怎么在乎,这些东西他们两个跟着查斌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没事的,几个孤魂野鬼,进不来的”卓雄安慰着这群初次和脏东西打交道的人们。

  查斌下了地打着火折子扫了一眼,只见周围一片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可惜光线实在是太暗淡了,以至于他只能清楚自己跟前那口大棺材。

  从兜里摸出两根蜡烛点燃插在地上,再抬头一,那些个角落里挤着一大群黄鼠狼正龇着牙齿凶狠的着自己玩意虽然鞋但是牙齿却很锋利,粗粗了一下这里恐怕有不下二三十只,要真一起扑过来,查斌估计也够呛。

  这种传说能有点通灵的畜生最是喜欢出没在老坟里,他们能打洞,而且生性残暴狡猾,其有几只体型略大几番跃跃欲试想来攻击这个擅闯自己地盘的人类。

  查斌本不想去招惹这些东西,他要做的就是启开眼前这口棺材便是,可没想到他的手才搭上棺盖,有几只黄鼠狼就立马冲了上来查斌连忙闪开,那手一离开棺材,这几只黄鼠狼便又退下来,只是背上的毛全都竖了起来,这是一种警告,它们不让查斌碰那口棺材!

  这人和畜生就这么僵持着的时候,查斌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熙熙攘攘的人在说话的声音喝狗叫声,抬头一,却见几道光柱照了下来,有个声音在上面喊道:“斌哥,你怎么样了?”

  是超子!

  原来村子里的人见他们上去一整天了还没个动静,老村长也急了,赶紧通知了村里的一批常在山上活动猎户进山找人来了超子听说他们还没下山,也急了,非要跟着上山找,听说查斌一个人下了地,劈头盖脸的就训了卓雄一通。

  几只猎犬在黑子的带领下,一顿狂叫,那些石灰上的脚印再也没能多起来了,想必这人一多,阳气就足,也把那些个东西都给赶跑了。

  这会儿他已经和几个猎户还有卓雄先后下了洞了,猎户们下地一,好家伙,这么多黄皮子,顿时头皮都开始发麻了,他们平时什么东西都敢打,唯独这玩意儿从来不愿意碰。

  超子还带来一个消息:“斌哥,村长说胡长子的油灯烧的越来越暗了,怕是快不行了。”

  “你们来了也好,撬了这棺材一便知”查斌说完就要去翻那棺材盖,几只黄鼠狼急了,猛的就往前冲来,那些个猎户虽然手里端着枪,可就是没人敢动手,毕竟三年前的那个教训谁都知道。

  但是那些黄皮子这次恐怕失算了,这里面不仅有一个人不知道这事情,而且还是个杀神投胎的。超子见一群小畜生也敢来凶,抢过身边一猎户手上的枪,“呯”得一下轰出去,震得整个墓室顶上尘土飞溅,当场就有三只黄鼠狼就被打烂,还有几只受伤的正在地上挣扎。

  “何少爷艾这些东西打不得艾要遭报应的啊”那个被超子抢走猎枪的人哭丧着脸说道。

  “报应?”超子这脾气一上来加上何老又刚走,心里正憋着一肚子气,迅速的从那猎户身上摸了几发子弹下说道:“既然要报应,那爷爷今天就端了它们的老窝,杀它个片甲不留!”来抬手又是一枪,把那几只正往回爬的黄皮子一同给送上了西天。

  剩下的那几些黄皮子被打懵了,一个个愣在那里不敢动弹了,同伴的鲜血刺激着它们的神经,死亡始终是最大的震慑,不管是对人还是动物。

  超子把枪扔给卓雄说道:“瞎子,你拿着,要是还敢上来就干死这群畜生,我去帮斌哥开棺。”

  几个猎户连连摇头,这城里长大的娃娃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连黄大仙也敢打!

  卓雄拿着这杆大杀器站在查斌身边,剩下的黄皮子哪里还敢动,只好眼巴巴着那棺材被一点一滴的开启。

  打开棺材一,里面乱七八糟的充满了干草和破棉絮,甚至还有塑料袋。

  查斌可傻眼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墓少说也得有个几百年,怎么能有这些玩意儿呢,单凭那些角落里堆着的瓶瓶罐罐,超子就知道价值不菲,棺材里面怎么这么狼狈呢。

  查斌带上手套慢慢的揭开那层破棉絮发现下面竟然有几只粉红色的小东西还在蠕动着。

  “小黄鼠狼!”查斌惊奇的发现这层破棉絮下面居然有一窝刚出生的小黄皮子,怪不得它们这么紧张呢。

  “一窝端了!”超子准备拿枪来打,却被查斌拦住了:“不要乱杀生,动物也有灵性。”

  “是这玩意搞的鬼?”超子有点不相信这种小动物也有如此能耐。

  查斌没有回答,准备再掀开一点被子,因为他已经见了那层被子旁边露出的头发丝,这下面肯定还得有人。

  正欲动手,只见一个白影嗖得从棺材里面一射而出,径直扑向了查斌他哪里料到还有这样的情况,一个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喉咙一痛,然后拼命挥打着拳头。

  一只硕大的白色黄鼠狼死死的咬住了查斌的脖子,他甚至能感觉到血液从喉咙里被吸出的声音,与此同时,那些原本愣着的黄皮子也跟发了疯似地向人群冲来。

  卓雄带头打响了第一枪,余下的那些个猎户一要出人命了,也顾不得那些诅咒和报复的传言,纷纷开起枪来。

  虽然黄皮子不能抵御子弹,但是它们身手敏捷,还是有几只成功窜到了人身边,一个个直取喉咙,一时间人和黄皮子陷入了肉搏战黄皮子凶狠的撕咬声和人们的痛叫声顿时在下面乱成了一锅粥。

  当超子替查斌拧断那只黄皮子的喉咙时,战斗已经结束了,所有人身上都挂了彩,这种似弱小的动物实在是凶猛的要紧。

  此时的查斌脖子上被咬破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洞,超子紧急查还好没咬到动脉,给临时做了止血包扎便要背着查斌出去。

  可是查斌却不肯走,喉咙那的伤口痛的他几乎不能再说话,走到那棺材旁边也不管什么讲究了,双手抬着那棺材用力往边上一番,轰隆一下里面的东西散落了一地,其一具已经干瘪了的尸体也被滚落了出来。

  走过去一,那尸体的涅哪里是人,虽然脸上的肉已经萎缩成了一层皮还粘在骨头上,但那个嘴巴确实尖尖长长的,还有几枚非常锋利尖牙露在外面,眼睛也和正常人不同,是那种典型的狐狸眼。

  要是单单把这个头给拧下来,让一百个人,都会说这是一只特大的黄鼠狼可这具尸体偏偏有手有脚,还穿着人的衣服,这立马就让查斌明白了,这恐怕就是传说真正的“黄大仙”了。

  王庄那地方的人口也多半都是天平天国运动之后迁过来的,所以关于之前的历史谁也不知道,也有人从自己地里面刨出个瓶瓶罐罐,其超子收的那个玉石件也是当地村民从田里挖出来的。

  据说解放后,这儿也曾经弄过平坟还地的运动,就现在王庄不少人家的地基下面那都是老坟子叠着老坟子,露出地表的基本也都在那个年代被后迁徙过来的人们消灭光了,这也足以说明以前这块地曾经有着大量的人口,只是后来才消失了,那这个鬼地方是不是出过一个“黄大仙”,也就更加无从考证了。

  查斌认定基本就是这个东西在作祟,至于这种人是怎么来的,他也不知道,着这群黄鼠狼在他的庇护下倒是成了灾,加上这块地方做坟山绝对是要断子绝孙的,今天把这窝黄鼠狼给端了,也算是应了这块风水。

  超子觉得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碍眼,便打算一并拖出去烧了,免得再祸害人,就拿根绳子准备去系住它的脖子。

  这小子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喜欢骂会儿他一边吊着这尸体,嘴里还是那么不干净,唾沫星子横飞,其有一滴恰好就溅在那张丑陋脸的嘴巴尖山。

  干完这个,超子把身子一转,就准备拖着它出去了,这一群被咬伤的人还得下山去医院打针呢,可呆不起了。

  超子非要留在最后一个走,一个劲的催着查斌上去先等到查斌爬上绳子了,他这才“嘿嘿”一笑,嘴里嘀咕道:“敢咬你超爷,说过让你断子绝孙就肯定一个不留!”原来这小子是惦记着那窝小的还没被宰掉,战场上的经验告诉他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刚想转身准备走,超子只觉得背后有人把手给搭在了他肩膀上,后颈脖子上还传来丝丝凉意,这里可就剩下自己一人了,那背后的是?

  超子的额头上顿时冷汗开始往外涌了,他知道自己这是被鬼搭肩了!

  被鬼搭肩,决计不能回头,一回头就得出事,这是查斌常常说的,超子也记得,但是查斌可没说过被鬼搭肩了不准说话。

  “斌哥!”超子在下面一声大叫,查斌正要出去了呢,低头一,好家伙超子身后那具古怪的尸体居然站在那儿他哪里还来得及考虑,猛的向下滑去,那手掌和绳索之间的摩擦带来了大量的热量,瞬间就破了皮。

  但是还未等查斌落地,超子已经摇摇晃晃的和那具尸体一同向地上倒去!

  其实被鬼搭肩是不能这么喊的,这么用力一喊,那阳气便立马给泄了出去,刚好给后面那主有着可乘之机。

  查斌见超子招,那心里自然是一股无名火涌起,直接从八卦袋里翻出一枚灭魂钉狠狠朝着那“黄大仙”的脑门子拍去。

  灭魂钉是何等的凶戾,那“黄大仙”顿时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原本蜡黄的皮肤瞬间就开始变黑,连在一块的头颅也发生了轻微的“咔嚓”声,这是里面的骨头断了。

  查斌再翻出八卦镜往那尸体上一照,一个朦胧的人影显现了出来,并且开始慢慢的变淡,一直到消失不见,魂被打散了,升仙的美梦也就没了。

  超子这算是着了道了,这“黄大仙”一去,他过了没多会儿就醒来了,非要去灭了那群小的,最后还是查斌劝阻,这老的没了,小的自然也活不成了,不要再杀生了,他才肯悻悻的离去。

  等再回到上面,天色已经完全是漆黑了查斌让超子和卓雄带着后生们和猎户先下山,他还得办点事。

  “黄大仙”一死,这收魂的事情就好办了,等到那群人一走,查斌把那些原本分散的尸首一样样给重新找了出来,放到一口小棺材里,然后重新给埋了起来,剩下的那些纸糊的都被他一把火并同多余的棺材给烧了,然后带着黑子最后一个回到村里。

  第一波人回去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消息,胡长子已经醒了,只是叫着肚子饿,他媳妇正在给他下面条等到查斌下山,胡长子已经吃了三大碗面条下了肚,听说是这位先生救得自己,硬要下床给他磕头,却被查斌阻止了。

  村里头包了一辆面包车,拖着这些受伤的人赶紧直奔县城打针消毒去了等到再回村里,已是大半夜,查斌刚刚躺下,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孩便出现了,朝着查斌又是作揖又是下跪的,折腾了好久才肯离开,想必是赶去投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