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零二章 黄大仙

  “这里面埋的肯定是宝贝。”

  “我猜是骨灰。”

  “哪有这么高级的骨灰盒,肯定是陪葬的宝贝。”

  一群后生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可查文斌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下葬的盒子怎么会是开的呢。

  一大群人把查文斌围在中间都等着看最后的结果,那盒子被轻轻开启一条缝的时候,有胆小的人立马缩到了后头,好奇心与害怕在每个人的脸上写的是那样的分明但是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大概所有人都不会猜到会是这样。

  当查文斌完全打开盒子的时候,里面放着一匹金黄色绸缎,绸缎的一头隔着一枚绣花小枕头,上面还盖着一床大红色的小被子,被子上绣着是童子送仙的美好图案如果按照摆设来看,这真的是一口棺材,但是里面睡着的却不是人!

  “黄大仙!”有一后生喊了出来,接着便立马跪下了在那狂磕头跟着有另外几个后生也双腿开始发软了,以为自己创下大祸,哆哆嗦嗦也跟着下跪了还有几个后生则为了表示自己不信邪,硬挺着,但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这盒子里面埋的正是一只黄鼠狼!照说这批二十来岁的后生,是不会对这种东西害怕的,但确实是有一段真实的事情刺激了他们的神经查文斌又轻轻把盒子给关上,准备告诉他们没什么黄大仙,这只不过是有些人玩弄的鬼把戏,但是铁牛却把查文斌给拉到了一边说了这么一件事。

  铁牛说:“我们村里黄鼠狼一直挺多,过去常有谁家的鸡和鸭被咬死,因为这畜生狡猾的很,所以也老拿它们没办法,会打猎的人都说不愿意打这东西,说这玩意儿邪门的很后来没办法,只能家家户户都养狗来提防,山区多野兽也是正常的有了狗,黄鼠狼来村里祸害的次数确实是减少了,但也就是三年前,村里出过一件事,这帮孩子都知道。”

  铁牛又指了指那第一个下跪的后生嘟嘟嘴说道:“喏,就是他的表叔出的事儿他表叔原本也是村子里一好劳力,扛着二百斤的东西能走三里多地都不歇他们家原本也养了条狗,不想给村子里毒老鼠的人给药死了,也就没继续养了。

  后来他们家就开始遭黄鼠狼了,先是一窝小鸡全部被咬死,后来就开始咬母鸡,他表叔这人跟我一样不信邪,就弄个陷阱,过了几天还真让他抓到一只。

  他心里那个狠,立马连笼子一块儿丢到了村口鱼塘里,把这东西给活活淹死了那张皮子被他给剥了下来用钉子钉在墙上晒干,据说有人收这东西,能换五角钱,结果没有几天他表叔就开始发疯,他们家人都听到一个女声从他嘴里传出来,说什么:“你把我害死了,我就让你受苦受罪之类的”,之后就开始用头撞墙用手把自己身体抓的鲜血淋漓的,最后还用刀子的去割自己的肉,他家人只好把他绑在床上,他就用非常大的力撞床板那会儿还不认识你,他们家找了好多人看也没效果,有先生说是得罪了黄大仙,后来足足受了一个多月的罪,在一天晚上把绳子给崩断了跑了出去等家里人找到的时候,他表叔的尸体正漂在村口的鱼塘里,捞起来的时候,大家才发现他表叔的手里死死的拽着那张黄鼠狼的皮子。

  后来村子里的人觉得邪乎,就把那口鱼塘给填了”说到这儿,查文斌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儿,他的师傅曾经跟他说过在民间有一个说法叫做“南茅北马”,说南方人驱邪这一块主要是道术,特别是茅山派,他们的正天道就是属于茅山派的一个分支,但要说北方那就得是出马仙了。

  虽然查文斌不懂什么叫做出马仙,他也没见过真正的出马仙是什么样,所以不敢确定这种类似于萨满教的信仰有多大用,但是他知道巫术这种东西的存在,确实有它的根据道家里头有很多东西也跟巫术有一丁点的挂钩,比如用冲符水饮用就能驱邪。

  中国古老的文化实在是太多了,真正懂得这些道门又何止他正天道一家,只是传承下来的越发少了不懂但也不代表没停过说,这民间自古有五仙的说道,多半人和动物之间发生的那点邪门事都是跟这五仙有关,也称为:狐黄白柳灰,分别是狐狸黄鼠狼刺猬蛇和老鼠一来可能是这些个动物常常出现在人类的活动范围内,不免会沾染些人气,所以关于这些动物的传说是非常多的,在各种古代小说里也是登场的常客。

  当然查文斌对于这些东西的因为不懂,索性也就不解释了,他只能按照他能懂的东西来处理这件事人能修道成仙,那也不排除动物有这个能耐当然了这个黄大仙,在道教中也是有的,名叫做黄初平,被封为“养素净正真人”,号黄大仙,故号称“赤松仙子”,在南方还是非常有名的,香港就有个黄大仙区但跟这个黄鼠狼的黄大仙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查文斌心想不管作乱的是人还是动物,这等邪恶的东西那都不是什么善类,他是不会怕什么黄大仙来报复的,你若敢来,大印伺候,废了你那百年道行便是等到再回到那盒子边便说道:“都起来,没什么黄大仙,一只害人的东西罢了。”

  定睛一看,那盒子里哪还有什么黄鼠狼,空空如也“跑了?”

  铁牛不可思议的看着空盒子说道,“莫不是真成仙了吧?”查文斌拿起那下面铺着的绸子仔细一看,里面还有不少新鲜的泥土,刚才都被盖住了卓雄愤愤的拿起那盒子使劲丢到了地上骂道:“想必是这畜生那一晚跑出去叼了个骷髅在作祟,这坟肯定被它开了洞眼平时进出,这盒子就是它的老窝用来睡觉的。”

  所有人都认为是这只黄鼠狼在作祟,可查文斌却不那样想,黄鼠狼再厉害也只是个畜生,而这片地方不是人力绝不能为“接着往下挖!”

  查文斌说道“还挖?这不就是个黄大仙的坟么,扰了黄大仙,我们都要遭报应的”那个跪着的后生哭丧着脸说道查文斌跳下那大坑,捏了一把土放在手里搓搓,发现这下面的还依旧是五花土,证明这下面的土还是被人动过了重新填埋进去的,说道:“只管挖,别管什么黄大仙,一只畜生能有多大能耐,就算成了精那也是只畜生罢了,这个地方是按照严格的阵局布下的,黄大仙再神也做不到能搬出童子接引阵,我估计这只黄鼠狼八成就是个守陵的,如此看来我们才挖了一半,还得继续。”

  铁牛听查文斌这么一说,他本来就不信什么黄大仙,第一个拿起锄头跳了下去,横肉脸和卓雄也先后拿着稿子挖了起来,唯独那群后生这会儿又蔫了,一个个铁青着脸看他们继续这坑要说深,那还真有点查文斌检查着运送上路的土,没看一眼便说道:“还没到底!”

  一直挖到下午三点多,太阳都快下山的时候,凭借这三个人肉挖土机已经下去八米多了。

  当卓雄的镐头砸到一块青砖的时候,他们这才算是真正踏入了这该死的墓穴第一步随着一块块的砖头被取出来,一个大黑洞渐渐露了出来,今天也没带什么照明设施,查文斌只好点了个火折子丢了进去,正巧就丢在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材边上上面的人着眼一看,还下面还真是别有洞天,那群后生哪里见过这种架势的墓,心里那个后悔,早知道就不嚷嚷着上来看热闹了现在这地步,他们是没得选择了,走也不是,马上就要天黑了,谁敢说能好着走下山,胡长子的例子放那儿呢,下,谁有那胆子在乱葬岗里过夜?

  因为也没带登山索,查文斌只好让卓雄砍了些藤条之类的捆在身上,他决定要亲自下去探一探算算时辰是不多了,查文斌从兜里取出一把白石灰,在那地上撒了个圈,以圈为圆,用石灰画了个八卦,把那掌门大印丢在阵中间说道:“我上来之前,你们都留在这圈里,不准出圈一步。”

  那些个后生争先恐后的往圈里钻,卓雄想要跟着下去,却被查文斌阻止:“你在上面看着他们别乱跑,我去去就来。”

  查文斌背着乾坤袋就慢慢下去了,本来这儿就晒不到什么太阳,这个时辰,林子里已经挺黑了,一群后生在圈里一个个不敢动弹,只盯着那大印干瞪眼,见天色已晚,便点了火把插在边上,淡淡的火光把这几人照的有一丝温暖。

  其中一个后生无意中的一瞥然后“啊”得一声大叫扑倒卓雄怀里瑟瑟发抖,那后生小声的说道:“哥,你看那圈圈上的脚印。”

  卓雄定睛一看,果然不知何时查文斌洒下的石灰上无缘无故多出了一排脚蝇无意列外的是所有的脚印都是脚尖向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