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零一章 盒子

  “都住手!”查文斌嘴边还冒着夹杂着血色的泡沫,这种伤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受了,道法这玩意儿掌握不好火候或者是被打扰,是非常容易受到反噬的鬼力非人力可比,人只能去通过引导的方式来调动鬼力,但一旦这种引导失败就会脱了缰的鬼力反噬,这和人用一根皮筋去拉动重物一样,若是这皮筋被切断了,便会狠狠的反弹回来砸到人的脸上卓雄带着一丝怨恨看着那后生,重新站到查文斌的身边扶着他。

  查文斌带着一丝歉意看着那后生说道:“别见怪,我这兄弟是个急性子,心地不坏。”

  见查文斌来给自己赔不是,那后生不觉得也自己脸上一红,他是知道因为自己的莽撞才让这位道士受了伤的,心里也非常过意不去,赶忙道歉说:“是我不好,没有听你的吩咐偷偷瞄了一眼,可那也是因为听见那声怪叫,以为出啥子事了。”

  铁牛见他还想为自己狡辩,那蒲扇大的手掌又举了起来,被查文斌连连阻拦:“别怪他了,确实刚才我见着一只大鸟在关键时刻袭来,看样子要聚这娃娃的魂,还得先破了设局的人。”

  “鸟?哪来的鸟?”铁牛见这林子四周都是空荡荡的,并未看见有鸟儿存在,但黑子却一直警觉的盯着空中,两只眼珠子不停搜索着“应该是一只老鸹,这种乱葬岗里是它们最爱呆的地方了。”

  查文斌虽然没看清那大鸟的全部,但在那一带这种被人叫做老鸹,也就是乌鸦的鸟向来是被农村人视为晦气的东西,因为乌鸦还有一个别名:报丧鸟。

  “我有这个”有一个后生怯怯的从腰上拔出一件东西,顿时一群后生都开始大笑起来,原来那后生拿出了一把弹弓,在众人的哄笑下他接着又从兜里掏出一把泥弹来不好意思的说道:“喜欢打鸟,随身带着的。”

  “那就先掏了正主的,把个娃娃葬在这儿,用水银封魂,这个人实在恶毒的要紧。”

  原本收了这娃娃,查文斌打算把他给送走,那样被他勾去的胡长子的魂也就自然而然的解开了,这事也就这么过了这里面的门道他也是听过的,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埋上童子,不懂的人以为是陪葬的,其实这是用来做接引童子的设局的人肯定是懂行的,幻想自己死后能够成仙,需要童子来接引,但若就是这样埋上一个娃娃,死后便会魂归大地,哪还能有童子?

  于是便设计下这么个恶毒的办法,把尸体分解,分别用水银封赚然后再以纸造假躯壳,误让那娃娃以为自己身体是完好的,便安心呆在这里。则那娃娃已经被分成了四个部分,查文斌可以判断出当时的手段残忍,这个娃娃不是一次性死亡的,而是慢慢被折磨而死先砍去这娃娃的手脚,然后想办法续命,保证人不立刻死去,然后装进人形棺材里,让手脚每个部分残存了一部分魂魄,最后才开始取下头颅,因为七窍被水银所封,所以魂魄不能出窍,这娃娃装在人形棺材里又以为自己尸首尚好,并不会对主人心存怨恨只是因为魂不能聚,也不能散,便一直呆在这儿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残存的魂魄在人形棺材的作用下,就等于有了四个童子,这应了那句四方童子来接引,又可以保证这童子永世存在,不会灭亡因为孩童是顽皮的,所以胡长子路过这里,被那娃娃某一部分的魂魄看到,便就去勾了他的魂,自己附了上去想必是设局者发现了童子少了一个,局不能成立,所以大为光火,弄了个调虎离山之计把他抓了回来。

  不过这地方看似一个乱葬岗,其实也是设局者刻意所为想必地上那些坛坛罐罐和棺材都是道具,那些林立的坟包里只有一个是真的墓主人,这么做无非就是设置一个假象:一来是用作掩盖自己真正的墓,二来是告诉他人这里是乱葬岗,最好别进来因为大多数人看见这些东西都会自觉的退出,怕沾了晦气,而盗墓的一看乱七八糟的乱葬岗,想必就是个贫民墓,也不会下手,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高超的伪装术和防盗术。

  “现在看来,胡长子的老爹是进错了地方,才会被他爷爷打死”查文斌说道,“没有一个妄图成仙的人会选择滥杀无辜,那样只会招来他人的报复,可能是当时他们在打猎的时候碰到了禁区,那人不得已下了死手才要了他的命,就像刚才那只老鸹一样,与其说是要我的命不如说是一种警告。”

  “那怎么办?我们要撤吗?”卓雄问道查文斌说道:“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成仙,只不过是妄想罢了娃娃倒是挺聪明,到现在也没把胡长子的魂给放出去,我想这就是他想告诉我的,让我解开他,他才会放了胡长子。”

  既然这是一笔他和那个小鬼之间的交易,那么现在交易的筹码在那娃娃手上,查文斌还有的选择吗?拿出罗盘,查文斌开始用步子丈量整个乱葬岗,既然是按照阵法来布的局,就一定找得到那个坑所在的位置,最终他的脚步汪在两个坟包的中间,那里长着一棵歪歪扭扭的野柿子树,因为这儿常年照不进阳光,所以这树的长势非常差。

  “应该就是这里了,这棵树肯定是后栽的,所以比四周的树都要鞋这家伙真的挺隐蔽的,连个坟头都没有,又怕后人找不到,弄了棵树,大块头兄弟,就在这儿挖。”

  说着查文斌用七星剑在地上圈起了一个大致的范围横肉脸提着锄头便走了过去,先是顺手一掰,那棵也不知道几百年了的柿子树立刻应声而断,被他丢在一旁,抡开那肌肉膀子一顿猛挖,只听见“铛”得一声,地面上火星一窜,把横肉脸的虎口都震的发麻。

  “这下面是石头”横肉脸拨开表面那层黄土之后说道。

  难道自己推测有误?查文斌赶紧跑过去一看,捂着还有点痛的胸口说道:“挖对了,这是块墓碑,这家伙为了隐蔽,连墓碑都一块儿埋下去了,你们去帮帮忙,把这东西给撬起来,下面肯定就是正主。”

  他稍稍往后退了几步,其它几个后生在铁牛那要杀人的眼光威逼下,只好也加入了施工队,在一大群人的合力下,发现这还真是一块用巨大麻石雕成的墓碑,得有上千斤帮子人用了吃奶的劲才给挪到一边,之间那墓碑上没有刻字,反而画了一幅图,图案正是四个接引童子跪坐在地,目送他跟着一头桥鹿的神仙腾云而起铁牛朝着那墓碑。

  “呸”了一口痰骂道:“就你还想成仙!”只听见“哇”得一声,那个黑色影子又不知从哪里突然窜出,速度极快的迎着铁牛飞去,看样子目标是冲着他的眼珠子。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咻”得一尸那只老鸹在空中身子一颤,接着便扑腾着翅膀开始往下掉黑子早已对这个讨厌的大鸟怒不可遏,只是自己够不着那高度,这下机会来了机会放过?

  还没等那只老鸹落地,黑子便一声怒吼,身子朝天一跃,连同那肚皮都朝了上,两只前爪一把搂赚张开大嘴一口咬赚落地之后,它便跟疯了似地叼住那只可怜的大鸟在地上狠命撕咬,没一会儿那只老鸹就跟破抹布被它给撕成了碎片。

  众人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个后生手上举着的弹弓还没放下,嘴里喃喃说道:“我居然打中了。”

  铁牛高兴的拍了他一把,让那后生不禁双腿一曲,哈哈说道:“好小子,有两手,等回去了,牛哥请你们吃猪下水。”

  “好!”那群后生被这么一激励,又来了兴奋剂,一个个又开始卖力的挖了起来这坟藏的够深,挖起来的土都够堆起四个坟包了,才勉强见到底,这里面埋的根本就不是一具棺材,而是一个半米长的盒子,但是做工却非常精美,上面还有墨玉镶嵌,查文斌取出来一看,木料应该是紫檀“该不会也是个娃娃吧?”

  “不是,人绝对不会用这么小的东西”查文斌让众人稍稍走开些,把那盒子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地上,盒子上有一个活的锁扣,但是让查文斌诧异的是这锁扣的状态不是关着的,而是打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