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章 反噬

  “空的”当查斌接触这具小尸体的腹部瞬间便发现了这孩子的肚皮上一按便马上瘪了下去。

  处于谨慎,他从卓雄那儿要了一把匕首,缓缓挑开寿衣上的纽扣一颗两颗,当匕首把衣服向两边拨开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孩子的腹腔空空如也,整个上半身全部是用稻草填充,头上用一根木棍支着个纸糊的娃娃头,难道这是个疑冢?

  可是他的两只小手还露在外面,怎么都像是个人的手臂,查斌捏了一把,隔着衣服还能触摸到一丝肌肉的弹性。

  “得罪了!”查斌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把那娃娃衣服往下一脱,所有人都呆了具尸体根本就只剩下了两条光溜溜的手臂,头颅身躯还有双腿都已不知去向,也没留下任何遗骸。

  他小心翼翼的把那两只手臂轻轻捧了出来,也不过就四五岁左右大小的孩子,手腕上还带着银镯子,整条手臂是从肩膀处被切断,伤口进行了缝合,而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斑点,触目惊心。

  “这是?”卓雄捂着鼻子问道。

  “水银斑”查斌都觉得自己的眼泪快要流出来了,这是一种极其残忍的殉葬手段过去有些权贵用童男童女来陪葬,便让这些孩子在短时间内迅速服用水银,通过血液循环,这些水银走遍全身,同时也会立马导致这些孩子毙命,但是却能保证尸体不腐,让他们永生永世服侍着自己,满足这些人的变态心理。

  查斌将那两截小手臂放在棕卷内悄悄包好,搁在了一边,然后说道:“还得挖,我估摸着这娃娃的身子一定是被散落在这些坟里。”

  “不挖了,我们不挖了,再挖下去恐怕会被它怪罪的”一个领土涅的后生结结巴巴的指着那散落一地的寿衣说道,其它后生则纷纷附和:“不挖了,我们要走了,这地方谁敢呆。”

  查斌这人向来不喜欢勉强别人做事,但这批人真的不能先走,也只好说道:“那你们就站在我们边上,别乱动也别乱跑”然后转向横肉脸说道:“大块头兄弟,一会儿还是你来吧,早点干完,咱们就早点下山。”

  横肉脸非常鄙视的接过一后生手上的锄头,朝着手掌心呸了点口水,这才发现满地都是坟包,“这,斌哥,我该挖哪个翱。”

  “那个还有这个和这个”查斌拿起罗盘在这乱葬岗里走了一圈,迅速指定了剩余三座坟墓说道。

  “好叻!”横肉脸扛起锄头,一时间真的是黄土遮天,他这台人肉挖土机一旦开动,效率可顶的上五六个后生,把那一群人是得目瞪口呆。

  “有了”当第二口棺材出土的时候,横肉脸喊道。

  查斌让卓雄和铁沤人负责把那口棺材搬到自己跟前,然后又让横肉脸去挖剩余两口,自己则要着那群蠢蠢欲动的后生,生怕他们就胆小跑了。

  当剩下的三口人形棺材依次摆在自己跟前的时候,查斌又把那两只小手放到正间,然后在每口棺材的前面地上都立了个小土锥,取出四根长香来,依次点燃,每个土锥上面都插上一根,以小手为心,四散开来。

  查斌轻轻说了一句:“所有人都背过身去,不准回头,等我说好的时候才可以转过来。”

  这群后生哪里晓得他要干嘛,他们只知道这个道士肯定是要做法了,这会儿对于****法事的兴趣已经超过了心底的恐惧,不过这道士身边那两人似都不是什么善茬,所以也只得听话乖乖转了过去。

  查斌从怀里取出一张黄纸,用最快的速度沾上朱砂,在纸上画了一个娃娃的图案,取出那柄祖传大蝇朝着娃娃身上按了个印章,不偏不倚的刚好将整个画像都包围了进去,然后又迅速把这个娃娃的身体撕碎,按照头颈身子双腿和双手分成了四个部分然后向天一撒,四个纸头纷纷扬扬的落向地面。

  其有一张纸头落在了那只包裹手臂的棕上,另外三张碎纸分别落在了其它三口人形棺材上查斌嘴开始念道:“荡荡游魂何处留,惊虚异怪坟墓山林,今请山神五道路将军,当方土地家宅灶君,查落真魂≌回附体,筑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天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查斌的右手手掌向内举起,四根手指开始不停的挪动,除去棕上的一纸,其余三片纸头开始慢慢移动,先后跌落到了地上,并且逐步向间靠拢再细细一,原来是他的手指上还有一根头发丝般粗细的线捆在手指上,另外一头穿在四张碎纸上,这这头一动,那边的纸就和皮影戏一样开始动了起来。

  若紧紧是这样,他也就不是查斌了,这种招呼手上灵活点的人都能玩的起来,但是还有一样东西就不是人力所能操控的了。

  随着那几张碎纸开始缓缓向间合拢,地上的四根香原本都是各自一柱青烟升起,此时那烟道却开始弯曲,隐隐也竟然向间开始聚拢起来查斌的额头上开始冒汗,手指每一次的拉动纸片都像是要付出极大的力气,在几次挣扎之后,那张纸片已经就要完全贴合??而那四柱香也要四合为一之时,不知从哪儿传来“呱!”得一声怪叫,一个巨大的黑影直扑查斌的门面而来。

  他哪里来得及闪躲,这一击来的太突然了,也没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便左手拔出七星剑来挡,只听见“铛”得一声金属碰撞声,一道黑影从查斌的头顶掠过他只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痛,用手一摸才发现,一手的鲜血,但是右手依旧没有停止,眼这张被他撕碎的纸就能在地上重新拼接起来了。

  黑子开始疯狂般的朝着头顶的树林开始狂叫,它焦急不安的围着查斌身边转来转去,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虽然盯着空有一个后生,没能憋赚他想着后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就那么回头了一眼,他只到棺材前方有好大一缕青烟直冲而起,却步腾空,只是在那儿四下翻腾,他觉得很是惊奇,为什么这烟不走呢,便“咦”了一声。

  就是这么一声“咦”,那本来已经聚成一团的青烟立马散开重新分成四股,而查斌手指上已经绷的紧紧的线随即发出清脆的“砰砰砰”声纷纷断裂,他原本已经张红的脸上一口鲜血涌出,整个人往前一趴,一头栽倒到地。

  那后生吓的“啊”得一声尖叫,所有人都几乎同时转过身来,卓雄一把抱起查斌便要往山下赶,他却摇摇手示意把他放下,然后捂着胸口艰难的问道:“刚才,是谁,转过来了?”

  卓雄鹰一般的眼睛迅速扫过众人,其一个后生不自觉得往后退了几步,卓雄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他的领子一把就从人群里把他给拖了出来,吼道:“是不是你!”

  这后生哪里见过这阵势,但他也是个要面子的人,嘴上还不认输,说道:“是我又怎样,又不是我把他弄成这样的。”

  卓雄原本手上的拳头已经捏的“咯咯”作响了,听他还在犟嘴,心里头那叫一个火,不由自主的便把拳头提到了半空,那后生只觉得后脑勺一疼,接着便是眼冒金星了,原来不等卓雄动手,旁边的铁牛已经把自己那蒲扇大小的巴掌狠狠扇到那后生的脑袋上大骂道:“再犟嘴,你牛哥把你塞进那棺材里!”

  铁赔个杀猪匠,那力气自然不是盖的,本身自己杀气就重,加上平日里在村子里就是个横惯了的猪,他这一发火,其它几个想说话的后生哪里还敢动,一个个全老老实实站在那儿双腿打颤了,因为旁边那个比铁牛块头还要大,就像个人肉坦克般的横肉脸手里已经多了一根大碗口粗细的树干,谁都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朝着自己抡过来,因为刚才他可确确实实是硬生生的就把身边这棵小树给掰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