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七星续命

  何老和王夫人是合葬墓,样式也简单,就用几块水泥砖码了个土包,两边修了排水沟土是上好的黄土,查文斌抓了一把黄土细细洒在停在骨灰盒上,喊道:“入土!”

  接下去便是超子,然后其它亲人一起按照顺序都在地上抓了一把土放洒在何老的骨灰盒上。

  查文斌见吉时已到,小心翼翼的捧在骨灰盒,送入了那小小的坟墓里超子死活不肯,硬要去抢,被卓雄等人死死拉赚一场生离死别的人间悲剧着实让人的眼泪成了最好的表达工具。

  入了墓,孝子孝孙们便开始最后一次的烧纸上香,过了这一次,就得等新年晚上才可以再上山了挑上来的几箩筐的元宝都被人们抢着点燃,查文斌默念道:何老,您就安心上路吧。

  现场只留下几个泥瓦匠负责最后的封墓,其它人便又结着队哭哭啼啼的下了山查文斌一个人监督了最后的施工,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他还独自一人呆在那儿,或许他也想多陪陪这个忘年之交吧。

  查文斌再次回到村里,天已是大黑,摸到王家简单的吃了碗面条便要求去睡会儿,也跟卓雄打了招呼,十一点左右叫醒他超子因为这几日悲伤过度,这会儿已经让村里的赤脚医生给挂上了点滴,好歹供点营养。

  到了时辰,查文斌起床,沐浴更衣,从头到脚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去胡家,那儿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办。

  刚刚经历了大丧的王庄,家家户户都睡的比较早,这些天也确实忙坏了村子里安静的很,天上布着厚厚的云层,见不得半点星光,就连虫子们的叫声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和卓雄两人做伴摸到了胡长子家里,家中一个人都没有,那胡长子的婆娘因为害怕,早早就带着小儿跑去了娘家,还未走近,就听见那两个大汉爽朗的笑声和酒杯的碰撞。

  查文斌推门而入,横肉脸和铁琵喝在兴头上,满脸通红的不好意思站起身来想解释,却被查文斌笑着打断了∨飞和李逵哪个不好酒?若是喝了酒的张飞只怕比清醒的时候还得猛上三分,这不胡长子已经和小猫一般蜷缩在被子那头一丁点的声音都不敢出。

  “白天有什么异常吗?”查文斌问道。

  “没有,就是没吃饭,俺们喂他吃,他躲都来不及,就跟这睡了一整天了”铁牛答道。

  查文斌笑着说:“你们两个先回去休息,卓雄你在门口守着别让其他人进来,刀子还留在这儿,铁胖弟你明早再来取。”

  两个大汉“哎”了一声,互相搭着肩膀摇摇晃晃的不知道是不是又准备继续找地方去喝酒了。

  等卓雄退出去之后,查文斌立马收起了笑脸,而胡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坐了起来直视着查文斌。

  两人就这么互相盯着对方,过了好一会儿,率先开口的还是查文斌:“好玩吗?要是玩够了,就可以走了,过些天我会上你那儿。”

  胡长子咧嘴一笑,喉咙里发出一阵“咯咯咯”的清脆笑声,然后摇摇头,朝着查文斌做了一个鬼脸。

  查文斌无奈的摇摇头,从那已经修补好的八卦袋里掏出一枚不起眼的小疙瘩朝他晃了晃,然后又拿出了一枚符胡长子立马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涅,就跟拨浪鼓似的连连摇头。

  “那你还不走,难道要我送你吗?既然离了人世,早点投胎才是正道,你在这儿逗留,只会害人,我念你年幼才网开一面,但这人鬼的规矩不可乱”查文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右手慢慢搭到了七星较,只要此刻的胡长子稍有不从,七星舰马出鞘顶着符纸就会烧过去≡从这几件事后,查文斌只觉得自己的道行和之前已经大有不同,他也说不上为什么,以前做了一场法事得休息一个星期人才能缓过劲来,可现在只要碰见这些脏东西,他就跟打了鸡血一般兴奋,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

  胡长子听完,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慢慢走到查文斌跟前“扑通”一声跪下了,朝着查文斌“咚咚咚”得磕了三个头,然后举起手指点点自己的天灵盖,又再次磕了几个头磕完了,他也不起身,又恢复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涅看着查文斌。

  “你是说被封住了,出不去?”查文斌疑惑的问道。

  跪在地上的胡长子使劲的冲着查文斌点点头。

  查文斌白天来的时候便看出了胡长子的魂儿被弄丢了,身上附着个东西,但是大白天的人气太旺,他也没精力去多管,只知有他们二人看着,不会有大碍№上一进门便发觉是个小娃娃,他先前只是以为哪个枉死的娃娃不肯去投胎,一时贪玩给闹得,没想到这里面还另有隐情。

  “我会帮你去查的,但是你在这人身上呆的时间有点久了,再不让他的魂魄回来,怕是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所以你还是先回自己原来的地方,我保证会去看的”按照查文斌的算法,胡长子的魂丢了应该得有三天了,也就是说他去送丧信那一天便让这娃娃给着了道,这人的魂一旦离开身体超过七天,则很有可能就会和肉身失去感应,再久一点就再也回不来了。

  不料胡长子的脑袋又开始摇了起来,然后指着自己胸口轻轻拍了拍,表情也换成了一副惊恐的涅。

  “你是想说你不敢回去?”查文斌只能猜个大概的意思,便问道。

  胡长子立马又恢复了笑脸,使劲的朝着查文斌点点头,但是突然他的表情一变,马上又成了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可是查文斌能区别的出,刚才他那是模仿给自己看,这回却是真的,刚想问他怕什么,胡长子便伸出手指指了指窗外,然后一溜烟的跑上了床,扯起被子把自己紧紧裹赚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门外的卓雄大喊一声:“谁!”

  查文斌看了一眼胡长子的表现,急忙一把拉开房门,之间卓雄已经冲到了院子里,查文斌喊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追到院子里的卓雄又返了回来,走到查文斌跟前说道:“好像有人朝这院子里丢了个东西,我追出去一看已经没人影了。”

  “丢了什么东西了?”查文斌问道。

  “我也不知道,”’卓雄回道,“只听见‘啪’得一声,有点像熟透了的西瓜砸到地上的感觉。”

  胡长子这家里也真的是挺穷,院子里连个路灯都没,查文斌掏出火折子吹亮了,两人朝着卓雄说的方向去寻,只听见“咔嚓”一声,低头一看,一个人的头盖骨已经被踩成了几瓣。

  查文斌暗道一声:“不好!”再回头一看,原本房间里那盏白炽灯不知何时已然熄灭。

  “调虎离山!卓雄,快跟我来!”查文斌拔腿便冲了回去,一脚踹开房门,点亮了原本放在胡长子他娘们用的梳妆台上搁着的煤油灯,举起灯一看,原本那柄插在床头的杀猪尖刀不知何时已经落到了地上,而胡长子则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船上的被褥乱七八糟明显有挣扎的痕迹。

  查文斌小心的试探了一下,还有呼吸,连忙和卓雄把胡长子抬上了床,自己急忙掏出一只小碗来,倒了点煤油进去,又顺手从垫被上扯了点棉花搓成小长条当做引子点燃放在床头下,那绿豆般大小的火苗时不时的在跳动着,随时像要熄灭的样子。

  接着又从兜里掏出七枚铜钱,按照北斗七星的布局迅速在胡长子身上放了一圈,取出那八卦镜放在创下小碗的对面,刚好让火苗出现在镜子里,火苗这才恢复了正常的涅,烧了起来。

  查文斌松了一口气,对卓雄说道:“明天一早,你去召集村里的人到外头院子里集中。”

  卓雄应了一声,便出去挨家挨户通知了,查文斌这布下的便是当年诸葛孔明用的七星续命灯人本命七穴,对应七魄,构成人身内本命七星灯,欲点续命灯当用添油法,所以他今晚是离不开了,这只小碗的油燃烧的速度会是平常的七倍,他得盯住了不让油干,否则灯灭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