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九十章 归

  “瞎子,你愣什么呢?快上来啊”超子见卓雄没反应了,便朝着冰窟窿里吼道。

  应龙,爷爷说过,这是家族的标志我到底是谁?他们又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一时间,无数的问题一时间涌上卓雄的心头他就像一个迷失的孩子,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该去向何处。

  他不是横肉脸,他比他的感情要丰富,他渴望知道这一切,他看着那个男人的胸口就如同看见了自己的亲人,不知不觉中他的手开始触向了那块冰冻。

  “别碰!”查文斌突然大吼一声,这个冰冻着的人他也见过,他不想让卓雄再为自己的过去分心了,谁也不知道那会意味着什么但是这会儿,查文斌分明看见了卓雄的脸庞已经开始了扭曲,那是一种令人感到恐惧的扭曲。

  但是他的手还是伸了过去,眼看就要摸到了¢急之下,查文斌一把抢过别在超子腰间的手枪,朝着井里“呯”得一声就扣动了扳机,刚好打在卓雄对面的冰层上。

  “啪”得一声,这威力巨大的子弹呼啸着砸向透明的冰层,发出了剧烈的碰撞,可让拥有极高军事素养的超子目瞪口呆的是,子弹紧紧是在冰冻上留下了一个白点而已,甚至都没有产生一丝裂纹。

  卓雄被这一击也立马拉回了现实,反弹回来的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大腿呼啸而过,他愕然的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立刻大骂道:“超子,你个王八蛋是打算要把我打死吗?”

  超子从查文斌手中拿过手枪,关上保险笑道:“哈哈,没想到艾文斌哥,你还会使枪,这枪打的不错,打的可真有水准,瞎子快上来吧,就等你一个人了,磨磨唧唧干嘛呢!”

  “我,”卓雄一时语塞,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脑袋陷入了瞬间短路,但是那人胸口红彤彤的印记在刺着他的双眼,是那样的扎“这里有个人有块纹身和我一样,我。”

  查文斌劝道:“先上来再说,我们得快点把老王送出去,等他醒了,这里的事情你再问问他,或许他回有答案,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认识花白胡子,也就是你爷爷的人。”

  卓雄再看了一眼那人,开始顺着绳子几下便到了顶。

  这雪山里可比不了那洞里,温度低的很,这下山的路该有多难走他们是知道的,但是老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们再做汪,能早一刻赶出去便是最好。

  卓雄和超子一齐做了个简易担架,五个人便乘着还有太阳,抬着这么号周重伤员开始下山雪地里一个脚步一个坑的走起来谈何容易,夜里的温度更加低了,这让老王的呼吸开始变的微弱,横肉脸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他盖上,这个汉子在冰天雪地的夜里只剩下一条单薄的卫衣。

  终于,在后半夜里,他们终于下了这通天峰,看到路边已经被积雪覆盖的汽车,他们看到了一丝消。

  没有做休息,超子立刻驱车奔出大山,但窄小的山路和厚厚的积雪让这辆四驱越野也显得力不从心车里的暖气开始让他们的身体有的变化,柔软了的皮肤有了疼痛感,关节处更像是断了一般,大家都很想睡,可是却没有人能睡得着。

  卫星电话的那一头给超子指示了他们将要去的路线,一个北方小城,那儿正在紧急调派最好的医生。

  当老王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瘫坐到了地上,看着彼此破烂不堪的衣服,不知是笑还是哭。

  据说那一晚有一群全国最好的闹外科医生被各种渠道紧急安排到了那个小城查文斌们也得到了最好的医疗待遇,但是他们却被分别安排到了单独的病房里,各自身上的行囊均被一群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拿走,据后来超子说,那群人看样子就是行家,不排除都是受过训练的特种兵。

  这种躺在病房里门外有人看守的百般无聊生活持续了整整半个月,没有人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只是定时会有人来检查和送食物,可以说他们是被暂时软禁了。

  到了第十六天,有一个身着中山装涅的中年男子来到查文斌的病房,手里还拿着他那个已经破烂的八卦袋。

  “查先生,东西我就放在这儿物归原主了,下午会有人来安排你们回老家”说完中山装便起身要走。

  查文斌看了一眼那熟悉的袋子,想要开口却欲言又止,但还是问了一句:“他怎么样了?”

  “受到钝器致命打击造成的开放性颅脑损伤,加上失血过多,送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最佳抢救时间”那位中山装背对着查文斌说道,临出门前他的身子顿了顿又说道,“已经成了植物人。”

  查文斌随即陷入了沉默,植物人,这或许已经是最好的结局因为从他进入那个死位起,就知道,若想离开此地,必定会有一人丧命个人或许是他,或许是超子,也或许是卓雄,因为他们三个是真正进去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老王。

  入死位者,就相当是走了阴间道,而且是以活人的方式进去的,要想全身而出,必须至少有一人得把魂给留在那儿,也算是给看路的阴差们有个交代就得全凭谁的八字硬了,若都是一样,那就得看老天爷的意思。

  可以说老王这件事在人为是横肉脸中招了导致的,但在事实上,他确是为其它四个人抵了命。

  植物人在现代医院的解释下就是陷入深度昏迷不会醒的病人,但在查文斌的道家世界解释里,便是人七魄中丢了一魄,中枢魄。

  丢魄是一种让他束手无策的状况,这个人的魂将会处于不散不灭也不出的状态,七魄不散,则魂在若那一魄不回,在主魂消亡前,人就会一直沉睡着,魂与魄还有着一丝丝的联系,维持着其他六魄的运转,只要这层联系不断,人就不会死。

  有的人的魂丢了之后,可以通过喊魂喊回来,但是老王这样的魄丢了,那便是无力回天了,只有他自己的魂知道这魄丢在哪儿,也只有他自己的魂才有把魄重新找回来的消。

  在查文斌整理那破烂的八卦袋时,里面是他的东西,一样都没少,但那青铜太阳轮和从那下面带回来的月亮轮却不知了去向。

  他很想去找他们,因为那是他对于三足蟾唯一的记忆,但是他知道这样做是无力的。

  到了中午时分,查文斌被两个年轻男子请到了院子里,这是他半个月来第一次晒到了太阳,而在院子里的停放着的一辆中巴车上他见到了另外三个兄弟。

  一架只载着他们四人的飞机冲向了蓝天,而他们谁都不会忘记登山飞机前那个中山装男子那句冷冰冰的话:“忘掉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重新回到省城的查文斌当晚便见到了自己的儿子,他比一个月前似乎长高了,也长胖了,但是额头上却多了一道疤痕。

  冷怡然跟查文斌解释,这是在学校的单杠上摔下来磕的,好在没什么大碍她解释的显得很拘谨,似乎很怕文斌怪罪她没有照顾好的他的孩子,完全没有了往日里那副小魔女的姿态。

  当晚,还是在楼外楼,赵所长设宴,为这个曾经他一心想拜却没有拜成的道家师傅接风洗尘。

  查文斌在省城一直呆到清明前后,超子家暂时就成了这几人的窝点,院子里都知道何老家里住着一个道家高人,来找他看相和算命的络绎不绝,也让这个向来冷清的研究所大院热闹了好一阵子。

  后来很多省城里的权贵们都知道了这儿有个掌门,各种小车几乎把这条院子变成了停车超有赵元宵带来的,也有人托冷所长带来的,发展到后来,那些经常出现在报纸上和地方电视台上的人也来了。

  但他坚持着自己的原则,那就是不收红包℃正让查文斌雀名远扬的是他有一天对一位到访的老者只说了一句话:“下周的礼拜三不要出门”据说那位老者是有着通天本事的高官,干完这一年即将退休。

  结果那一天,这位老者的司机来接他去开会,被他以身体欠佳为由没去,那位司机在回去的路上,被一辆装满渣土的车子撞击÷情的巧合是,那位司机毫发无伤,但是整个车子的后半截被压成了铁饼。

  任凭你多大的官儿,要想请他去府上坐一坐,或是赏脸吃顿饭那都是没门的久而久之在当地官场流行了这么一句话:谁要是能把查道士请来吃顿饭,那他的面子可真大了去了。

  所以赵云霄一时间风头无二,常常成了高官宴席上的座上客,因为他那可是自吹为查文斌不记名的徒弟到后来,连请赵云霄吃饭都成了倍儿有面子的事情过了不多久他就被提拔起来,有人说他是全凭那张嘴,更多的人说那是因为查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