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八十九章 出路

  等到横肉脸的呼吸开始变得通畅,身上那些缠着的蔓藤也不见了,查文斌才解开捆在他嘴上的布条子。

  他那嘴里塞着的那个黑乎乎的东西便是死玉了死玉就是那种质地很差的普通玉石,需要和金子放在一块儿埋进泥土里,时间久了,这玉便会发黑,也失去了那种以往玉石特有的光泽死玉在民间那是不祥之物,可在道家却常常拿来做法,用来封锁脏东西。

  又将那张黑符取下,用火折子点了,绕着横肉脸的头顶转了几圈,再把那八卦镜放在他的面前照上几分钟等到他的眼神重新开始散发出以往那种通透,这才让卓雄扶着他的后背坐起身来,一把拍上,那横肉脸便吐出了那块死玉。

  查文斌用红布条子把这块非常难看的黑石头给包了起来,揣进了破袋里。

  接着他便开始呕吐起来,吐出来的东西有一股树木腐烂的味道,查文斌又给他灌了些清水,直到吐不出东西的时候,横肉脸才喊道:“哎哟,这下真舒服了。”

  见自己身上被捆着绳子,老王那一脑壳的血,他还不直到发生了什么事儿,先前只是觉得心里恶心查文斌也不隐瞒,便说了他被那魑魅俯身的事,直到自己创下大祸的横肉脸急忙跟超子道歉,但心里还一直的老王的安全。

  查文斌问了才知道,原来是这横肉脸见他们进了那棺椁许久都没动静,便也闲得慌,他块头大平时也饿的快见那头顶之上有几个红色的果子,便顺手摘了一个啃了几口,这后来的事儿他就不知道了。

  料想横肉脸八成就是这样中了招,查文斌又重新爬了上去,在横肉脸的引导下,他果真看见了头顶的石头缝里有根蔓藤上挂着红果子,心里也明白了个七八分。

  往往这坟地里头结出来的果子是非常诱人的,可是这人还真就不能去吃一个说法是这东西是那些个小鬼们专门用来引人上当的,还有一个便是这玩意儿是墓主人自己种了给自己吃的,你吃了死人的东西,那不出事才怪。

  但是这个地方不同,查文斌知道这个墓主人肯定没那么小气,需要用果子来害人,这果子完全是凭借这里的风水所生至阴至邪的地方,孕育出来的东西,那人吃下去能有好才怪呢,他仔细看了看那头顶全是蔓藤遍布,想必这树儿在这个地方呆的久了,也因为太充足的邪气而成了精。

  查文斌下来说了这里面的事儿,超子就琢磨着等会儿出去顺便炸了这里,如果摄魂草不除,还不知多少人得遭殃。

  收拾完毕,几人坐下来吃了点干粮,横肉脸到底身体好,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这会儿又生龙活虎了因为老王是他打的,心里有些内疚,所以他一定要背着他出去超子头还有点晕,便让卓雄给扶着走。

  这一行人当初是浩浩荡荡进来,经过了无数次的生死劫难,一个个狼狈不堪的准备按原路返回≠出洞口的时候,超子找了炮眼的位置,让卓雄塞上炸药,这鬼地方是不能再让它继续留着祸害人了。

  等到他们出来才发现,外面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太阳才没升起多久,可想他们已经在下面呆了有多久。

  “嘭”得一声,伴随着大地的一阵颤抖,地面开始崩裂,古老的墓穴里已是被无数乱石填满,摄魂草也早也被一同砸下,混合着石块永远的埋在了地下。

  查文斌看着远处腾起的那股沙石,心想着现在就得想办法找到出路。

  路,其实已经有人为他们找到了谁?那便是石头爹。

  既然他能进来,就说明这儿还有另外的路§察兵们最擅长的莫过于逆向思维,超子判断了石头爹的死亡时间是在他们离开村子后不久,所以这个出口应该离此处不会太远。

  “按照那个老头走来的路线,我们原路返还就应该能出去”超子说道。

  这活儿现在就得交给卓雄了,一个好的侦察兵可以找到半个月之内人活动的痕迹,更别提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脚印植物被人动过的痕迹,甚至是气味都可以成为他们的线索。

  临近中午的时候,在卓雄的带领下,他们绕到了这片竹林的东边,一块被人挪动过的黑色石板留下了几天前的印迹,卓雄搬开那块沉甸甸的大石板一个黑漆漆的洞便露了出来。雄俯下身子拈了点灰放到鼻子上嗅了嗅,又给超子也闻了闻,两个人都点点头。

  超子说道:“那老头就是从这里下来的,地上还有火把散落的灰烬味道,沿着这儿走,应该能出去。”

  这个洞口不大,他们三人倒是没问题,可苦了横肉脸和昏迷着的老王〗人硬是把身上的衣服都给剥了精光,才勉强挤了进来特别是横肉脸,背上被那些锋利的石头给划的一道道血痕,可这个汉子愣是没坑一声。

  这条通道有着明显的人为开凿痕迹,里面的空间要比外面大上几分是一个“T”字型的通道,往下是黑漆漆的看不到底,往上也是一样,但是卓雄说这石头爹是从上面下来的,所以他们没必要冒险再下面通向何方了。

  这往上走的路可不那么平坦,加上又有重伤,隔一会儿他们还得给老王检查一下,顺着这条道,也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终于没有了路。

  又是一块黑漆漆的石板挡在了前面,这是一条单行的道路,周围并没有其它岔路,和超子拍着胸脯保证石头爹肯定是从这里下来的,他便用了那匕首去敲石板。

  果然这石板的那头传来一阵“咚咚咚”的声音,“是空的,被这老头做了个掩护”超子这会儿已经好了七八成,便用力去顶,他的力气倒也不算鞋可只能微微顶起一条缝便再也没动静了。

  超子回头看了一眼背着老王的横肉脸,嘿嘿笑道:“大块头,你力气大,来试试?”

  这个地方只能站一个人,两个人就没法儿一块儿使劲,横肉脸把老王交给查文斌后勉强挤到前面,用手托着那大石板试了试,深吸一口气后,“嗯”得一声猛吼,震得那周围灰纷纷往下掉。

  什么叫不是一般人?他横肉脸很好的作出了解释,他那脖子瞬间鼓的比脑袋还要粗,那青筋一根根的跟筷子一般全部爆了起来,涨红的脸,闭着的眼睛,微张还带着怒吼的嘴巴,让超子不禁喝道。

  “哎呀妈呀,这完全活脱脱一张飞再世啊。”

  “咯吱吱“的石头移动声慢慢传来,一股冷气瞬间袭入他们几人的脖子,所有人都不禁打起了寒颤,唯有横肉脸额头上那如黄豆一般大小的汗珠正在“滴答滴答”往下淌等到挪出一个半圆,他率先爬了上去,又把下面的人一个个给拉了上去。

  回到这儿的查文斌抬头一看,真没想到竟然是这儿!

  一排排的死尸整齐的冰冻在周围,他们相貌栩栩如生,这不就是那天超子掉进来的冰窟窿么!

  超子见是这儿,这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骂道:“靠,怪不得那老小子说这儿是禁地,还整出个什么白獐子的鬼故事来华我们,感情就是怕我们找到了这个进口!要知道这里可以下去,咱有必要吃那么多苦头么,别说他现在是死了,就算是没死,让我找到了,我也得把这老小子的头给拧下来!”

  查文斌想让他少说两句,这人都死了,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儿竟然和那里还能扯上关系,甚至有些后悔当初没把这里的情况跟老王说,如果他知道或许就能提供点更多的线索了。

  石头爹下这冰窖子的时候,上面还留着一条草绳,还在那挂着呢,想必是准备给自己出去之后留的退路超子试了几把,倒也还算结实,便第一个爬了上去。

  他上去之后,取出登山索丢了下来,又招呼查文斌和横肉脸先上来,卓雄得留下负责给老王打绳结种绳结,他们部队里都学过,专门用在这种情况下负责把人拉上来又不会伤害到他。

  他们三人一齐在上头发力,慢慢把老王给吊了上去,卓雄这才开始慢慢往上爬,等爬到一半的时候,他不经意间的一瞥,便汀了。

  查文斌暗道一声不好,便喊道:“卓雄兄弟,你快点上来,咱们得马上下山。”

  可卓雄就像聋子一般丝毫没有反应,眼睛里充满着复杂的神情,因为他看见了冰冻里有一个赤膊的男人胸口赫然和他一样纹着一条血红色的应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