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八十七章 闹凶

  三人上到二层墓道,又得重新等那九宫八卦复原位,三人又耽误了会儿才重新爬出那个出口。

  “外面的空气真好”这是超子的脑袋探出来说的第一句话,紧接着他那永远是处于兴奋状态的男高音响起,“老王,大块头,我们出来啦!”

  这最后一个“啦”字在空荡荡的地下空间里传来阵阵回声要搁在以前,老王那招牌式的笑呵呵就应该响起了,可今儿到好,没半点动静超子把头往下一探,好家伙,老王正躺在一片已经干涸的血迹之中,那大半个脸全是红啊。

  他是第一个出来的,急忙往洞里喊了声:“老王出事了!”,抓住登山索刺溜一下便到了底,他们两个也紧随其后抱起老王一探,鼻孔里只有出的气儿,都快没进的气儿了,这么一大滩血,精壮青年也差不多得报销。

  本来老王那头皮帖子地上,血已经凝固,超子这么一抱,那后脑勺一个大窟窿立马又露了出来,汩汩的鲜血继续往外冒着。

  超子赶紧把自己外套一把脱了下来给捂上,查文斌匆匆从那已经破的差不多的八卦袋里掏出个香炉来 开炉子,抓了一把香灰就往老王那伤口上一闷,再从已经破烂的道袍上撕了几条布条子给他缠上说道:“超子赶紧的给他打上强心针,然后得快点出去了。”

  基本的医疗措施做完,查文斌这才发现少了一个人,横肉脸不知道去哪了!

  因为害怕他也出事了,叮嘱了超子看好老王,便喊了卓雄私下去寻个地方空间本来就不大,查文斌连吼带喊的一圈下来连个人影都没看着,等他俩再次回到起点一看,超子的背后正站着一个背影高大的男子,他的手上正捏着一块鹅卵石高高举起,正欲朝着超子的后脑勺拍去。

  “大块头!”查文斌也急了一声喊叫过后,超子听到便转过脸来,看到一块饭盆大小的青色石头“呼呼”得朝着自己门面袭来,一时间竟也懵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呯”得一声枪响,横肉脸的手臂随即爆起一朵血花”伤力巨大的沙鹰几乎要废掉了他整只手臂横肉脸那半边手膀子立马往地上一挂,手上那块大石头也“咕噜”一声跌到地上。

  超子眼疾手快,放下老王,一个标准的擒拿手就扣住了横肉脸的手腕,以他在军队里的经历,这一手下去,横肉脸必定拿下可没想到就这么一只手的横肉脸,把那铜壶大小的脑袋朝着超子头上狠狠一砸,“咚”得一声,超子便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地上。

  “你疯了吗?再动,我真的要开枪了!”卓雄吼道,他是从那个地方来的,是爷爷身边最亲的人,那么也就是自己最亲的人,所以刚才那一枪,他是贴着横肉脸的皮打过去的,并没有击中他的骨头。

  横肉脸背着他们一阵笑咯咯的声音传来,那笑声让人头皮都要发麻了豁然他转过身来,那条垂下的手臂上一缕鲜血正在滴答滴答的流向地面,他面无表情的顿到地上,随手又捡起一块大石头朝着查文斌他们慢慢走来。

  这两方人马相隔不过十来米,这种距离,以横肉脸的冲击力,也就是一折便能杀到跟前,但卓雄手上的枪绝对有把握在他动手前先响起。

  “卓雄,别乱动,他不是大块头兄弟,大块头兄弟的眼神不是这个样,这是一双要杀人的眼”查文斌发现横肉脸那原本清澈通透的眼睛此时露出一股凶光,若他真的是这样的人,那一日也绝对不可能堵住那个招魂幡,所以查文斌在心里盘算着这小子八成是中招了。

  “那怎么办?要说打,就算超子在,我们三个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卓雄深知横肉脸的蛮力,那绝对不是他们几个的身躯能够扛得赚当日就连那望月一木都吃不了他一个照面,自己不开枪又有几成把握?

  “被附体了,等会儿你想个办法引开他,他的速度没你快,身手也没你敏捷,给我一点时间拖住他,我来想办法,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伤到他的人”查文斌快速的在卓雄耳边交代了一番,然后迅速闪到了一边。

  横肉脸见查文斌要逃,便一个加速要去追,卓雄抬手便朝他脚面的地上打了一枪,火星四溅,然后扭头便跑一招果然有用,横肉脸像是被激怒了,刚才卓雄那一枪已经让他受了伤,这一下更是把他当做了自己首要的追击目标。

  在这块狭小的空间内,卓雄凭借着自己敏捷的身手带着横肉脸不停的兜着圈,而查文斌则顺着那登山索,一溜烟的重新爬到了棺椁顶上,还收起了绳子。

  要说这有人被附体,查文斌是不怕的,多半被附体的人都会狂性大发,平时看上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妪都有可能爆发出比成年男子还要大的力量但他心里明白,这个地方要是有人闹这个凶,便不是开玩笑的为什么?因为这棺椁上那株明晃晃的摄魂草还在呢,有哪个鬼魂能在这东西跟前游荡,就是个小阴差过来,也一并被锁进那棺材了。

  所以可能性有一个:这东西根本不怕摄魂草,那可就不是一般的闹凶了!

  虽然横肉脸一直在追着卓雄,但他每每经过这查文斌下面的时候,总会抬起头看一眼,这时候卓雄就会朝着他跟前放上一枪,吸引他的注意力。

  这正常人跑起来时会消耗体力的,但是被附体的人不会,即使到最后到了身体极限,他只会活活累死,但不会表现出丝毫的示弱好在卓雄那也是练家子出身,这玩命的跑却也让他喘气如潘,可那横肉脸依旧拿了块石头跑得“呼呼”作响,再这样下去,还真不知道是被他给砸死还是先被卓雄给打死。

  蹲在那上面的查文斌可也一刻都没闲着,虽然那八卦袋已经破烂了,但好东西都还他铺开一张黑色的符纸,摆上砚台,取出那竿子毛铂直接撕开一袋子黑狗血拌上那朱砂就画了起来。

  落符完毕,又从兜里掏出一块黑漆漆的不知道啥玩意儿的东西含在自己嘴上,把那条手工挫起的麻绳系在自己腰上,右手提着一面八卦镜,顺着那登山索溜到了离地面三米高的地方侯着。

  等到卓雄再次出现在下方的时候,他那脸色都开始发青了,连续的冲刺跑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赚但横肉脸紧随其后查文斌瞅准了机会,从那绳索上往下一跳,不偏不倚的刚好骑在了横肉脸的脖子上,双腿一个老树盘根死死的夹住横肉脸见自己被偷袭,反应倒是相当不慢,顺势就抡起了自己手上那大石头朝着查文斌的腿上砸去。

  好在这关键时刻,还是卓雄,又是一枪,打中了横肉脸的另一只手,这下子他算是两只手都挂了查文斌可没闲着,拿出麻绳往横肉脸的脖子上一缠,然后从横肉脸的后背一个倒挂金钩下来,迅速在他的脚踝上又缠了“8”字结,双手往地上一撑,打了滚儿,这才落了地。

  落地之后,他手上还桥那麻绳,背对着横肉脸把绳子抗在自己肩膀上便使了最大的力气往前一冲,“轰”得一声,横肉脸那无比巨大的身子狠狠的砸在了地面。

  麻绳又叫做捆仙绳,据说那鲁班发明的墨斗能够治住棺材里面的僵尸,这麻神呢就专门用来捆住被附体的人,诀窍就在捆的位置。

  查文斌见一击已成,拖着麻绳迅速跑了回去大喊道:“按住他的头!”

  卓雄哪里敢不从,一个饿虎扑食,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把横肉脸那个硕大的头死死勒赚又将整个身子压到他的身上,这才算是勉强按住了这小子。

  查文斌将那麻绳每隔一段就打上一个特殊的结,然后找到横肉脸身上一个特定的部位捆下去结一共打了七个,应对的穴位分别是横肉脸气魄所在的位置,剩余的绳子也让他一通乱捆,就差没把他捆成个粽子了。

  忙完这一些,两个人已经是累的满头大汗,尤其是卓雄,喘口气嗓子里面都开始疼可那横肉脸还跟杀猪一样使劲的在挣扎,地上很快就被他刨出一个大坑来。

  “翻过他的身子,再敲开他的嘴!”查文斌摸出那个黑漆漆的东西说道。

  待卓雄把横肉脸翻了个边,这家伙的脸上那是一点好皮都没了,全是跟在这石头上蹭的,鲜血淋漓,加上他这股子凶劲,那还就是一个杀神下凡了。

  卓雄两个手指掐住横肉脸的腮帮子,一个使劲儿,他一吃痛,嘴巴便张开了,查文斌趁机把那东西就给他塞了进去,然后又从身上这件破道袍上撕了一条下来捆住了横肉脸的嘴。

  干到这里,他才微微坐下,喘了口气说:“你先超子咋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