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八十五章 对话

  查文斌壮着胆子走到那寒玉棺前,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躺着的两位兄弟,将手中的太阳轮照着刚才出现太阳的位置缓缓放了下去。

  当远古的器物在千年后相遇,古朴的太阳轮遇上千年寒玉,那个已经等待了太久的位置,中间那枚小太阳犹如点燃的火球,红色的光芒如同血一般煞那间绽放。

  所有的文字像是获得了新生一般,凝固的血液开始重新沸腾,而那抹红色的残月也重新换成了血红的满月。

  太阳轮像是获得了某种力量一般,兴奋的像另外一边移动而去,在坚硬的寒玉表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发出“咯吱咯吱”的难听声。

  那月亮见它要来,兴奋的像是久违的朋友到访,“咕噜咕噜”的开始冒起泡来。

  站在边上的查文斌皱着眉头看着这难得的异象,当太阳的一边和月亮的一边开始接触之后,他明显感觉到了脚下的大地开始了颤抖。

  当这日月交辉的奇观开始逐渐向另外一种方向发展时,查文斌急了,他连忙用手中的七星剑想要阻止太阳轮的移动,可是太阳轮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吸盘牢牢的抓在了棺盖的表面,七星剑却像是可怜的螳臂当车一般被硬生生的推开。

  原本铜中的带绿的太阳轮边缘,像是被重新染了色一丝丝的血色花纹迅速在两者接触后,在青铜轮的边缘开始蔓延一时间青铜轮像是更加兴奋了,加快了自己的移动速度而红色月亮却比较之间要暗淡了几分。

  “天狗星坠地,血食人间五千日!”查文斌喃喃的说道。

  如果把现在棺材上的这副场景换到天上,那便是被我们称为“月食”的发生过程。

  在道家的说法中,月全食也就是天狗食月,乃是大凶之兆,每一次天狗食月都有可能发生一次天灾人祸,何况是发生在这样一个环境里。

  容不得他查文斌再想了,现在太阳轮已经越过了半个月亮,成了偏食,而那月亮里的血用肉眼都能看到已经少了一半,但青铜太阳轮却成了半个红色。

  “这才是真正的血祭!哈哈,哈哈!”一个兴奋到扭曲的声音站在老王的身边响起,而老王此时的老王已经完全昏迷在地,头上大股的鲜血已经染透了身边的大地,不知是死还是活。

  当青铜太阳轮完全遮住那枚月亮时,“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被拧紧的发条再慢慢松开,沉睡了千年的人终于要被打开了∏谁造就了这天底下无双的陵墓,查文斌紧张而又带着也许害怕,因为太阳轮已经完全燃烧了,浓郁的血腥味将这件看似神器的东西完全变成了邪魔,因为只有野蛮和邪恶才会需要用鲜血来召唤。

  查文斌已经准备好了符纸和大蝇只要这里面的人突然坐起来,他就准备拿大印直接朝他后脑勺上盖上去,即使没有镇压的效果也能当个砖头使,若是普通人必定当场就会被砸晕。

  这棺材是朝脚上挪动,开口就留在棺材头上,移动到一半的位置,棺盖嘎然而止,太阳轮上的光芒也迅速暗淡了下去,就连那些沸腾的文字也一同重新成了凝固的血痂。

  见没了动静,查文斌这心里也稍稍放松了一些,死人他见的多了,从上千年的到刚死的,从尸变的到闹鬼的,他何曾怕过半个?自从学道的第一天,师傅便告诉他四个字:邪不胜正!

  青铜轮失去了往日那种朴素的味道,反而多了一丝邪气,查文斌看着它身上那些如蜘蛛网一样散开的淡淡红色纹路,他突然有了一种再也不想拿回它的冲动。

  但太阳轮像是知道了他的心思一般,竟然在棺盖上微微翘了一下,就像是小孩子受了委屈撒娇一般查文斌无奈的伸手去痊当他的手落到太阳轮上之时,赫然发现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一只手!

  查问抬头一看,那个原本应该躺在里面的人坐起来了!

  捞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天师符,朝着那人的后背贴过去说道:“果然诈尸了!仍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看我今天就收了你!”

  这天师符据说乃是道家鼎鼎有名的张道陵所创,对付这些个邪门脏东西,有着与生俱来的克制力,查文斌满心期待着他如破稻草的一般重新倒进棺材内,却发现这符却和草纸一般摇摇晃晃的飘落到了棺材里。

  查文斌心头大骇,右手被扣,左手又随即操起那天师大印就准备朝着那人的脑袋瓜子上拍去,这一下他可是鼓足了力气的,大印被他抡得“呼呼”作响,瞅着就要拍到,他却感到手腕一痛,几乎是那种骨头要被捏碎的感觉,这只手也被那人抓住了!

  手腕一松,大印滴咕噜得滚到一边,他怎么也没想到,才两个照面,他就被这具死人给制服的死死的!

  “小娃娃,谁他让你来的吧?”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

  查文斌左顾右看一番,这儿除了卓雄和超子之外,没有第四个人,那么说话的是?

  要说这些鬼怪,他也见的着实不少了,但是会说话的死人他今儿还是第一次见虽然眼下是受制于人,可他牢记师傅心中那句邪不胜正,心头不禁便又有了底气,回道:“没有人让我来,我自己要来便来了。”

  “哈哈,”那声音笑了起来,“好个想来便来,那你可以走了,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回去告诉他,我活得挺好。”

  查文斌手腕上的痛感立刻就没了,再一看,自己已经能够活动自如,那个人还坐在那儿纹丝不动,只有手腕上那两道红得有些发紫的痕迹还在说明着先前的力道。

  “不要以为你放了我,我就放过你,就凭你收了这么些亡魂,我今天也要替天行道!”

  “噌”得一声,七星剑重新出鞘,一抹寒光闪过那人的背,便斜着朝他的脑袋劈去!

  剑未到,风先至!这是势大力沉的一剑,没有任何的花哨,七星剑本就是祖传的法器,那可比一般的符咒要好使的多,一般的鬼魂被它碰上,立马魂飞魄散。

  “铛!”得一声,七星剑向一根破木棍倒飞出去,查文斌的虎口被震的发麻,那只手一时间竟然抬不起来,他怔怔的看着那背影,他甚至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

  “角好剑,可惜了你们这些自称天道的人艾就连最后的地方都不肯容纳给我,那么你就留下来陪我吧!”话音刚落,查文斌就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掐住的脖子一般,被凌空高高提起,他的双腿不住的乱蹬着,却是那样的无力。

  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飞逝的流去,脑中闪过所有生前的记忆,包括他从刚出生时被父亲抱起的场景一直到跟了师傅,再到结婚生子,这些几十年的光景像是一部快速播放的电影,在他的脑海中以超快的速度重播了一遍,最终这副画面被汪在了那个血色的湖面,那个模糊的身影再次清晰了起来。

  左手抬起,凌空画圆,不聚不散,不动不落!此时的查文斌正在做着和那人一幕一样的动作,七十二个鬼符被他一一写进了那个圆中,当最后一笔写完,他却发现自己的喉咙被掐的死死,无力喊出那一声“呔!”,但是却在耳中听的分明,他的身边响起了那句熟悉的声音:“咕呱!”

  一只硕大的三足金蟾,不知何时已经落在了他的脚下,巨大的舌头凌空一卷,查文斌便发现自己已经没了束缚,那一句“呔!”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远处那个已经有些颤抖的背影,猛得转过身来喊道:“是你!”

  “是我,老朋友我们再次见面了”一个不属于查文斌的声音从他喉咙里响起。

  “不,你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坐着的人有些惊恐,他的声音带着也许颤抖。

  “死?我想你一辈子也不会体会到那种感觉,追求了一生的鬼道又如何,最终落得个不生不死的下超人道渺渺仙道茫茫,鬼道乐兮!到今天你还是执迷不悟”“查文斌”厉声呵斥道。

  “仙道,人道?哈哈!就你们修的是道,我修的就不是道了?凭什么要有三界轮回,凭什么要让老天来主宰我的生命,凭什么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我不,我非要逆天而为!你看你现在的样子,还不是得依附在一个小娃娃身上来见我,三千年前要不是他们断了那棵树,你我早就成了位列仙班,你以为就凭他那点道行也能叫天师?什么是道?我就是道!”那个坐着的人开始狂笑,笑的甚至有些扭曲。

  查文斌叹了一口气道:“人皆有命数,你我都逃不过其中,他已经在那往生河里渡了三千年,就是为了度化被你困在这里无法往生的冤魂,造的孽还不够多吗?放手吧,你应该要去该去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