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八十四章 钥匙

  千年寒玉,自古便是难得一见的珍宝,在没有冰库的古代用它来做棺材那是保存尸体完好的顶级材料,多少帝王苦觅一生也不曾得到半块。

  也难怪棺中之人裸露的手背看上去栩栩如生,如睡着一般鲜活,用此等材料做棺,加上雪柏的密封能力,就是再过个千年,也该是刚下葬那般涅。

  查文斌试着用手去推棺盖,却发现纹丝不动,想必是有铆钉一类的卡槽。

  这东西通体都是透明的,他找了一圈下来压根没看见哪个部分是互相咬合的,就是普普通通的这样放上去,棺盖和棺体的连接处仅有一道细线可以让人分辨。

  推拉翻顶撬,各种办法都用了一遍,可这块冰疙瘩就像是被焊接了一般,就是不挪动分毫。

  要是超子在,他八成就会想到索性用炸药炸开算了,但是查文斌不会这样做,自古开棺就是一样很严肃的事情,哪怕里面躺着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也得按照步骤来。

  有句话叫做:活人你还能跟死人一般见识?

  此人既然为自己布下了如此繁琐的机关,想必这棺材也不是个轻易就能碰的,看似最简单的一关但却是最后的毕。

  如果抛开材料不说,单从棺材的结构上看,实在是有点过于简单,透明的材质让内部的所有东西都一览无遗,但却又有一股牢牢的力量将它死死的封赚那只能从这股莫名的力量上入手了。

  有很多力量是我们用肉眼看不见的,据说一个道法上好的人真的可以搬一座无形大山放到你的背上,让你活活被大山压死种神乎其神的本事,查文斌是没有,但不代表他就没有听过,这种力量也叫做鬼力。

  谁也无法解释这种力量的来源是什么,就像道士们所画的符咒对那些脏东西有效,而普通人照着临摹出来的只是一张普通草纸,总之有的人就是能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办到常人眼中不可思议的事,甚至是超越常理的事儿。

  查文斌蹲在地上苦思冥想,把自己平生所学所看的那些个典籍恨不得全都在脑中过了一遍,想翻翻有没有关于这种寒玉棺的蛛丝马迹可是文革十年动荡实在破坏的太严重了,多少重要的资料都被红小兵当做牛鬼蛇神的证据狠狠的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他实在是没有半点可用的头绪。

  如果这是一种力量,以此人的道行和修为,恐怕不是能够凭借一己之力能够打得开的如果这是一个机关呢?

  不知怎地,他突然就想到蕲封山下那个埋着玉棺的地方,花白胡子曾经和老王的对话中反复提到一个词:钥匙!

  花白胡子强调查文斌手中有他们需要的钥匙,而这枚钥匙正是太阳轮。

  这么一想,他一下子心头就涌上了好多事情,这些看似完全不着调的事情却因为这个词汇慢慢的在他脑海中开始形成了一些连串,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散落在各处的小连串串成一个完整的经过。

  是老王带着他进了蕲封山,才知道这世上原来还有鬼道,花白胡子是修鬼道的,而他需要钥匙,钥匙就是太阳轮。

  石头爹也是修鬼道的,这儿是鬼道道超他来此处的目的又是为何,还送了自己的性命,这儿偏偏也是老王领着来的。

  这两件事都是老王带着的,他一个神秘组织的人物为何偏偏看中了自己这样名不见经传的乡间小道士?

  若说修道之人,虽然道教在近代确实是式微了,但要找几个真有些本事的人也不算难,特别是老王那样有着国家力量在背后撑腰的组织,他查文斌又何德何能可以入他们的法眼,并且三番四次的来请自己下山?

  一时间,他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圈套,而自己不知为何就被选中了,成为这个圈套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老王经过几次生死边缘的挣扎,已经把能说的都和自己说过了,现在看来他也不过只是人家账面上的一枚棋子罢了,他查文斌就是替幕后的人打开一个个他们想去却又无功而返的门,他就是那把钥匙!

  忽然之间他就下意识的把手伸进了怀里触摸到了那枚青铜太阳轮,花白胡子说过这也是钥匙,而且唯有它才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己曾经把这枚东西交还给了老王,可老王偏偏又重新把它送还给了自己。

  离开查文斌的胸膛,太阳轮再次成了一块冷冰冰的青铜器,这块造型古朴而又看似简单却异常复杂的玩意儿当真是钥匙?

  “那块太阳轮中间实心的部位里面居然有着生命的迹象”查文斌突然想起来当初自己在病床上躺着的时候,老王来送还这东西时说过这么一句话当初他是根本不想在和这个中年胖子有什么其他的瓜葛,所以老王说的话,他压根就没仔细听过,这番一回忆,似乎手里这块青铜疙瘩还真不是那样简单的一回事儿。

  “活的?”查文斌翻来覆去的看着它自言自语道。

  怎么看,这就是一块青铜器艾怎么可能是活的呢?查文斌摇摇头,心想定是老王组织上怕自己不答应这趟出来所以才故弄玄虚编出来的鬼话,他再怎么学识浅也是懂得一个道理:从石头里蹦跶出来的,上下五千年里就只有一个孙猴子,可那也是后人编的神话小说,还没听过青铜疙瘩里也能蹦跶出什么来的。

  他又想到了先前那股燥热,便试着把青铜轮小心翼翼的搁置到那口棺材变靠着。

  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举动,却让他大吃一惊!

  几乎是在他手离开青铜轮的那一刹那,轮中间的那枚小太阳瞬间变得通红,真就如一轮火红的太阳在熊熊燃烧更让查文斌称奇的是那五道太阳芒也随之开始亮起,就像是太阳的光芒开始四散开来照耀着最外面的那一层大地。

  发生变化的远远不止这些,那具寒玉棺也出现了异样。

  原本因为查文斌的血迹才凸显出来的文字都是暗红色,那是血迹凝固之后正常的颜色,此时这些文字却像是刚被新鲜血液浇筑上去一般,鲜红一片,像是有了生命一般。

  查文斌呆立了,因为还有一件更加让他无法想象到的事情发生了,那枚血色的月亮不知何时已经由上弦月变成了满月!

  猩红的满月格外的刺眼,这是不详的征兆,如果这也是血祭的一种方式,那么今天用的可是他查文斌的血,单反被血祭的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砍头,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对神灵的尊敬。

  查文斌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上凉飕飕的,这副诡异的场景让他不寒而栗。

  在这轮满月的左边,查文斌觉察到了有一块区域跟其他地方有所不同,除了有文字和图案位置其他地方都是光洁的,可那一块地方隐约像是有一层光晕在闪烁。

  他走了过去,那个位置的下方正对着的便是棺中人的脑袋既然这儿是血祭,查文斌就索性在自己手掌上划拉开了一条口子拳头一松,“滴答”一声落在棺盖上的血迅速铺开,一个新的图案诞生了。

  紧挨着那轮满月的左边,同样是一个红色的圆,只是这个图案他太熟悉了,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青铜太阳轮!

  这副诡异的场景,他不想再开了,马上跑到另一边,挑开地上的青铜轮再回头一看,棺盖上瞬间又恢复了原来的涅,所有的字迹都是干涸的褐色,那轮满月重新成为了上弦月,而太阳轮的图案已经消失不见了。

  发现了其中门道的查文斌,又再次把青铜轮放了上去,刚才的一幕立马开始重演,只是红色太阳尚未出现。

  他如法炮制的重新血祭,立马太阳也出现了。

  左边一个太阳,右边一个月亮◇升又降,符合日出东方只说,这两个东西加起来便是一个汉字:明!

  再次拾起那块已经冰冷的青铜器,查文斌的脑海中陷入了深深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