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八十三章 趴着葬

  他在挪动!长长身影背后留下的鲜红的血迹,无数头发丝大小的伤口遍布全身,这是艰难的一步,任何一丝肌肉的颤动都会带动伤口的撕裂,这种痛楚岂是一般人能够体会他已经到了极限了,透过红色的双眼,那座晶莹剔透的的东西只能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方方长长的因为眼中满是尚未凝固的血,查文斌眼前满是一面重影还有两步便到了,他喘着粗气,想要抬腿,却发现腿根本不听自己使唤用颤抖着的身子,他告诉自己一定得走过去,这一步是关键的一步,只要迈过去才有可能会看见明天的太阳每一次呼吸带来的便是道袍上涌出新一轮的血渍,他已经没有多少血可以流了“坚持!”

  查文斌在内心深处不停的鼓励着自己,终于他再次迈出了一步,无比艰难的一步,那东西已经触手可及了几次尝试,就差那么一指的距离,他便可以触到了他在努力尝试着,血顺着他的手指滴到地面转瞬便成了黑色,因为疼痛而开始阵挛的手指几乎无法伸直。

  “咚”,突然查文斌的身子猛的向前一趴,脑袋结结实实的磕到一个硬物上面,他用这种方式完成了最后一步的跨越努力睁开那已经被血糊住的双眼,他才发现这是一口晶莹通透的棺材,近乎水晶般纯净而无半点杂质额头的撞击带来了新的裂口,鲜血瞬间在棺盖上冒着丝丝热气流淌开来,形成了一道道纹路冰,透心的冰,这是他的双手贴在这口透明棺材上的感觉,撕开的伤口几乎立刻就和这冰冷的棺材冻到了一起,就像是大冬天里把一块刚切下来的新鲜猪肉贴在了室外的钢板上,彼此不能分离不知是流血过多,还是体力已经消耗殆粳他睡了,眼睛努力的眨吧了最后一次,他恍惚看见了棺材里躺着的那个人正在冲着自己微笑。

  也不知外面的世界过了多久,老王和横肉脸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们一直等待着那三个人的重新出来从查文斌他们进去之后,他就一直把耳朵贴在椁壁上听里面的动静,木头的是具备很好的声音传播效果的,可这里面就像是完全被隔绝了一般,没有任何动静他们也想过破椁而入,无奈雪柏的牢固程度又岂是他们能够凭手动得了的,况且它的结构注定了强行进去必定会让里面的人永无出来之日。

  重新把镜头切换到墓室内:卓雄和超子依旧昏迷着,均匀的呼吸节奏告诉我们他们俩还活着而查文斌那儿,脸上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原来浓密而乌黑的睫毛上全部凝结着冰花,因为失血过多而原本惨白的嘴唇也已经冻成了乌紫色,若是被人看见了,定会认为这是一具尸体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布满了血痂,可是原本那具通透的棺盖上此刻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无数诡异的字符跃然于上,整齐有序的排列在整个棺盖之上,没人识得这些字,难看的就像是一条条扭动的蚯蚓而在这些古怪文字的中间,一轮弯弯的黑色月亮显得格外的扎眼“热”,这是查文斌在迷迷糊糊中的唯一感觉,他的胸口就像有一团燃烧着的火焰在烘烤着心脏每当他觉得睡的正香的时候,这团火就会“轰”得一下烧起来,把他烫得从睡梦中惊醒如此反复的睡着惊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双眼终于再次睁开来了痛,身体被撕裂的痛,他想把冻的已经没有知觉的手从那块冰疙瘩上拿下来却发现已经黏住了,稍微一用力,皮和肉之间马上就传来了一种即将要分开的痛楚。

  “嘶”,痛的查文斌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不敢在尝试了,也没有力气尝试了,索性便倚在这疙瘩上面再睡一会儿可能是觉得这睡姿不怎么舒服,在睡梦中,他轻轻的把自己的双腿往怀里蜷缩一下,好让自己抱着一团就是这么一动,“啪”得一声,一块温热的东西从他怀里滚落了出来那东西在地上。

  滚了没几步便碰到了那冰疙瘩,身子微微一颤,瞬间查文斌觉得一阵温暖从手心传来,脸上的冰霜顷刻之间便成了汗珠,一股燥热源源不断的向身体袭来这热若换了常人,定当得立马跳起来,就连查文斌的五脏六腑都像是掉进了温热的水里蒸煮一般,可他却觉得很是舒服,就像是在冬天里靠着墙壁晒着太阳那般温暖此时,他身上的伤口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着,原本身上那些伤口因为血痂就像是千条黑线密布,此刻纷纷开始剥落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嫩如新生儿一般的皮肤。

  当他开始觉得脸上发烫的时候,猛的一下从睡梦中惊醒了,手掌就像是被放在炭火上烧烤一般,他几乎是用弹跳的方式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好烫!“查文斌说道,伸出手掌一看,整个掌心绯红绯红一片,胡乱的揉了几把眼睑上干涸的血痂,他突然惊奇的发现自己完好如初了,就像是在蕲封山下被那三足蟾舔舐过一般仔细搜索了一下,东西都还在,七星剑就躺在自己身边,八卦袋也背在自己身上,他就像是做了一个噩梦然后再次醒来一般。

  可是当他整理自己衣服的时候,暗红色的道袍上那股浓浓的血腥味是怎样也掩盖不掉的,如果此时的查文斌出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一定会被当成一个屠夫对待他在拍打衣服的时候发现少了一样东西:那枚青铜太阳轮不见了!

  转身四下一寻找,就离着自己不远处,太阳轮正靠在这块冰疙瘩上查文斌俯身便去痊不料手指在碰到它的时候立马被烫起了一个大泡,痛的马上缩回了手指含在自己嘴里嘬了起来此时的太阳轮中间那块象征着太阳的部分变得通红,就像是铁匠铺里还在炉子里被高温烧烤着的铁块他小心的用七星剑去挑,太阳轮离开那块冰疙瘩的时候中间部分迅速又暗淡了下来,等到查文斌再次去拿的时候,它又再次成为了那块普通的青铜器物,只是还带着丝丝热量不过这一丝丝热量也在随后消失殆尽回头看看,超子和卓雄都还在,查文斌这才看起了眼前这块冰疙瘩,用手去触碰,一股寒气瞬间从指尖直达心窝这是一口规格按照普通棺材打造的透明棺材,查文斌看不出具体材质,有点像传说中的寒玉,但通透纯净的更像是钵他也留意到了那些字符,一眼便认出了:鬼篆!

  数了数,总计七十二个字外加一个月亮,他用剑尖刮了一下,放在鼻尖嗅了嗅,淡淡的血腥味,他顿时明白了,这是自己的血流上去才将这些原本雕刻在棺盖上的字符显现了出来虽然这些字都是鬼篆,他一个也不识得,但却见过,而且不止一次的见过,要让他写他都能将这七十二个字从头至尾一字不差的默写一遍因为那日在湖面的男子凌空画的便是这些字,连同顺序都是一样,这些字早已像幻灯片一般映入了他的头脑中“怎么在这儿会出现这个?”

  查文斌心头不解,他在想,难道那一日在湖中出现的人就是你,这棺中的主人?棺材中躺着一个人,虽然这棺材是透明的,但是却看不清他的样貌,因为他和普通人下葬时睡的姿势不一样,他是趴着睡的!

  从古至今,入棺之人必定是平躺着,若是哪个入殓师把死人侧着放或是趴着放进棺,那主人家肯定得找你拼命一身朴素的青色长褂从头到脚把他遮的严严实实,只留下后脑勺上那个扎成圆盘的发髻,从身形上看,查文斌可以确定他是个男人。

  不用想也知道就是此人布下这样恶毒的大阵,查文斌看着那两个还昏迷着的兄弟,心头想到:今日把你开了棺,也算是替天行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