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八十一章 替命

  生辰八字这东西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也是接触阳间呼吸到第一口空气时就成立了,这个东西将伴随我们的一生通过生辰八字,懂道的人可以算出将来的运势姻缘仕途以及劫难;同样如果被小人得到了,他就能通过这个八字来让你走上霉运,甚至是夺去你的生命。

  通常一个人只会有一个八字来对应自己的运势,有的人也会用一些特殊的办法来改变命运中的那些背运,也就是俗话说的过掉那些沟沟坎坎。

  可是命由天注定,有些坑是靠人力填不完的,也是算不出的时候就有人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借八字!

  这八字怎么借?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对应自己的八字,借给你了,他怎么办?

  答案是残酷的,那便是养一只小鬼,也就是婴灵些婴灵被拿出母体的那一天,便早就了属于它的生辰八字。

  那些尚未出娘胎便已经死亡的婴孩,因为他们未曾经历世事,所以也便不懂得善恶,只会对那个供养自己的人一心报答,东南亚地区就有一些富商用这种办法改变自己的霉运。

  因为这些婴灵是能够通灵的,可以预知一些潜在的危险,这样他的主人便可以提前想好对策但若是遇到那些大坑,是束手无策的,这些富商便会用婴灵的生辰八字去替自己受这个罪,也就是所谓的嫁祸。

  而放在超子怀里的这张纸上写的,正是那日他在石头爹家里那壶酒中发现的婴灵个婴灵虽然被查文斌超度了,却让超子积了它的阴德,能够用留下的那点运势替超子抗过一劫。

  现在需要用它的时机到了,查文斌把这张符纸放在超子跟前,嘴里念念有词。

  随着查文斌的语速加快,这张符纸的一角竟开始动了几下,他拿出辟邪铃一椰右手做法指指着那符纸大喝一声:“起!”,慢慢的慢慢的,那张符纸真的站立了起来。

  一开始还是摇摇晃晃的,到后干脆立的笔直,就像是背后沾着小棍被插在地上一般。

  查文斌又拿出火折子俯下身去点燃了它,“轰”得一声,虽然纸马上就燃起了,但升起的烟却一直徘徊在不足半米高的地方不断的上下翻腾着,始终不漂不散。

  取出无根水,中指迅速朝着烟里弹了几下念道:“画符为人,落地生根;借你八字,渡其天劫!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之间那团烟开始慢慢的向下沉,洒出去的水柱像是被分散到了这些烟里形成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这些雾气逐渐开始变换,并最终形成了一个只有婴儿般大小的人形。

  这团人形烟雾便是这个婴灵留在世上并未消散的命魂,因为它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出世,地魂和天魂也就无法感知到它的存在,三魂不能合一,所以即使是死亡了,它的命魂将不散不聚不轮回,成为一个游荡着但却又没有心智的野鬼。

  那小孩涅的烟雾虚空踏着步子,活像是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不停的吮着自己的手指呀呀的向查文斌走过去。

  而查文斌看到此情此景也难得会心一笑说道:“小娃娃,报答他的时候到了,待你这命魂一散,你的地魂便能进入下一世的轮回,我已经给你超度过了,来世你会找到一个好人家的。”

  那烟雾小人朝查文斌作了个揖,那涅甚是滑稽小人还想用站着不大稳当的身子给他行了一个跪拜大礼,却被查文斌连连喊道:“不用不用,他的时间快来不及了,你得赶快上路了。”

  别了查文斌,那团烟雾又歪歪扭扭的走到超子跟前,双膝一弯曲,就给超子跪下了¢空的朝着他磕了三个头,便转身朝着那座晶莹剔透的地方走去。

  查文斌目送这这团烟雾小人越走越爆越走越模糊,终于在临近到达的时候,便再也看不见了。

  再转身回来看看超子,他的两只眼睛都已经闭上,脸上也有了也许血色,看样子歇一会儿就没什么大碍但凡是遇上这种中招的,都会被伤些精气掉,需要日后好生调理,但小命起码是薄了。

  这小子今天起码算是废了,先倒下一个卓雄后倒下一个超子,查文斌算是被折了左膀右臂,这条道家龙的翅膀就这样硬生生被砍断了。

  把超子也想卓雄那样安顿了下来,本来这儿也就不该他们来的,也没准备让他们俩来,剩下的就该自己独自一人面对了。

  看着前方那段短短数十米的路,查文斌是由衷的想念它:老伙计三足蟾!

  曾几何时,陪伴在他身边的就是那只蛤蟋拍了拍怀里的那枚太阳轮,这是和它唯一的记忆,一阵熟悉的温热突然传来,让他暂时忘却了这儿的寒冷。

  走吧,前方还有未知在等待着自己,走吧,命运便就是如此安排的查文斌觉得这样的结局是他想要的,也是最好的,因为他早已知晓一件事:要从死门入,必要死一人!这是规矩,没有人能改变,从死门入,要想平安通过,必须拿命来买路,否则是永远也通不过的,现在他俩经过两劫都还活着,就只剩下自己一人去面对了。

  如果卓雄现在醒着,他一定会大声的阻止,因为他看到了,他在最早的时候便看到了这结局,超子已经应验了,虽然吃蜘蛛的是他自己而不是超子。

  那么查文斌呢,他会应验吗?

  “老伙计,你在哪?”他这一生都是孤独的,没有一个真正懂他的朋友,唯有它:那只蛤蟆。

  动了,这个现在看上去有些消瘦但却挺的笔直的后背;动了,那柄已经流传了千年出自道家名门的七星剑;动了,正天道这一脉在世上的最后一个掌门;动了,我记忆中的最后一个道士。

  跨出去的第十步前面横着一排细微的小石子,黑色的鹅卵石,它们被缜密的埋在了地上形成一道细微的线虽然这线的颜色是黑的,但也却没能逃过查文斌的眼睛,这是一道生死界线,跨过这一步,他便不再属于他。

  脚步落地,风声四起,伴随着“呼呼”作响的冷风,还有无数个凭空突然出现的鬼魂,其中便有他的老熟人:石头爹!这道线就如同一道无形的墙壁,隐藏了太多太多。

  这是一群没有心智的魂魄,它们的目标只有把这个擅自闯进地府的人撕碎,男女老少皆是如此一刻,查文斌的心头再也没有了一丝怜悯。

  风起,符起,咒起,剑起!

  漫天飘扬的符咒伴随着朵朵剑光,他的身子就这样艰难的顶着肆虐的狂风前行也不知是风太大,还是脏东西太多,他身上的道袍被一点点的划破,每前进一步,身上的衣服就会留下数道新的划痕。

  雪白的道袍上,那朵朵触目惊心的血痕在不断的添加,浸透了他的衣裳,也染红他的剑柄那不是别人的血,而是他自己的血,他就像走进了一条两边占满手拿钢鞭恶徒的小道,每走一步就会被人狠狠抽上一鞭。

  太多了,几千年来因为“摄魂草”被困在这儿的魂魄太多了,所有的魂魄都消抓住这个等候了千年的机会,杀了他,让他做自己的替死鬼,这是它们轮回的唯一办法,他不怪它们。

  无情的七星剑像是一台收割机,剑光闪过之处就立刻魂飞魄散,这只是一群普通的魂,它们并没有错,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也包括查文斌。

  当他眼睛开始流出第一滴血时,那身白色的道袍早已成了红色,卓雄看见的那一幕终于出现了。

  查文斌就站在距离中心不足三步之遥的位置,七星剑再也举不起来了,他就那样仗剑而立,稳如泰山!

  死了吗?没有人知道,如果看见那张七窍都在流血的脸,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死了。

  不,他没死,因为那些鬼魂没有一个还敢靠近,因为站在查文斌的背后,还有另外一个人在舞动着七星剑,而这个人那是真正的白衣胜雪,道气凌然!

  是人吗?不,是一个魂!

  预告:下一个章节明日奉上:魂之舞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