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七十九章 鬼搭肩

  敲击了地上的木板,回声“咚咚咚”作响,以示这个下方确实有一个独立的空间这儿的木材自然是顶好的雪柏,要想从这儿打个洞又不破坏整个墓室的结构,这种活儿还是交给超子去干。

  虽然自诩为爆破专家,但是炸药在这里是无用武之力的,任何一点偏差都有可能让这座沉睡了千年的雪柏棺椁在瞬间崩塌,而他们也将被永远的埋在这里。

  让一切再次回到原始社会,三人开始用刀在刨,这雪柏的名贵可真不是吹出来的,就他们手中那可谓是特种军用匕首一刀劈下去也就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

  两个当兵的加一个道士这会儿全成了木匠,一个原型的坑正在他们一点一滴的努力下逐渐往下陷若是此时有古董商看见了肯定得大骂这三人是在暴殄天物,哪有人会舍得拿刀子去在雪柏上挖个洞,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两个小时后,当三人脸上的汗珠都要在地板上结成一汪水的时候,卓雄“啪”得一刀砸下去“啵”得一声,终于穿透了。

  “到底了文斌哥!”

  查文斌把头伏下去,用强光射灯超那个刀眼里面照下去,一道雪白的光柱直入地下世界,但这个刀眼实在太小了,无情的黑暗瞬间吞噬了这些光亮。

  “加把劲儿再凿开点儿。”

  乘着干活的间隙,卓雄问道:“你不是说这儿的通道都是在移动的么,这么久过去了,我们这块地板下方对应的也应该移动了艾怎么确扁里下去就是墓室呢?”

  查文斌说道:“你尽管凿,九宫是地盘,虽然格子一直在不停的移动,但是跟下方链接的八门永远都是对准的,宫位在动,门也跟着动。”

  超子到这时索性就用脚踹了,军用皮鞋有了一个好处那就是硬!这小子那股蛮劲头上来是丝毫都不会输给横肉脸的,“咵咵”几脚一顿乱踹,还真叫他给鼓捣出了一个大洞。

  等那个洞不断在扩大着,当它能够容纳一人进入的时候,这个用掉三人将近三个小时的工程终于宣告结束了。

  “冷!”这是查文斌把脑袋探下去后说的第一个字,这里的空气也不知有多久没和外界相通了,一股寒气直逼人的毛孔,方才还是满脸大汗的脑袋只觉得头皮子都一下子竖了起来。

  “你们两个在我后面,千万别跟丢了,到下面后不论看到什么都别乱摸,也别乱说话,遇到情况尽量用手势交流,两道本命符一人一张,老规矩塞在自己怀里”给完符纸后,查文斌第一个跳了下去。

  如果说北方的冬季是寒冷的,那么这儿真的可以用极寒来形容了,只是落地的一刹那,查文斌就觉得自己是掉进了冰窖里,一股透着阴气的寒冷瞬间把人包围,甚至连手指在这儿都一下子失去了之前的灵活。

  “嘶”他吸了一口气,牙龈立马感到一股酸痛,这种冷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三个人站在这个距离天花板不过一人半高的地下世界里,还没开走,却已经都打起了抖索,射灯照出去,全是自己呼出的暖气,雾茫茫的一片,又瞬间凝结成了冰花落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这是什么鬼地方,要冻死人啦!”超子也是在雪域高原上打过滚的人,算是比较耐寒了,可是这种立马能把人冻僵的情况也只会偶尔出现在深冬夜里刮起西北风的草原上,可那也紧紧是偶尔。

  “别说话!”查文斌小声而严厉的呵斥道,不知如何起,站在这样冰冷的世界里,却感到自己的怀中却隐隐有一股热量在提供这温度,多少让他好受了一些他下意识的摸了一把,只有那块太阳轮,金属在这种低温气候里只会越发的冷冰。

  “跟着我,小心脚下和四周”查文斌低声说道,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之后,这哥仨开始了抖抖索索的前行。

  也许是地上的泥土早已被冻开了花儿,这脚步踩上去就发出“格拉格拉”的声响,在这个安静的环境里显得无比的诡异,也只有这个声音不停的在提醒着彼此,他们才是这儿唯一活着的生物。

  这地上说是路,其实也不然是一个空间和棺椁差不多大小的平地,在这片平地上分布着大小形状都很类似的白色鹅卵石,规则的连城一条条的线通向中心而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在两条鹅卵石的中间。

  总计四条对角线把这个和棺椁底座差不多大小的平地均匀的分成了八个部分,这八个部分的上方应该都对应着八个门,而中间的交汇点就是就是他们要去的地方,因为隔着不远的中心位置就有一个晶莹剔透的东西在闪着亮光就好比在一片荒石滩上有一颗硕大的钻石在像你招手,人本能的就会确定那便是目标。

  查文斌指指那中间,做了一个继续前进的动作,这儿走过去目测也就三十米的距离,要用冲刺跑的话恐怕还用不了几秒钟,可就是这么一段看似触手可及的路却让他们陷入了无尽的深渊。

  脚步尚未迈出三步,查文斌便退下来,后面的超子以为他发现了什么情况,便把脑袋探了半个出去,就这么一眼,他便看见了这辈子他最想看到的人:他的母亲!

  何毅超的母亲,也就是王夫人,那个被查文斌葬在王庄山坡上的妇人此时她就在距离超子不远处的地上笑呵呵的跟他招着手,手里正拿着他最爱吃的桂花糕。

  以前王夫人总是在金秋时节和何老一块儿去老家王庄,那儿最多的便是桂花老太太会收集很多的花朵拿回家晒干磨成粉,然后亲手做成桂花糕给何毅超备着在他远走西藏当兵的那几年,老太太也从来没落下过,都是做好了给他邮去,让他尝尝家的味道是这种熟悉而又温馨的问道自从王夫人走后便再也没有闻到过了,而如今,那股几乎就是扑鼻而来的桂花香让超子整个人都陶醉了。

  话说这卓雄也眼见两人都没了动静,他不敢大意,就戳了一下超子的后背,想问问他怎么了。

  一下没反应,他便戳了第二下,超子慢慢转过头来冲着他笑着,而且笑得很难看不知何时他手里多了一只盘子大小的雪域狼蛛,而这只狼蛛的半边身子已经没了,超子的嘴里正在不停的嚼着嚼着什么东西,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但卓雄看见超子嘴唇边那时不时露出来的蜘蛛腿时,他整个人惊呆了。

  “文斌哥,超子他,他疯了!”卓雄连忙去推查文斌的背,可是任凭他如何摇晃,查文斌就是丝毫都没有反应,心里一急,便把查文斌的身子猛得往回一扳,一张已经扭曲到了极致的脸差点没让卓雄魂飞魄散:查文斌七窍都在流血,尤其是瞪的和电灯泡一般大小的眼睛下面,两行血泪正缓缓落下。

  查文斌说过这里是死位,所以决计不是看上去那样的风平浪静,只是谁都没料到,危险会来的如此之快。

  卓雄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两人都中招了,得赶紧想办法把他们都拖出去,从这儿到他们下来的入口不过几步路,必须得马上了他一把拍掉了超子手中的那半只狼蛛,拖着他就往回走,才倒了那么一步,他就感觉背后有一只手已经拍到自己肩膀上了。

  “谁?”卓雄并没有回头,而是大声喊了一声,那只手立马又消失不见了就在他准备再次拖动超子的时候,肩膀上又搭上了一只手,这一次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只手扣住自己的力量以及那从手掌上传出的冰冷温度。

  “鬼搭肩”这是卓雄心头想到的第一个词汇,从小在青城山下长大的他,对于这类古怪事儿听的可真不少了据说人的身上有三盏阳灯,分别位于肩膀两侧和头顶,也是人的本命灯如果在没人的路上行走背后突然感觉有人搭肩膀,搭你的左肩,你向右一转,那么右边的命灯便瞬间熄灭,搭你的右肩,你向左边一转,则左边的命灯瞬间熄灭三盏命灯相辅相成,只要其一被灭,则多半会成为搭你肩的这东西的替死鬼你能唯一能做的便是不管不问不回头,由它去,只要命灯不灭,它是那你无可奈何的。

  卓雄深吸了一口气,仍凭那手扣住自己的肩膀,驾着超子就往后退再退一步之后,他便感觉到两只肩膀上都有一只手了,一股奇大的力量扣住自己使劲的往回扳,他知道这一回头,自己也将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