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九道弯

  “这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卓雄说道,他是记得很牢的,就在上面拐了两个弯便是超子在这开了一枪,弹孔的位置是不会错的。

  查文斌也没有急,只说说道:“往回走走看,还是拐两个弯。”

  两个弯之后,对面那块墙壁上光洁如初,哪里还有弹孔的位置一回他们可是完全按照原路返回,心头记了又记,断然不会弄错的。

  “弹孔也不见了”这鬼打墙很多人都遇到过,但像这样的谁都没有遇到过,因为这两个弯之间并没有出现任何岔口,也就是说他们确实按照原路返回的。

  超子觉得这一定是石头爹的鬼魂在捣鬼:“肯定是被那个老鬼给迷住了,早知道我们在竹林就该把他碎尸万段,让他永世不得超生文斌哥你还好心葬了他,到头来他却跑到这里来害咱们!”

  查文斌面色凝重的说道:“不是他,我敢肯定,鬼魂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迷住普通人的心智,却如何也不会迷住我的,因为我身上带着太多法器。”

  “那是怎么了?鬼打墙?”超子问道。

  查文斌看着那扇墙壁说道:“现在看来这还真不是一般的鬼打墙了,鬼打墙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我们在一个地方不停的转圈但是你们看这条通道实在太小了,小到只能通纳一个人通行而我们刚才上去的时候是由卓雄带队的,下来的时候是我在前,如果是遇到鬼打墙了,只有短短的两个弯,我们肯定没有在原地转圈,因为队伍的顺序没有变,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这些通道是会自动移动的,而我们在这个内部空间里每次走的路其实都不被不停的排列重组,也就是说即使按照一个方向走,永远走的都是不同的路。”

  “不会艾文斌哥,我们走过的所有的路超子都留下记号了”卓雄说道。

  查文斌问超子道:“你所做的记号是每一次都不同,还是?”

  超子举着手中的匕首回道:“就留下了一个划痕。”

  “那你能分辨出哪些划痕在先,哪些划痕在后吗?比如这一条,你是什么时候划上去的?”查文斌指着自己身边的雪柏墙壁上问道。

  超子蹲下来一看,确实有一道自己留下的划痕,可是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在弹孔附近划过,因为那是在刚下来的时候。

  一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真的如查文斌所说,这里的路在不停变幻着!

  “为什么会这样?”超子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

  “问题就出现在这些拐弯上!“查文斌说道:“我们走的路几乎是每隔几步就出现一个直角拐弯,压根看不到拐弯过后的变化,这其实是一个机关。”

  “机关?就这木头盒子里面他们还折腾出什么?”超子觉得还是在闹鬼。

  查文斌说道:“不要小看了先人的智慧,诸葛孔明很早就发明了木马流车,只是那些古老的工艺都已经失传罢了个机关倒不是为我们设计的,而是防那些盗墓贼,不懂的人进来就会被无限困死在这些永远不停变幻的道路中,一直走下去,没有尽头的这这个椁里绕着圈,最后便通通困死在这里々柏质地坚硬,足以抵挡一般的刀削斧砍,而且木制结构还有一个特殊性,那便是稳定性极差,所有的木有堆积在一起全凭一个巧劲,一旦动了其中一个,其它的便会轰然崩塌,盗墓贼也就被一块儿砸死在下面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就和盗墓贼一样被困死在这儿了?我觉得还是闹鬼了,肯定是那个石头爹,等我出去非把他拉出来鞭尸!”超子说道。

  查文斌否认道:“跟你说了不是他,在这附近死的人都会被吸入这具聚魂棺,他是没有机会出来作恶的,至于那副人脸图或许只是个巧合,别自己乱了阵脚只要是机关,都会有破解的办法如果把墓道设计成一个死循环,那么墓主人自己就意味着被永远封死在这里,没有人会这样设计的个不停移动的路,那么超子我们再走一遍,你把每个转角处都按照掳走的先后顺序标注数字,这样我们就知道哪条路是最先出现的。”

  说干就干,他们被困在这里面的时间已经足足有两小时,估计老王和横肉脸在外面等的也得着急了,查文斌还真怕他们两个一会儿等不及会破棺椁,那样的话可真就活活给埋在这下面了。

  超子顺手在现在的位置标上一个数字“1”之后,又在地儿个转角处标上了“2”,当他标完数字“5”的时候,下一个转角出现了数字“1”!

  “这个岔口我们来过了,到“3”那儿,走另外一条没走过的通道,这几圈走下来,他们又再次遇到了那个弹孔,只是这一次它的下方被标注上了数字“7。”

  当数字“8”也在半小时后被超子标注完毕后,所有的路口无论怎么走,每一次下个路口都会出现不同的数字,而查文斌就带着他们两个按照同一个方向不停的走,每一次都会得到不同的数字排列。

  这样的循环又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此刻离他们进椁已经足足有四个小时,老王在外面急得把厚重的棺椁砸的“呯呯”作响,横肉脸的嗓子都要喊哑了,可是那个缝隙里再也没有传出过回声。

  当数字“7”,也就是那个弹孔第八次出现在查文斌跟前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停下的手势说道:“注意了,这一次走,一定要看清楚墙壁上的记号,成败在此一举!”

  虽然不知道查文斌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听他说的那么严肃,超子和卓雄都把精神气提的足足的,生怕错过了每一个变化。

  当走了八个转弯之后,出现了超子先前刻的数字“8”,这一次他们完全走出了一条“卍”的数字排列,不像之前的乱糟糟,查文斌指着下一个出口道:“那儿很关键,消就在那里了!”

  当三个人都走过那道拐弯之后,一片雪白的墙壁展现在他们跟前,虽然在这棺椁里的每一处转弯之后都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可是这一次不同,因为它的下面没有数字!

  “找到了,这就是第九个!”查文斌喜出望外的说道。

  “我们能出去了?”超子见他很有把握的样子,他实在不想呆在这鬼地方了,按照他的想法出去之后丢点炸药,让这个见鬼的东西彻底埋在下面。

  查文斌指着那块墙壁说道:“先标上再说,这儿的机关是按照禹步设计的,只要有了这个九个数字,我们一定能进能出,只是时间的问题。”

  超子只好拔出匕首,刚想划数字,却发现下面有一道划痕,他震惊道:“我们之前也来过这里!”

  “是来过,只是后来就再也没来过了,这个位置叫做离宫,每隔九次才会出现一遍,没想到艾还是个道家高人设计的机关,真让我开了眼界!”

  “道家?”卓雄问道,他又想起了查文斌躺在那里天上忽然压下来的那朵八卦,这件事谁都没有跟查文斌说起过,因为谁都不确定那时候的他是不是真的死了如果死了,那么跟前这个活生生的文斌哥又是谁?有的事儿,还是搁在心里比较好,至少在这个地方是不适合提起的。

  查文斌也难得的坐了下来,走了这么久,或许真的有些累了,灌了一口水后他继续说道:“这里是用了九宫术设计的,如果把整个椁看做是天宫的话,那么这个天宫内部就以‘井’字划分乾宫坎宫艮宫震宫中宫巽宫离宫坤宫兑宫九个等份本来这是用来在晚间从地上观天的七曜与星宿移动,从而观察天象的变化,也就是卜卦用的。

  九宫又分别称为:正宫中吕宫南吕宫仙吕宫黄钟宫大面调双调商调和越调九宫在奇门遁甲中代表地,大地,为奇门遁甲之基,是不动的,奇门遁甲分为天地人神四盘,四盘之中唯有地盘是不动,为坐山,也就是大本营。

  而我们这一路走来的路上,已经分别经历了天盘人盘和神盘,分别是那四节变换的过道,那是天盘;我们遇到的那个梦则是人盘,以幻化出来的古人差点要了我们的性命;而封渊则就是神盘了,那是只有在上古传说中才有的东西,如今这一盘便是地盘“三盘都被我们阴差阳错的给破解了,只需要破了这盘地,我们便算是彻底过了这个由高人布下的古今第一大阵他是不是我道中人,我不得而知,但是这里的一切都万变不离一个阴阳,至少也是个通天彻地的神人。”

  卓雄和超子听的是云里雾里,他们只知道自己已经被困在这儿好久了,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出去,哪像查文斌还有心思喝水。

  超子问道:“那我们之前呢?为什么你说我们在这儿只经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