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七十六章 鬼打墙

  黑漆漆的洞口里面照进去是白的发亮的雪柏,木材的成色跟刚放上去一般,整座墓室的入口不大,查文斌大致看了一下,勉强能让一个人通行,若抬着棺材那恐怕是过不去的。

  超子到底还是有些经验的,他也看出了其中的门道,站在墓道入口说道:“看来这儿的工程不是一天完成的,墓主人死后,那些工匠才用这些堪比黄金的木头直接垒在棺材外面,这又一次打破了常规,先入棺后建墓。”

  对于丧葬文化,查文斌自然是在行的,他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只是觉得有些蹊跷:“按照中国人的习惯,都是在帝王即位的时候便开始修建自己的陵墓,因为这些工程往往十分浩大,绝不是一朝一夕间就能完成,比如这儿,单是收集这样的雪柏,没有四五十年都不成,更加别说在地下岩石层掏出这么大一个空间来只有棺,没有墓,那是对死者的大不敬,穷人家也得须有个土包,我们进,小心那些蜘蛛。”

  打头的是超子,中间跟着查文斌,卓雄殿后三人也不敢大意,把衣服的领子裤脚都牢牢的扎了起来,以防那些小蜘蛛钻进衣服里。

  这入口才下去,便是一道弯,四四方方的通道倒是挺符合墓道的设计,中国人讲究个天圆地方,这墓道在丧葬文化里就是阳间通向冥界的道路,自然是要这样。

  这里面的雪柏到底密封的要好很多,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树香当超子转过第二个转弯的时候,身子猛的向后一退,直挺挺的靠在了查文斌身上,查文斌一个来不及又倒在卓雄身上三人,就跟多米诺骨牌一般,来了个全倒。

  查文斌刚想问他呢,超子已经喊起来了:“前面有,有鬼。”

  听到鬼,查文斌本能的双手撑着地面,身子向前一趴,从超子身上滑到了前面,刚一抬头着实也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这雪柏本是颜色偏白如玉,一路走过来看见的也是,可偏偏此刻在他们对面,一张黑色的人脸跃然于墙上,更加让查文斌吃惊的,这张人脸他们都见过:石头爹!

  怪不得连超子都被会吓到,这老头可是他们几个亲眼所见死在了竹林了,而且墓室的门也是刚开,跟这地方蹦跶出一张属于他的脸,那要说不震惊真是见鬼了。

  “是他来找我们了吗?”卓雄紧张的问道。

  “别说话”查文斌吩咐道,他也不确定这是个什么东西。

  正琢磨着呢,“呯”得一枪,那张人脸瞬间消失,无数只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四散而去,除了上面留下的那个弹孔,再也没其它的了。

  “他,敢吓唬你超爷,一枪爆了你的脑袋!”说完,超子还很潇洒的吹了一下尚在冒着青烟的枪口。

  “是蜘蛛!一群小蜘蛛!”查文斌看清楚了,这是一群数量相当庞大的小蜘蛛,它们汇集在了一起在墙壁上组成了这样一个人脸的图案。

  “蜘蛛?蜘蛛怎么会弄成那老头的脸?”超子还以为是自己神勇无敌,一枪打死了石头爹变成的恶鬼呢。

  查文斌也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群非场的,很有可能是刚刚孵化出来的雪域狼蛛:“不知道,或许他来过这里,又或许这是这群蜘蛛给我们的警告,因为他就是死在蜘蛛手上。”

  “还组团吓唬人来了,这群畜生,看来这儿八成就是它们的老窝,等会儿我们就杀进去,把这群杂碎给一锅端了,文斌哥你还是到我后面去,我来领头。”

  “算了,还是我走前面吧,你做事太莽撞”查文斌否决了超子的提议,要不是这小子出手太快,惊了那群蜘蛛,他还真想从这副人脸上读出一点什么信息,至少这群蜘蛛得见过石头爹才能摆出他的样子,否则那也太巧合了。

  这个墓中墓,完全就是一个九曲十八弯,每个路口还都有岔口,整的就和迷宫一般大小虽然体积算不上很大,但人在其中走起来,却能感觉到它的内部构造是相当复杂的。

  接下来,他们没有遇到任何蜘蛛,甚至连蜘蛛网都没见着,同样的也没有任何随葬品但这十条九曲十八弯的道路却像永远都走不到尽头一般,每一个拐弯之后又会出现另外一个岔口。

  半个小时后,查文斌意识到情况已经非常不妙了,整个地下空间不过大半个足球场面积,就是用爬的速度,他们这段时间里也已经爬了几个圈了,可是身边还是光溜溜的雪柏。

  “我们迷路了”查文斌非常冷静的说道。

  “我们一直在转圈”超子答道。

  “你怎么知道?”

  “看这儿”超子努努嘴指着自己身旁的墙壁。

  在迷宫里走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便是容易迷路,不过这三个人里面有两个都是有着丰富经验的侦察兵,所以在出现第一个岔口的时候,超子便拿匕首在身旁的墙壁上留下了一道标记此刻超子的身旁,一条清晰的划痕正在墙壁上。

  查文斌非踌幸,这小子在关键时刻还是顶用的!

  “你来带头,走没有留下痕迹的路,每隔两米做一个记号遇到已经做过痕迹的,就换另外一个岔口,这儿空间不大,我们能找到入口的。”

  又过了半小时,他有些失去了方向了,因为此刻已经没有地方再让他刻标记了,所有的路他们都走了整整一遍。

  “还是在原地,怎么办?”

  查文斌掏出罗盘,他想看看方位,根据一个固定的方向走或许会有好的结果,遗憾的是他的罗盘再次失灵了,指针除了不停的原地打转之外,根本停不下来。

  “这下面有磁石,我们八成中招了.。”

  “什么招?”超子问道。

  查文斌说道:“鬼打墙。”

  “有鬼在给我们使诈?”超子心头第一个想起的就是石头爹,他想肯定是那个死老头,变成恶鬼来为难他们了。

  “不是,”查文斌说道,“鬼打墙,只是一个障眼法,是我们自己的眼睛欺骗了自己,这只是风水学里一个不算高深的布局,没想到却让我中了招。”

  人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感知都是来源于眼睛,我们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只有眼睛是不会欺骗自己的其实不然,眼睛往往就会在不经意间欺骗了自己因为人认清方向主要靠地面的标志物,当这些标志物有时候会造成假象,也就是给你错误的信息,这样,你觉的自己仍有方向感,其实也已经迷路了。

  他接着说道:“要破这个,本身不难,可是这位布局的是个高人,这里一来看不到星象,二来破坏了罗盘,我们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方位判断,只能跟着这些事先设计好的道路走,所以会一直在里面转转圈,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有一个路口是我们没有走过的,只要找到了那个口子,我们就能走出去。”

  超子可就急了,他和卓雄都是专业出身的侦察兵,最擅长的便是观察,这里的每一个岔口确实都被自己留下了痕迹,已经没有其它路了。

  “有时候,千万别相信自己的眼睛,它会骗人的。”

  超子说道:“那你说怎么办?我们难不成还被困死这里面头了,再说了,真走不出去,我这里不是还有炸药吗,随便找个地方一放,就这点面积,一下子还不都给炸开了。”

  “不行,不能炸,这是木制结构,你要炸了,所有的木头一塌,还不得把我们活埋了,继续找,一定有一道非常隐蔽的门,还是我来带头,你们两个仔细观察脚下每一个脚印和每一块墙壁。”

  当他们再一次出现到一个熟悉的地点之后,所有人都不想再走了,他们的对面一个豁达的弹孔彷佛正在嘲笑这三个人,这是刚才超子开枪打那群蜘蛛的地方。

  “又回来了,我们真绕不出去了”超子沮丧的坐在地上。

  此时距离他们进墓室已经过了两小时,不停的转圈让这三人都非常焦躁不安。

  事到如今,查文斌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这里的机关设计的巧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想了想说道:“先退出去,我记得从这儿上去拐两个弯就是入口,我们是一下来就见到了那副人脸,等会儿出去拿上那根登山索,从外面绑着,我们桥绳子走,这样就不会出事了。”

  队尾变队前,卓雄带头,这里上去连续拐两下就是入口,大家都很清楚,可是当两个弯拐好后,哪里还有那块被打开的金丝楠木入口,头顶上只有光溜溜的雪柏。

  原来的入口竟然见鬼般的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