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七十五章 墓中墓

  老王还是有点怵那棵摄魂草,这么邪门的东西,他真不愿意靠近,听文斌那么一说他心头有了个想法:那文斌不是死过一次了吗,明明都没呼吸也没心跳了,怎么就没被这摄魂草给引了去呢?

  瞅着查文斌脸上的气色还算不错,怎么看也不像是从阎王殿转了个圈回来的人,这老王还真有点看不懂他了,唯一值得自己庆幸的就是没有他,自己将无法走进这里。

  超子觉得不妥,拦住了查文斌说道:“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人都没有办法翻身,若是再遇到雪域狼蛛,咱们人多了反而没办法施展身手,难不保容易误伤自己人,毕竟也不敢保证里面还有没有第二只,第三只,万一这里就是它们的窝,那岂不是叫它们一窝端了?所以还是我先上,对付这东西,我有经验。”

  查文斌是真不想再让这两个冒失鬼出点什么事了,不过超子说的确实有道理,自古有很多坟墓里都会有一些奇怪的生物出现,比如很多古墓打开了会从里面窜出黑猫或者是大蛇谁也说不清这些东西是怎么进入那些看似封闭的古墓里,它们进去后又是以什么为食物,更或者已经不知道这些东西在里面活了多少年一如那些古老的传说中所描述的,这类生物都会被统称为守护者。

  在邪门的地方呆的久了,这些东西也就会跟着邪门,这就是所为的潜移默化。

  想了半天,查文斌还是同意了超子的建议,“不过说好了,这回一定得小心,不能冒进,做事稳重点,我们等你的消息。”

  把上完躺的枪拿在手上,超子再次爬了上去。

  再次回到那处凹陷的边缘,超子竖起耳朵听了会儿动静,他很怕迎面就冲出来一只狼蛛,这东西不仅来去无声,而且动作奇快无比,一个不留神就便中了招。

  缝隙里面还有刚才那只狼蛛留下的残含散落的肉泥让超子顿觉非常恶心,不过这一回他是铁了心的要表现一次。

  这个凹陷也是一个长方形涅,这座椁远远没有外面看来那样简单,因为超子发现它不是简单的用来盛放棺材的盒子,没有谁会把椁设计的如此复杂。

  在超子过去考古的记忆中,椁其实就是套在主棺外面的那层外棺,早期主要的作用还是密封和防水以及防盗到了后来在一些王族的陵墓中椁被修建的原来越大,材料也越来越考究,濒了原本的作用下,逐渐成为厚葬之风的标志·越大,代表地位越高,才有了如今这些跟卡车般大小的椁但所有的椁都一样,里面必定是中空的,用来放置棺材,考究一点的会有第二层椁,多的也有五六层,但体积都会比这个最外面的小上很多。

  而这具椁竟然只在上方留了一个小小的长方形凹陷,看这长宽,似乎是刚好能放进一口棺材,但是现在里面空空如也,角落里布满了蜘蛛网,想必这儿就是刚才那只雪域狼蛛顿的地方。

  超子此刻就蹲在这座凹陷处,他的头顶正上方就是刚才自己钻进去的那个洞他试着用手去敲击底下的木板,“咚咚咚”,是空的!到了这儿,他可是别无办法了,难不成真的要炸开?

  重新撤到外面,超子向他们传达了自己遇到的困难,查文斌决定还是先上,他总觉得超子说的那个凹陷肯定没有那样简单。

  在这个缝隙里,老王和横肉脸是怎样都挤不进去了,因为他俩实在是太魁梧,只好留在外面做接应,查文斌跟卓雄两人来到了超子的身边。

  进入这个地方之后,查文斌首先关注的反倒不是那个凹陷,他对头顶上的这道洞穴颇有兴趣。

  “你进去过?”

  超子用手电照着那个黑漆漆的洞回道:“刚才进来的时候躲进去的,不过也没到里边,就在这口子上。”

  这个洞,完全不像是天然的,单从洞口来看就有着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第一个从查文斌脑海里蹦出的词汇是:盗洞!

  不过如果这真是一个盗洞,那盗墓贼可真潘去了,这里可都是结结实实的花岗岩,他们从下而上少说也有二十米,若想凿穿一个垂直二十米深度花岗岩地质,单靠人工的力量那是极难以想象的。

  留下这个疑问,他这才把目光重新回到了椁上,很快查文斌便发现了其中的蹊跷,脚下这块板的木料和椁本事有些不同,而是另外一种珍贵的木材:金丝楠木!

  一具棺椁,用两种材料的木头,这是非常罕见的,中国人讲究一个从一而终,没有道理会换另外一种木材而且看这个工程如此浩大,缺哪里都不会少了这么一小块木头,虽然金丝楠木也很贵重。

  “这下面是空的”超子提醒道。

  “空的?”查文斌倒来了兴趣,他对于墓室的构造也有一定的了解,做道士的跟这块东西免不了都是要打交道的如果觉得这地方是坐墓,按照如此的规格,那么还真就少了一样东西:墓道!

  他发现自从那个死位下来之后,一条小路攀沿而下,直通棺椁,也无任何陪葬品,这在这种级别的墓穴里是极为不正常的,哪怕是贫民死后也有个破碗放在里头,别说这种帝王级的单论这块金丝楠木,从木板的纹路上看也至少不下千年树龄,就这东西拿出去那便是价值连城了。

  查文斌拿着射灯仔细的观察这里,这时候他还真有点想念老王了,若是这个老狐狸在,说不定马上就能发现门道,毕竟他和古墓打的交道太多了。

  这块凹陷处到处都是蜘蛛网,查文斌便嘟囔了一声:“你们两个清理一下。”

  超子吐吐舌头便和卓雄随手抓了起来,有些蛛网已经很老旧了,裹着灰尘看上去就跟破棉絮一般,他们两人大把的扯着。

  “这么多蜘蛛网,有新有旧,是不是这地方不止有一只翱”卓雄问道。

  超子不以为然的说道:“管它有多少只,来了都有子弹伺候“两人正贫嘴着呢,超子突然“咦”了一声。

  “真是见鬼了,这几根丝我怎么还就扯不动了?”

  他说的是自己在西北角里的那团蜘蛛网,攥在手里怎样使劲都拉不动,就像是固定住了一般。

  这雪域狼蛛吐的丝不同于普通蛛网那般脆弱,反而相当牢固,估计用来编织登山索绝对是一等一的上好材料但蜘蛛结网有一个规律,那便是选择三角形的角落里拉网,这样使得网更加牢固,也相对更加容易从这一头爬到那一头。

  查文斌还在研究这里的布局,也没关注,倒是卓雄过去看了一眼,他用强光射灯一照马上发现了问题。

  “文斌哥,你过来看,这蛛网是新鲜的,而且像是从这木板的夹缝里伸进去了!”

  查文斌一看果真如此,这是新界的蛛网,在连着地板的那一头上,甚至还有未干涸的粘液!

  “我知道了,这是墓门!”查文斌恍然大悟,不得不说这座墓设计的非常之巧妙,它用了一种颠覆传统的方式,带着想法,他立马出去找到了老王,介绍了里面的情况。

  老王听查文斌一说,也觉得非常惊讶,如果他们看到的那块金丝楠木真的是墓门,那就说明他们现在压根就还没进去墓穴,而所谓的椁才是真正的墓穴!

  “墓中墓!”两人一口同声的说道。

  老王点点头道:“按照你的说法,那么这座巨大而坚不可摧的雪柏就被当成了两种作用,即作为椁,又成为了墓而那道金丝楠木才是真正通向主墓室的墓门,打开它接下来就是墓道,穿过墓道,才有可能进入真正的主墓室,我不得不说,这是我见过最奢华的一座墓用了如此多的雪柏,在墓主人的眼中不过是拿来砌砖用的墓墙,天晓得里面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我太期待了!”

  这也解开了他们心中的第一个疑问,为何这座墓会有如此巨大的椁,完全超出了常理,现在看来,这不过是墓主人精心为自己设计的外墙罢了。

  重新回到凹陷处,查文斌让超子做好准备破门,这下面有蛛网,指不定就有雪域狼蛛在等着。

  超子很快就用刀子在木板上刻好了需要爆破的位置,在这个到处都是雪柏的地下世界,金丝楠木的价值不过是一块破木板罢了。

  放好药量,等他们全都退到了外面,随着里面“嘣“得一声闷响,接着就是木头散落撞击的声音,查文斌知道墓门终于被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