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七十四章 摄魂草

  查文斌立马说道:“卓雄,你马上上,要是见着超子立马让他下来,切记自己不可以进去,只能在我们看得见的地方。”

  卓雄见查文斌面色凝重,心知恐怕何毅超这回又要闯祸,不敢拖沓,放下手里的包裹,别了枪支一把抓住登山绳道:“知道了,这就上去。”

  “慢着!”查文斌喊道,“经过那株黑色蘑菇的时候屏住呼吸。”

  以卓雄的身手,爬上这椁也就一折的事儿,到了那缝隙里用射灯一照,空荡荡的狭小空间里哪有超子的影子。

  虽然这椁的个头确实不鞋但在这个一根烟就能绕圈的地方,超子还能凭空飞了去不成?

  “超子,在哪呢?”卓雄心头也有些不好的预感,便朝里面喊道。

  可是他的呼喊并没有换来同伴的回应,这下他有点急了,便伸了半个身子进去查文斌立马在下面大喊道:“别进去!”

  这话音刚落,只见上面的卓雄两个后腿拼命的在蹬着,踢在那厚重的雪柏椁上“砰砰”作响,而且身子还在一点点的往里探。

  “不好,出事了!”查文斌抓着登山索就也要跟着上,可他哪里有那两个人的本事,试了几次,鞋子都在光滑的椁上不停的打滑,加上元气尚未恢复,手也根本使不上多大劲儿心里越急,就越是容易乱,一乱就更加爬不上去,急的他在下面是团团转。

  上面的卓雄还在不停的扑腾着,这会儿只剩下大半个腿在外面了,查文斌才爬了不过只有四五米的高度,能隐约听见卓雄在上面的喊叫,但是很模糊。

  查文斌有些后悔让他再上去了,明知有危险,却还要送他去,怎么就那么糊涂呢。

  正在自责着,上头“呯”得一声闷响传来,只见卓雄的身子快速的后退,等到整个人都钻出来的时候,前半个身子都粘满了蜘蛛网,那涅简直是狼狈不堪。

  “别上来,里面有蜘蛛,很大的蜘蛛!”卓雄一边挥着手,一边大声的对下面喊道。

  等卓雄狼狈的落地之时,查文斌紧张的问道:“有没有伤着?”

  卓雄一边撕扯着身上的蛛网一边看着上方:“超子也在里面,是他开的枪,没这小子估计我就成了蜘蛛的点心了。”

  “他开的枪?那他人呢?”查文斌还以为是卓雄开的枪呢。

  正问着呢,“啪嗒”一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上方跌落,接着便是超子的笑声:“哈哈哈,你个衰货差点被它吃了。”

  查文斌黑着脸叫道:“你给我下来!”

  超子见查文斌发火,赶忙收起先前玩世不恭的德行,顺着登山索溜了下来低着头站到查文斌的跟前。

  原来这小子爬上去之后,见无处可下手,便打算溜到这棺椁的背上超子精通考古,也懂得这东西的奥妙之处凡是椁里面必有棺,而棺需要放在椁内就肯定有一处口子得通进去,体积如此巨大的椁若没个暗门,棺也没办法进去超子就寻思着往里面瞅瞅,这人爬进去没多久,便见到了其中的门道。

  这椁是一个凹字形,中间的位置从顶部豁然向里面凸了进去,超子举着射灯在那晃悠,只见里面有一双绿油油的大眼睛正在对着自己。

  他被这双眼睛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原本这里面的空间也就勉强让一个人能爬进去,等到自己真的站起来才发现,这里面才是别有洞天。

  在他的头顶部,原本是结实的石头,现在已经被人掏了一个洞,而那双眼睛正在网上窜,他一着急就往头顶上那个洞里钻听见卓雄在外面喊自己的时候,怕把那双眼睛给吸引过来了,就没敢做声,没想到卓雄忍不住往里面爬了。

  他就蹲在上面守着,只见那双绿油油的眼睛跟箭一般迅速往外面跑去,接着他便听见卓雄的呻吟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

  知道自己战友遇到麻烦了,他才蹑手蹑脚的从洞里跳了下来用手里的射灯一照,好家伙,一个布满花纹的大蜘蛛屁股正对着自己左右摇晃着,足足有脸盆那么大。

  超子一眼便认出这就是雪域狼蛛,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艾况且他还正拖着卓雄往里边拉掏出沙鹰,对准那个大屁股“呯”得就是一枪一枪打得狼蛛是屁股开花,汁水四溢,穿透的子弹擦着卓雄的头皮子飞了出去,让卓雄是刚逃出蜘蛛网又差点命丧子弹口。

  超子觉得卓雄点子挺背,所以这才忍不住大笑起来,不想却惹得查文斌黑脸知道自己错了之后,先后给两人赔了不是,这才让查文斌消了火。

  查文斌毫不客气的说道:“超子你做事怎么一辈子也改不了那德行,这是座聚魂棺,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要想开这座棺,弄不好真要死人的!”

  “聚魂棺?”老王还真没听说过这种棺材。

  查文斌指着那株黑色蘑菇说道:“棺材上有蘑菇本来是件好事,说明此处风水不错,有蜘蛛网的墓穴那就更加难得,是能够庇护子孙后代升官发财的但是这朵蘑菇不是普通的,它有一个名字叫做“摄魂草”,是因天地之煞气所生,是风水中死位浓缩而成的精华但凡有这个东西在,一定是凶险无比的。

  据说有一种香叫做“摄魂香”,我曾经听师傅说过说有想谋财害命之徒就在你家门口点上一柱“摄魂香”,能够依靠所挥发出的特殊香味吸引人魂魄出窍。

  这种香只对活人有用,对于死去的人反而无效,人一旦闻到这种香味,便会魂魄出窍去贪婪的吸食,也就俗称的丢了魂,然后这个人便会一下子精神恍惚,不久之后便会一命呜呼。

  杀人于无形,这种香也只是在一些典籍的记载中出现过,之所以很罕见,难度就在于它的原料:“摄魂草。”

  “摄魂草”本身只对魂魄有吸引力,伤不了活人,作用和返魂香有些类似,却能识得方圆百里死去之后的魂魄不走黄泉路,直奔这摄魂草而来,这东西对于魂魄的吸引已经超越了轮回,能使鬼魂迷了心智。

  但如果将它磨成粉后燃烧,生产的烟雾便能取人性命,但这种邪门的草只有在天地至凶至煞之处才能孕育,所以普通人根本也无法得到,因为那种地方去了都是九死一生。”

  超子听完就想再次爬上去,被查文斌一把按住肩膀:“你又想干嘛?”

  超子甩甩肩膀道:“这种难得一见的宝贝,不顺手弄到自己袋里去岂不可惜,将来说不定拿出去能卖一个好价格啊。”

  查文斌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成天给自己找麻烦的家伙说道:“想死你就去吧,摄魂草虽然对我们活人无害,但却根生在聚魂棺上,你想把里面的主给弄醒了,再一个那东西带在身上,不是全把孤魂野鬼都往自己身上招吗?”

  “你说这里面有门道?”超子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有点怕。

  “没点门道我至于差点把小命留在这儿了吗?这是聚魂棺,此处本就是死位,聚集天下之煞气,至凶!有摄魂草在地方就是修罗地狱,照说是万鬼飘荡之处,但一般的乱葬岗看起来都比此处要安宁,那些招来的魂呢?想必都喂了里面那个主了。

  有谁需要招来这么多魂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鬼道!此处基本可以确定了,鬼道道超谁能占了这座椁,谁就拥有了这座道场。”

  老王像是有些明白了,如果说这摄魂草是诱饵,那么真正的钓鱼者是谁?这儿没有其它东西了,只有这座巨椁。

  他有些胆怯了,问道:“那文斌,我们还要继续开棺吗?”

  “开!”查文斌坚定的说道,“哪怕是用炸药,也要炸开它,鬼道害人不浅,用聚集阴灵的办法达到修炼目的,这简直是乱了三界轮回的法则,只要这东西还在,方圆百里之内人死之后都会永不超生!”

  “真要炸?”超子问道,他已经在计算需要用多少当量才能炸开棺椁又不把自己埋在这儿,因为在地下空间里爆破很容易就引起塌方。

  查文斌瞄了一眼那株摄魂草,如果爆炸一旦让摄魂草化为灰烬,那么无疑是让他们这批人留在了这儿做了殉葬,所以他还是换了一个决定:“先上去,从你说的那个凹陷里看看,说不定那儿就是入口。”

  “那还是我先上吧,我熟悉里面情况”超子第一个就要走。

  “不”,查文斌说道:“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