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七十三章 地宫

  能够再见到日落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儿,查文斌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当他再次睁开眼,却见自己的兄弟正倒在自己的胸口。

  伸出手,颤抖着抚向这位兄弟的后背,泪,潸然雨下。

  他醒了,一如小说里所写的那般,超级英雄都是不死之躯,可他不是超级英雄,他只是一个平凡人,一个普通的道士。

  他不记得自己已经睡了多久,只依稀记得那团黑影从招魂幡上散去的时候,自己也重重的倒向了大地他甚至无法准确的回忆起那一晚的战斗,只是身上的血迹还在诉说着残酷的结果。

  与人斗,看得见伤口;与它斗,却只能看见结果,那便是他曾经死过一回虽然查文斌无数次的接近过死亡,却没有这一次走的那么远,那么深。

  也许是命不该绝吧,查文斌围着篝火苦笑道,此时天已是大黑,老王正忙前忙后的为大伙儿张罗出一顿丰盛的晚饭:把所有的干粮都取了一点放在一起煮,这在东北叫做乱炖。

  超子和卓雄的眼里迎着火光跳动着那个叫做作“泪”的液体,而横肉脸也第一次破天荒的没有动筷子,所有人都注视着查文斌,所有人都消这第一口能够让给他,这便是兄弟间的情。

  “活着真好!”查文斌叹一声,“吃,快点吃,吃完了休息一下,晚上咱们还有活要干”说着,他带头吃了起来,嚼在嘴中也不知是何味道,但是他知道必须得咽下去,身体已经到了虚弱的极限。

  这顿晚饭看似丰盛,却吃得极慢,众人尽可能的都让着查文斌,因为白天他还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虽然他们知道即使是成了鬼,他也不会来害他们。

  说起昨晚的事,查文斌说自己也想不起来了或许是他不愿意说,或许是他真的记不起了,总之这一段故事被永久的带进了地下,再也无人知晓对于他而言,只是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到了一条河上,然后跌进了河里又被一个道者救了上来,接着他便醒了,再无其他。

  地上那个黑漆漆的大洞还开着,到了夜晚,一股阴森之气就从从不知觉的弥漫开来,而他们在吃罢晚饭便休息了,真的是太累了,累到忘记了害怕。

  夜里子时,查文斌像是事先闹了闹钟一般准时醒来,叫醒了众人,今天夜里的活儿得开始正式干了,这下面才是他们要找的地方。

  “下面是什么?”超子虽然还没睡够,但是作为一个侦察兵出身,这点睡眠足以支撑他今晚的行动。

  “我也不知道,”查文斌确实不知道,他如实回答道“给我的感觉,这儿很可能是地宫。”

  地面的火堆,还继续烧着,卓雄还特地多添了一些柴,他想等会儿上来,外面冷。

  这是一个能够勉强让一名成年人钻进去的小洞,超子倒还好,可就苦了老王和横肉脸,这两人的体型确实是为难了,在磨掉不知多少层皮之后,勉强钻了进去,可这里面却是另外一片天地。

  查文斌的身子还是挺虚的,只能不断的提醒他们小心一点,因为此时他手上的罗盘指针晃动的一刻也没有停,这不是好的兆头!

  也不知这儿有多少年没有人来过了,这条盘旋而下的石路面前不停的有散落的石块,看样子都是后来跌落的一股淡淡的异香阵阵的涌入他们的鼻孔,越往下这股莫名的香味便越发浓烈。

  终于当他们在一座巨大的木台面前汀了,而从小家里就是干木工活的卓雄一眼便认出了这是慎的木料全都是三人合围粗细的慎,被裁成了一段段的像积木一般搭建起来。

  单不说这些慎为何会如此巨大,他们在入口处便见到了三棵,用多少的人力才能把它们运送进来并且码成这样,这在没有机械化的过去简直就和登天是同一难度。

  “这是椁吗?”老王几乎是用颤抖的声音在问,这辈子他也下过不知多少墓了,年代也是从殷商开始纵穿到了民国,王侯将相的也见过,达官贵人的也摸过,就连传说中的黄肠题凑跟这个比那也几乎是不堪一提啊。

  要说长沙马王堆辛追汉墓的椁够大,那么这个就足足是它的一倍!

  更为难得的是,在这种四面环湖的潮湿环境里,木材不仅没有腐烂的迹象,在超子轻轻抹去外面一层淡淡的灰烬之后,反而还栩栩如生,就如昨天刚放进来一般些粗壮而简约的木料之间紧密的连刀片都插不进,是要如何技术的木工才能做到这一点?

  在这座巨大的椁上,一株黑色的蘑菇从中生出,说不出的诡异。

  查文斌决定先不去动它,还是从周边开始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其它有价值的线索如此规模的地上建筑群和宏伟的地下世界,总该留下一下线索,比如用来歌功颂德的石碑或是描述当年的壁画,这些东西才是他要寻找的目标。

  这儿的面积大小也不过大半个足球超四四方方的,完全是由人工在这片布满竹林的岛屿上掏出了这样一个空间,而那具椁就占据了一半,他们很容易的便饶着这具椁走了整整一圈,不大的空间里,一眼便可扫过每一个角落。

  但是结果往往是与想象相反的,偏偏有人愿意留下一座空荡荡的地宫让你们去猜。

  他们在惊叹着古人无与伦比的创造力同时,却连最简单的文字和壁画都没有发现,这儿只是一个空荡荡的石室,甚至连地宫都算不上,更加别说陪葬品了。

  再次回到原点,一群人看着这座只能用雄伟来兄容的巨大木制结构体,也一时间不知该从何下手虽然看不出有铆钉链接,但就凭借这种体积的木料,那也不是普通盗墓贼能搞得开的儿最有经验的莫过于老王了,他也没了主意。

  到了这个鬼地方,这还是头一次接触到能够一窥历史的东西,更何况,他们是来找东西的按照中国人的习俗,死后必定会把身前最贵重的东西带进地下,所以他们会千方百计的设置各种盗墓手段,若当真把这儿当成一座陵墓来看,那手笔在历史上恐怕已无人能及了即使是秦始皇,他也没能设置如此大的外围和那些处处要人命的阵法。

  超子的登山爪在手中抡的“呼呼“作响,只见他手一松,“啪”得一声,便落在了那椁的顶端,和卓雄对视了一眼之后立马脚蹬着那些光滑的慎料蹭蹭的就往上爬,下方的战友早已拔出枪支严阵以待,这就是部队里培养出的战斗意识,无时无刻不防备着。

  这椁差不多离地有两层小楼那么高,超子在经过那朵黑色蘑菇的时候,只觉得香气熏得自己头有些晕,难道是这玩意儿发出的味道?不过他来不及汪,眼下办正事要紧。

  看着超子箭步如飞的往上窜,查文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他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只是直觉,总觉得还会再出点什么事,他刚想让超子别上去了,那小子已经在顶上喊道:“我已经到顶了!”

  到底是什么呢?虽然罗盘上的指针一刻也没停止转动,但却发现不了异常,他闭上眼睛,试着用心去感受,有时候眼睛是会被欺骗的。

  这椁的顶部是贴着岩石的,留下一道缝隙,黑咕隆咚的,超子试了一下,能够匍匐前进便朝下面喊道:“我爬进,你们等着我。”

  查文斌才想阻止,让他别急,那小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而他心头的那一抹不安再次浓烈了起来。

  是安静!这儿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陷入一种深邃的遗失,闭上眼睛的查文斌彷佛完全脱离了这个世界,他甚至能在闭眼的情况下看到自己衣服后背上那个被勾出丝来的小划痕!

  试问这个世界上有谁能看见自己的后背!查文斌的眼睛猛的一下睁开,当他的目光移到那珠黑色的蘑菇之上时,再也没能离开,三个字眼在心头缓缓升起:聚魂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