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七十二章 忘川河

  滚滚红尘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查文斌的眼前便是忘川河,如今他便站立在这阴阳两界的河边,只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桥的那一头了。

  因为黄泉是没有回头路的,这一点查文斌自然是清楚万分,但是他还知道这忘川河的另外一个秘密。

  一些痴情人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可以不喝孟婆汤,那便须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年之中,你或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他,他看不见你¨年之中,你看见他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又盼他不喝,又怕他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受不得等待的寂寞。

  喝孟婆汤,了前尘旧梦,断前因后果↑尽一世浮沉得失,一生爱恨情仇,来生都同陌路人相见不识;跳忘川河,污浊的波涛之中,为铜蛇铁狗咬噬,受尽折磨不得解脱。

  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但是有一个办法却可以,那便是跳入忘川河。

  据说在奈何桥还没建造之前,这儿便是通向阴间的必经之路,只要你想轮回投胎,就必须得过这条河。

  那时候的忘川河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三途河。”

  三途河也叫做三途川传说中,“三途河”是生界与死界的分界线因为水流会根据死者生前的行为,而分成缓慢普通和急速三种,故被称为”三途”。

  就像生与死只有轮回可以跨越一样,渡过“三途河”的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三途河”上的渡船,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然而渡船是要付船费的,没有路费的魂魄将不能登上渡船,就算登上了,也会被船夫丢进“三途河”也就是后来为什么人死之后,我们一定要在他的棺木钱放一个盆烧纸钱的原因。

  但凡是来吊念的亲人朋友,都需诚心的烧上一沓纸钱,便算是给他们的过路费那香烛也主要是孝敬阴差和船夫的,还需烧的人一定要心诚,所以往往都是跪下来烧的。

  那些无法渡河的魂魄在轮回的驱使之下,会涉水渡河,但是“三途河”的河水不但没有浮力,而且还具有能够腐蚀魂魄的剧毒那些下水的魂魄将永远没有上岸的机会了,只能变成“三途河”里的水鬼。

  永远无法转生的痛苦和彻骨冰冷的河水使那些水鬼对其它还有轮回消的灵魂产生了妒忌,只要有魂魄落水,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将其拉入河底也变成和他们一样的水鬼。

  所以自从有了奈何桥之后,便再也无魂下过这忘川河,因为这里边的罪实在是没哪个魂能受得了,即使有少部分人知道这儿的那个千年传说,也大多熬不过此等岁月,人的灵魂早就被无尽的痛楚折磨的肢体破碎。

  查文斌此刻便是站在在桥头,内心深处有一股意念在指引着自己走向河边,无数的冤魂在下面撕心裂肺的嚎叫着,十殿阎罗无不鬼哭狼嚎,犹如罗刹再现。

  “扑通”一声,他一头栽进了血水滚滚的忘川河,转瞬便消失在了河流之中只留下河道两岸一簇簇的彼岸花还在风中摇曳,它们开的是那样的鲜红,这也是黄泉路上唯一的色彩,被誉为“火照之路”,魂魄就踏着这些花儿通向幽冥地狱也是长明灯的另外一个由来,油枯灯灭,花谢人亡!

  在翻滚的忘川河里,查文斌只觉得自己身上钻心的痛,被包裹在一圈白色的亮光之中那些相遇的恶鬼们纷纷躲避,有来不及闪躲瞬间便化成了一缕青烟。

  挣扎中,他只见一道人涅的男子正坐在一船头,身披蓑衣,单手持着钓竿,却不见线上有钩子。

  这落水之魂,岂容得他逃?

  无数阴差驾着帆板犹如恶鬼一般从上游急速而下,眼看就要追上查文斌,不料那道士涅的青衣男子却将手中的竿一扬一提,查文斌便被他给钓上了船。

  “去吧,以我忘川三千渡,换你阳间十年命!”说罢,那青衣道人大手一挥,查文斌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再次栽进了忘川河。

  天不知何时又再次黑了下来,一黑一白两朵云彩开始剧烈的碰撞着,闪电如同蛟蛇一般在天空肆意挥舞,轰鸣的雷声轰炸着每一个人的耳膜。

  下雨了,黄豆般的雨点如同冰雹一般砸向他们每一个人的脸庞。

  无声的哭泣,泪水与雨水混为一体,再也没有人能分得开。

  超子的双膝已经麻木,他不信他的文斌哥就这样离他们而去,他是那样的无所不能,他怎么可能会就这样寂静的死去,暴尸荒野!

  “他走了!超子,你起来!他已经走了,我们不能再让文斌淋雨了,你起来!”老王的喉咙已经沙哑了,这样的劝阻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天超子就这样跪在查文斌的尸首面前,不曾离开半步,旁人也别想靠近半步。

  卓雄和横肉脸一如木桩一般分跪在两旁,这三个人已经任凭风吹雨打,不吃不喝整整一天了。

  老王明白,再这样下去,他们永远都不会走出这片林子,将会全部埋葬在这里不是他舍得文斌的离去,而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活着,也只有活着才能对得起文斌的牺牲。

  他苦口婆心的劝道:“孩子,我知道你们难受,我也难受,但是文斌走了,我们还要活着,我们还要继续,听我的劝,我们要一起带着他离开这儿,让他落叶归根才是当务之急啊你们不能再这样了,就是文斌在九泉之下,他也不能安息啊。”

  “滚!你给我滚!”这是超子今天说的第一句话,双手被他紧紧的攒成了拳头,骨头捏的“咯咯”作响。

  “我……”,老王一时语塞,他明白超子心里怨恨什么,但他还是说道“回去之后,要打要骂我随你们的便,但是眼下我们真的不能再拖了,快点起来吧!”

  “你要是怕死,可以先走,没人会拦着你”连一向说话稳健的卓雄都说出了这句话,老王知道他们完了,在失去查文斌之后就彻底完了,一支没有灵魂的队伍注定是行尸走肉,任何一个风浪就能把他们掀翻他缓缓闭上眼睛心中默念道:文斌艾等等我们,兄弟几个很快就下来陪你。

  不知何时,天空开始放晴,当乌云散去,天的边际开始出现了一抹晚霞‖片的火烧云看似要将湖水都烧干,映红了天机,也映红了每一个人的脸只可惜此等良辰美景也在无人有心欣赏他们三人还在查文斌跟前跪着,只有老王在一旁默默的烧着纸钱,虽然那也是从文斌的包里翻出来的。

  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从超子的发尖汇聚成了一个晶莹的水柱,透过它,夕阳是那样的美滴水珠挂在他的发尖已经摇摇欲坠,几次想落却没能落下,就像他们不舍得查文斌离开一样,它也不舍得。

  老王嘴里一边念叨着文斌你一路走好,一边舔着新的纸钱,地上的纸灰已经烧了厚厚一层,个别纸钱尚未烧的完整,他便拿了小棍子去挑一把就这样一挑,也不知是哪儿突然起了风,一张还在燃烧着的冥币呼呼的就往天上飞去,他也跟着站了起来,一直看着,看着……

  “滴答”,超子额头那一滴汗水终于落了下来,恰好落在了查文斌的嘴角,如果有人看见,定会发现地上的查文斌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咚”,这个汉子再也撑不住了,死死的倒向了查文斌的怀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