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七十章 道悟

  佛有寺庙,道有道观,基督有教堂,纵观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会有自己建筑,那么鬼道即为曾经有些香火并还能传承至今,也应该得有自己的大本营。

  此处无论是布局还是风水,都十分符合此道之学术,那就是极阴极煞。

  在以往看来,和天道与人道逆反而为就是大不道,是邪魔,是该诛杀的对象,一如茅山教派所擅长的灭鬼,而很少采取渡因为他们认为你既然死了就该回归到另一个世界,还汪在这里作甚?而查文斌的正天道却不是如此,他的教派更加讲究一个“无为。”

  这是一个他师傅常常挂在嘴边的词汇,也是普天之下向道之人的终极目标“无为”即为“无极”,能参破太极的人尚且更少,就更加别提无极。

  在查文斌看来理解是“无为”不是无所做为,率性而为,而是要以行人道之根本的原则来引导我们在平日里的所作所为,帮助人们寻找顺应自然,遵循事物客观发展的规律在自然规律面前,人不当妄为天地的运作遵循的是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顺应自然的规律,而不为世俗名利骄躁所论,做到心境静定,洗清杂念,摈除妄见,修养好自己的品行,方才可以自意而为而此时的人道已经不再是人道,而是同为天道了。

  所谓轮回,在查文斌看来不过是人道追求一个安慰自我,约束自我的概念“轮回”简单的说,就是受到时间与空间的支配。

  人,因为受到时间的支配,他必须经历生老病死,不能解脱痛苦烦恼,因为受到空间的束缚,他就没有办法神通自在,他就必须依地而行,没有办法飞行自在为什么?因为他没有摆脱时间与空间的束缚限制。

  时间与空间,就是我们所讲的第六意识—‘分别识’;第七识—‘执著’,因为我们有强烈的时间观念,坚固的空间束缚,所以,我们是永远束缚於生死轮回的凡夫俗子。

  而正天道意为突破自我对于空间和时间的认知,打破那个一直束缚自我的壳,一如当年的盘古开天辟地一般重新找到一个崭新的世界打破谈何容易,生与死即为自然的规律,那么人也必定受制于此,于是乎便有了人妄图通过长生来逃避。

  可是自上下五千年以来,我们曾听说过某某人活了三百年,某某人活了五百年,但是你可曾见过有人从五千年前一直活到现在?没有,哪怕是一个活上两百年的人在我们的现有资料里也是没有的。

  既然打不破这种的变幻,就追求精神层次的突破,也就是死后有的人通过做善事,积阴德以求下一世轮回的得体,有的人则通过作恶来另辟蹊径。

  太极只是一个在我们能认识和探索的范围内描述的,所以才会阴阳相对,正邪两立!如果超越了太极呢?查文斌不敢想象,这与他所学的一切都是相违背的,在那无极与太极的边缘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

  当查文斌看着招魂幡上一如斗大的鬼篆,他想到湖面上的那个男人,他就是亲手用这些文字使得那些氐人永世不得翻身,而自己何尝又不是用了灭魂钉诛杀了红衣男子?

  正与邪,鬼道与天道,他第一次有了动摇。

  正与邪,是两个极端,当超越了邪的终极,那又会是什么?是正吗?

  想到这儿,查文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老王,我们可能不会死!”

  老王一听到这儿立马像是那夏日里躺在石头上奄奄一息的鱼儿又被重新送回了清凉的水中,原本已经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地,马上来了精神,抓住查文斌的道袍问道:“它们肯放过我们了?”老王听说这是鬼道道超当时就差点背过去了,这前后出现的几个鬼道中人,哪一个是好惹的?更加别提来人家老窝里了,那不是狗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查文斌的意识开始了模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有这种想法,这种想法是可怕的,是对正天道重新推翻的认知,是违背祖训的,他赶紧在心中默念了一遍静心咒。

  当一切重新回归到寒冷呼啸的夜风中,查文斌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即将又要被乌云遮住的天空说道:“生火把,分别立于东南西北四个角,所有人以火把为单位,各自守到天亮,在太阳没有升起前,不准睁开眼,无论是你听到了什么,还是感觉到了什么哪怕是有人在你身边唱歌,或是给你在挠痒痒,都不准睁开眼,只要睡觉就是了里有三道符,是你们的本命符,我按照各位的生辰八字分别做好,只要符不丢,今晚大家都会相安无事。”

  不听也得听,不愿意做也得做,这就是查文斌的魅力,他的话从来就没有人提出过异议,即使是老王这般的老江湖混子,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得领上属于自己的那张符屁颠屁颠得跑去属于的位置,因为他查文斌就是这儿的顶梁柱他必须要等到天亮,只有等到天亮,他才能有把握开启那把锁,打开那个未知的世界。

  白天是属于他们的,而夜晚是属于它们的。

  查文斌轻轻走到招魂幡下,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飘然而至,见过?除了那些蚯蚓般扭曲着的字符,他发誓没有见过。

  地上的横肉脸还在熟睡,和孩子一般的童真,他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他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背叛,世间最纯真的心怕不过是如此吧。

  查文斌手上拿着一支点燃的香,在他的鼻孔处轻轻晃动着,微笑的说道:“醒醒了,大兄弟。”

  横肉脸的可能是觉得有些痒,拿着手指不停的讨着鼻孔,一声“阿嚏“过后,查文斌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醒了?”

  横肉脸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睡的正香呢,文斌哥有啥事吗?我正在梦里和人喝酒吃肉呢。”

  查文斌递给他一张属于他的命符,其实给不给都不要紧,天地间最邪恶的东西也无法占据他的心灵,这早在食魄身上就得到验证了,人自己内心深处的才是它们能得手的原因。

  “喏,你到那边角上的火把下面睡,那边暖和点,这里风大,冷,换我来替班。”

  横肉脸看着其它三人各守一角,或盘坐,或侧睡他从不过问这是为什么,因为他是卓雄的哥哥,卓雄都听他的,那么自己也得听他的。

  守着自己那根火把,他很快又继续入睡了,时不时咂巴着的嘴,像是品尝到了更多的美酒和好肉查文斌扫了一眼,四根火把,就属他的那根烧的最旺,相比之下老王的倒是略显暗淡。

  待他们几人都各自睡去,至少是闭着眼睛的时候,查文斌拿了一壶酒,坐在横肉脸睡过的那块冰冷的大石上,单手搭着七星剑,与招魂幡对视着,狂饮一口,肆意人生。

  风起,袍动。

  如果你决定要出发,那么旅行中最困难的部分已经结束了。

  隔开自己的手掌,查文斌将自己的鲜血淋在这块石之上,那个被子弹轰出来的弹坑很快就结了满满一碗既然我是正道,你是邪,就让我用这正道的血祭你的旗!

  拔剑而起,虎啸龙吟,七星剑剑锋带血,查文斌如同天神一般的砍向招魂幡。

  第一缕阳光洒在他们四人的脸上,眼皮收到光线的刺激开始微微抖动,这一夜他们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