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六十九章 “赏月”

  此“赏月”非彼“赏月”,没有月饼,没有黄酒,就别提有那些雅致了心情了。

  查文斌双膝盘坐,在自己身前点了两根蜡烛,插上三枝香,大家都知道他这是要开坛做法了。

  一扬手中的辟邪铃,七星剑挑一符纸剑指北斗,口中含一口烈酒猛的向前一喷,一团蓝紫色的火焰沿着剑柄慢慢向前燃烧,如同一条小紫龙在巾游走。

  待火焰燃至椒,查文斌口念:“人道渺渺,仙道茫茫;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鬼皆同乐,无间地狱起!”

  “轰”得一声,符纸瞬间燃成一团火焰,此时他的手上放佛抓着一条燃烧的小龙呼啸着像要冲向天空。

  脚踏七星,换步如风,鞋踩北斗,剑指当空,诵道:“北部泉苗府,终有万鬼群但欲遏人算,断绝人命门阿人歌洞章,以摄北罗酆▲诵妖魔精,斩腭六鬼锋诸天气荡荡,我道日兴隆。”

  待符纸火球燃粳查文斌取出一枚银针狠狠从百会穴上缓缓插入借命,查文斌都不知道他还有几次命可以借,这从百会入针,意为镇住体内三阳五会之穴道,封住所有可能让后自己魂魄出窍的口子样做后果也是非同一般,以集中所有力量爆发于一点,牺牲的就是往日里积攒的底气了,况且这是他在短短几天内的第二次借命但这命不得不借,若是走不出去,一样的是死!

  以地为绞,七星剑被他立在自己身旁,从八卦袋里拿出一枚青铜八卦镜镜子是最能反映出真实的东西,这一头是什么,那一头也会是什么只有它不会欺骗眼睛,所以镜子才能有辟邪一说,它能让鬼怪们看到自己的涅,意识到自己已不该出现在人世。

  查文斌把镜面朝向月亮,然后不停的切换着角度,在地上比划着,他这是在试图反射月亮的光!

  用镜子反射太阳光在墙上画着圈圈,相信很多人都玩过这个,但是你玩过用一面镜子去反射月光吗?如果玩了,被上了点年纪的人看到,肯定就是一顿骂。

  这里面的门道就是太阳光是给活着的人照亮的,所以那些东西无法在白天出来,而月光恰恰就是给那些东西照亮用的,冷不丁的就有可能在镜子里出现一个非常不想看到的东西!

  而他,查文斌正是在用这种大忌在寻找着他想要的东西。

  洁白的月光洒在荒凉的大地上,地上是斑驳的断墙折射而出的残影⌒魂幡在这一刻被无限的拉长,随着月光方位的变动,它的投影也在渐渐的变换着当你我的视线完全被这一派暖暖的景象所迷惑的时候,意想不到的就会不期而至。

  终于,子时到,阴气最旺盛的时刻,招魂幡的投影完全变成了一个点和自己的木桩融合“凶时已到!大家准备好!”查文斌大喊一声过后,手中的八卦镜突然翻转朝下,一缕淡淡的月光被迅速的折射到了地面上很淡,淡到用肉眼几乎无法甄别,因为月光实在是太弱了,弱到不足以让我们发现它的折点。

  地上无光,不代表着查文斌心中无光,在他的眼中,由月光发射而出的光圈,迅速的扫过他锁定的每一寸土地,终于当这个点到达招魂幡的西北方向一个非常不起眼的断石上,查文斌退下来,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

  到处都洒满着月光的地面上,有一片黑色的存在!

  查文斌的手微微移动,那块断石又出现了,还是安静的躺在那儿,可是当他把手上镜子再次复位,那块原本还是石头的地方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如同黑洞般的存在,它吞噬着天地间一切反射的光源¤置的太巧妙了,查文斌心中叹道本来的月光却不能被吸收,这是因为它不能暴露出自己的确切位置,但是折射的,那便可以了,因为它无法拒绝这种将月光凝聚到一点喷射出去的力量,犹如一道精美的点心放在一个贪婪而饥饿的人面前,你让他如何不心动!

  “就在那儿,开枪!”查文斌举着镜子努着嘴喊道,他知道这一幕如果下次再出现说不定是多少年后了,因为它很聪明!

  “呯!”卓雄抬手就是一枪,原本这子弹打到石头上都会冒出火星,基本的物理扯是这枚0.50口径的足以放到一头犀牛的子弹却如同打进了一团棉花,悄无声息的连撞击声都没有发出。

  片刻之后,如果非要论时间也只能是以毫秒来计算,原本还是一片黑暗的地带忽然重新披上了月光,淡淡的硝烟正在腾空,一个碗口大小的坑被永远留在了那块石头上。

  “就是这儿”当查文斌带着他们走到那块石头边上,指着那个着弹点说道,这一枪目的就是留下一个标识,对于道的计算,精通天文与地理的先人们可以精确到小数点的后六位,任何偏差的测量都会使得所有的工程前功尽弃,因为风水的好坏只会在点滴之间,偏那么一两度,则吉宅就会成凶宅。

  那块石头看上去像是过去房屋中的门梁石,用来支撑来自门框上方的压力,也就是说原来这儿是一道门。

  没有谁会把阳宅修在死位,试想哪代君王会乐意住在鬼窝里?那这个地方就只剩下另外两种解释:祭坛或是坟墓!

  这一块知识,虽然不是查文斌的强项,但却是老王的强项,他干的可是考古!

  老王说道:“从地形和地貌上看,这儿确实是适合修建一座祭台∽先,这里的地势是周边最高的,从这里升起的烟和火,能在各个角落里看到这里祭祀的场景,但是我没有在现场发现祭台古人的祭祀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在那个招魂幡的位置,那儿应该是最高的可是从现场散落的建筑残骸来看,这儿似乎更像是一座大殿,因为四周都有梁的基石,还有门框石,如果胆大一点推测,这儿是一座远古的义庄也说不定。”

  查文斌仅仅是从布局上看说道:“此处集天下之怨气,聚无双之煞气,不惜以真龙化为戾气,建的人当配得上一个邪字,我想干这类活的也只有修那鬼道的人才使得出,所以石头爹才会出现在这儿。”

  “鬼道究竟是什么?”老王之前从未听说过此道,只是跟了查文斌在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旁门左道之人。

  查文斌摇头道:“我也不明其中之术,只是一些个人的理解±间当分三道:分别是那人道,天道和鬼道,分别代表着三界中的最高修行当世之人本应行人道:习孝义,明事理,辩善恶,忠君王,此为人道;而天道就是探究天理命运,三界轮回,试图窥探万物无尽变数,掌握自然之规则,以图改变原本设定好的命,我派正天道道义即为此: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抱阳,冲气以为合,成无极,无生有,为太极,太极运而理四方,控生死,掌凶吉,握天理之运作,史之赢缺。

  但是正确的道路往往是扑朔迷离的,在人生的道路上面临选择时要慎重考虑,不要选错道!所以鬼道代表的就是歧途,歧途开始给人一种美好的感觉,但越走你就会发现它越邪恶,妖魔鬼怪群魔乱舞肆意而为而天道和人道刚开始感觉真的不好走,给人很迷茫的感觉,但越走你就会发现诸天气荡荡,万物皆为我用!”

  “那你的推断?”老王问。

  四个字斩钉截铁的从他口中吐出:“鬼道道场。”

  “呼”一阵阴冷的风袭来,招魂幡兴奋的像是遇到了得意的对手,肆意的卷着,幡飘动的方向正对着查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