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死门

  “文斌这是何解?”老王问道。

  查文斌淡淡的说道:“死门属土,旺于秋季,特别是未申月,相于夏,囚于冬,死于春居坤宫伏吟,居艮宫反吟,居巽宫入墓,居震宫受克,居离宫生旺大凶,居坎宫被迫大凶,居乾兑二宫相生此处的地势,山形,布置,无一不是按照此道进行设置,只要来了这里,那后果便只有一个,便是九死一生!”

  超子虽然知道查文斌是懂门道的人,但他却是从不相信命的,说道:“真有那么玄乎?我就不信了。”

  查文斌转身一笑:“能摆下这道门等着让人来,就不会怕你能活着走出去,石头爹命丧于此也不过是其中道理,天机如此,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有解吗?”老王问道。

  “无解,各安天命⌒魂幡已立,这个地方不是属于人间该有的,而是来自于修罗地狱重现说白了,就是有人仿造阴间的涅打造了这样的一个地方,能聚世间所有阴煞,所以我们来的时候不见半个亡魂,多半是死后都被困在这下面了也叫聚魂地,我想八成就是跟那些个邪门鬼道有关吧,只有他们才需要这样的地方,普通人就是能走得出去,那也得赔上十年阳寿,你我皆不能例外。”

  查文斌的一席话如同凉水一般浇在众人心头,这才出生死劫,又入生门,还是莫名其妙的就折了十年阳寿,这是天命最好的写照人这一生总要过一些沟沟坎坎,过去了八字更硬,过不去,那就命丧黄泉。

  一如他们本不该来这样的地方,也找不到来的必要理由,可来了就是来了,既来之,则受之,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安排好了回头,那是没有退路的,退路已死。

  “那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啊”超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一次出行是最不顺当的,比上一次还要糟糕很多。

  查文斌思前虑后接着说道:“春夏秋冬四季变换,不仅仅是我之前那般的推断,更多的就是为这里所生不过我们走的是反路。”

  “反路,那会怎样?”

  “逆行吧。”

  查文斌只觉得广场上那杆招魂幡有些刺眼,如果说是这是一个对于道的挑战,那么他这个乡村小道士是否有能力抗下呢?

  没有头绪的事情做起来永远是最难的,就如他们不知为何会走这一遭,只凭了老王收集的那点可有可无的信息,神树,真的还有另外一棵吗?

  老王也没了主意,这地方说要去找东西,怕是天方夜谭了,现在怎么安全的走出去才是当务之急,太阳即将落山,一抹红霞洒在不远处的湖畔,如金光粼粼般煞是好看,谁都不能把这些一个地方与死亡和阴间联系在一块儿如果要死在这儿,也是个风景不错的地方,他是这样想的。

  “接下去呢?“老王问道,他想知道之后该怎么做。

  “等等吧”查文斌给了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话,等什么呢?他心里明白。

  夜晚如期而至,高高的火堆烤的每个人脸上都红彤彤的,锅里炖着香喷喷的肉,可是除了横肉脸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胃口。

  查文斌看着众人一脸哭丧的表情,他是一个不会撒谎的人,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人会在死门的位置上修建遗址的,哪怕是坟墓,也不会建在这儿,因为那是使得死者变成一个彻底的凶灵,更加就谈不上对子孙的庇护了。

  看着这遗址的规模,怕是没有帝王级别的人是没有这个能力的,至少也是一个边陲小国的倾国之力。

  有山有水的地方,本来是要出龙的,更何况用一个沈渊这般的湖做引子,就是天上的真龙也会忍不住下来打个滚的可修建这里人偏偏来了个反其道而为之,硬是在这山包上搞了个死位,那沈渊也就成了封渊,查文斌现在想想他们能逃过那一劫真的是纯属侥幸了。

  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能修建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呢?这个问题是他需要考虑的中国上下五千年,无论是哪朝哪代还是哪国哪君,在修建如此规模的地方时都会看风水,这条亘古不变的建筑学法门一直延续到现在。

  风水是看不见的,但它却能左右你的人生,甚至是国的命运。

  山风呼呼的吹着,如同鬼魅嚎叫一般扫过每个人的耳旁⌒魂幡“哗啦啦”得迎风摇摆着,超子几次提议要去砍了这玩意,谁愿意睡觉的时候,头顶上飘着这东西可是查文斌却不肯,他只说了一句有你砍的时候。

  晚饭是没人吃,横肉脸一人捡了个便宜,到最后索性连汤也不给他们仕,吧唧吧唧的仰着脖子一饮而尽。

  超子看着这小子的吃相,实在不敢恭维,嘴里一边嚼着饼干一边嘀咕:“就是头猪!”

  反倒是查文斌乐呵呵的看着他吃,一直等到他吃完了,才说道:“大兄弟,你今天可吃饱了?”

  横肉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抹抹嘴道:“饱了饱了,见你们都不吃,浪费了可惜,我就。”

  “吃饱了就先去睡,今晚你就睡在旗杆下面好吗?”查文斌依旧笑着说道。

  其他人一听他是这样的安排的,都一下子就警觉起来了,查文斌做事风格一向谨慎的要紧,从来不会乱开玩笑,那地方是个人都知道睡的会不踏实。

  横肉脸只是能吃,力气大,可那不代表着他傻,他也知道那东西是死人用的,睡那不就代表着自己是个死人吗?

  不过,越是看上去傻的人,其实越聪明,他出乎意料的说道:“文斌哥说睡哪儿就睡哪儿。”

  “那好!”查文斌哈哈一笑,然后递给他一个包扎好的小手巾,里面像是包着什么东西,“你先去睡吧,如果我不叫你起来,你都别起来,无论发生什么事儿。”

  横肉脸接着那包东西就径直走向了招魂幡,幡的下方有一块很平整的大青石,横肉脸把背包里的睡袋一铺,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来,着实让一群人汗颜得多大的困意和胆子才能睡得着啊。

  “那我们也去睡?”老王问道,其实他是真不想去睡,生怕查文斌就把他给安排了,索性就问出来了。

  查文斌把袋里的东西一样样的全都拿了出来,把其中一叠元宝拿给了老王说道:“我们不睡,我们就坐着烤火。”

  老王哪里肯接这东西,连连推手道:“你这是要干嘛?”

  查文斌见他不肯收,自己抽了一张出来丢进火堆,黄纸做的元宝瞬间就化作了灰烬,“陪它们月亮。”

  “谁?他们?他们是谁?”

  查文斌又丢了几张进去,还用小棍子不停的拨弄着,好让元宝烧的更快。

  “不是他们,是它们,那些看不见的朋友们,也不知平常有没有人来祭奠多烧些纸钱,睡在人家的地盘上,好歹怎样也要付点房钱。”

  这就是查文斌,语不惊人死不休!老王脸上刷的惨白,警惕的扭过头去看着四周,除了偶尔飘过来一两片竹叶,还真的没别的。

  “别看了,看也看不到的”查文斌低头烧着纸,“借宝地夜宿一宿,还望各位海涵,不要抢,人人都有”说完,他索性站了起来,手中一把元宝向上一洒“呼”的一阵大风吹来,火堆上的火苗也跟着“蹭”得一下大了起来,那些纸钱在空中拐着弯的飘荡着,然后散落在各个角落。

  查文斌又拿出一叠,“都拿一点烧烧,买个前半夜的平安,后半夜咱们才可以安心看月亮。”

  老王也默默的接过一叠,抬头一看,哪里有月亮,想必是被那乌云给遮住了,他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心里只骂道:查文斌,你能不能别这么吓唬人!

  不远处,横肉脸的鼾声如雷,招魂幡抖动如舞,这一出合演让查文斌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