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六十六章 雪域狼蛛(三)

  老卡班长是个粗人,原先在家里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对于死人还是有些忌讳的在反复告诫他们守好尸体之后,他便和超子两个朝着洞穴深处走去。

  洞内的光亮是从洞穴顶部的岩石上发出的,一个人还得勉强弯着腰走,所以照得他们两人脸上都是惨白的老卡说这是荧光石,但超子觉得不像,因为荧光石得有光源吸收才能亮,而这个则像是自己能发光的。

  超子这人就喜欢对这类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可是这些发光的东西都像是在石头的内部,并没有显现出来,更像是那些白光穿透了石头照下来的。

  两人走在这种幽深的洞穴里,可能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超子说这里面说不定是夜明珠,要这都是夜明珠,那还当什么兵,一人敲几块回去奔发财可是老卡班长却一口咬定,这里面即便是夜明珠那也是国家的财产,动不得的就在他们两个争论这些“夜明珠”是谁的时候,超子的手电豁然扫到前方有累累白骨。

  这些白骨无一例外的的外面都被覆盖着一层厚厚的丝状物,两人觉得一阵恶心,那些骨头累积的老高,横七竖八的躺着,只有在中间留下一条能够勉强让一人侧着身子通过的小道。

  他们两个为要不要继续前进讨论着,超子说既然已经找到了一个就先派人下山通知,叫来其它人再一起进去,自己的战友们大多数都已经负伤,需要治疗,而且这里的情况可能比较复杂。

  但老卡班长觉得既然任务是要他们找到搜救队,如今只找到其中的一人,那就是没有完成上级给的指示,当兵的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们必须还有进一步的搜索。

  最终,老卡以班长的身份让超子不得不跟随着继续往里面走。

  这些骨头看上去都是动物的,小到兔子,大到牦牛,还有不少是狼的更为奇怪的人,在这种荒芜人烟的地方,他们竟然发现了好多青铜礼器超子因为家世的缘故,第一个反应就是找到了古墓葬,立马便来了精神,兴冲冲的往里面钻,一直到他看见五具被缠的和茧一样的白乎乎的尸体倒挂在洞穴之上时才傻了眼。

  为什么说是尸体呢?因为其中一只手没有被完全包进去露了几根手指出来老卡班长二话不说就要冲上去下人,等到五具尸体都被放下之后,他们又划开了其中一个茧子,里面就只剩下人干了。

  老卡班长决定留下继续划茧子,让超子出去喊人,以便把尸体带回去,他们确定了这就是要找的六个勘探队员,因为身上的背包和衣服都被包裹在里面。

  超子拿了命令,火急火燎的往外跑,才走到白骨那,里面的枪就响了他心里咯噔一下,作为侦察连,开枪只有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才会发生,那便是当生命遇到威胁!

  他来不及想,扭头就往里面跑,枪声只有两下就没了他在那些尸体面前大喊着老卡的名字,没有回应,老卡不知所踪了!

  就在他准备寻找的时候,外面的枪声顿时乱作一团,一头没顾上,不能连另外一头也顾不上超子又提着81杠往回赶,他琢磨着是不是狼群又来了还未走到洞口,“嘣”得一声爆炸响起,冲天火光从外向里涌来,巨大的冲击波把超子立马掀翻在地,他知道这是手雷爆炸了!

  等他跌跌撞撞的跑到洞穴门口,只有满地的尸体,惨不忍睹,有人的,还有残缺的爪子,那种爪子就是今天他在这儿看到的,但是要小很多。

  老卡班长,再也没能从洞里面走出来,留下的只有在战友们掩护下冲出去的小战士,那个江西的小老表和何毅超两人。

  根据小老表的描述,他们进洞后不久,那具在洞口的尸体就出现了变化无数拳头大小的蜘蛛从尸体的内部爬了出来,一开始他们只是觉得头皮发麻,可是那些蜘蛛却如同饿狼见了羊一般的扑向了战士们措手不及的人们,被这些动作奇快的蜘蛛咬中就立马到地动弹不得,一命呜呼。

  枪声一边过后,原本已经受伤的战士们哪里还来得及对付这些突如其来的敌人,纷纷中招,眼看就要全军覆没的副班长拉响了手雷,并且狠狠的一脚把站在最外面的小老表给踹了出去。

  后来,超子拉着小老表艰难的走了回去,队上立马也进行了营救,带着大量火器的军人们成批的开到这个陌生的洞穴,最终在付出了三人的代价下,他们找到了已经成为人干的老卡。

  根据藏区的牧民们说,这是一种已经有几百年未见过的雪域狼蛛,他们也只是在祖宗们的口口相传中知道曾经有这样一种恶魔的存在。

  为了阻止这种蜘蛛钻出雪山,祸害更多的人,带队的领导用了炸药彻底炸塌了这座洞穴,也掩埋了这一段悲惨的历史因为有很多东西是没办法公开的,一旦公开,那整个藏区将陷入一片恐惧之中。

  听完超子的讲述,连查文斌都觉得十分难过,更加别提和他一起曾经在西藏战斗过的卓雄,他太能理解那块神秘的地方发生的怪事了。

  “又是来自西藏的物种,老王你不觉得奇怪吗?”查文斌问道‖蚕是来自于西藏的,卓雄遇到过,如今这雪域狼蛛也是来自西藏的,何况石头爹多半就成了它的口粮。

  老王这一辈子走过很多地方,他们的组织就更加不用提了,但是惟独那个地方在他们的资料里是最少的因为西藏过于神秘,神秘到连他们都无法收集更详细的内容,而且那个人曾经交代过,西藏是他们的禁区。

  石头爹基本可以确定是死在这雪域狼蛛的口上了,至于他是如何到了这儿,查文斌还不得知,但是他知道这儿不能再呆了,但是离他想要找的也不远了因为蜘蛛永远伴随着另外一样东西,那便是坟墓。

  查文斌帮不少人迁坟的时候,都会在坟里发现蜘蛛的踪迹,任凭你坟墓封闭的再好,都会有一团蜘蛛网,没有人知道它们是怎样进去的但是根据这些蜘蛛网,他却可以看出墓主人在下面活得好不好,因为不同的网代表着不同的涵义,蜘蛛也就成了墓主人的传话筒,一般他是不愿意去杀生这种昆虫的。

  “我们得快点走出去了,既然他来了,就说明这儿有不同寻常的存在,虽然比我们早了一步却丢了性命,也给我们提了个醒,这里的危险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想。”

  埋了石头爹之后,所有人都围聚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查文斌不打算给他超度了以一个修鬼道之人,只要下了地,他生前所害的那些人都会去寻他索命仇恨虽然可以通过道法得到一定的化解,但是有的仇却是不共戴天的,所以很多人做了一件错事,往往需要用一生的时间去积德行善去修行,以求死后能够得到魂魄上的安宁。

  这儿既然有雪域狼蛛出没,那肯定就不止一只果不其然,随着他们的推进,这种漫天的蜘蛛网随处可见,有的已经很破旧,想必是风吹雨打的结果。

  这儿再如何符合传说,那也只是他们的推测¨百年来,愚公尚能移山,世人又何尝不能再造一个神话!

  这是一片金字塔型的竹林,当他们走到这片竹林的最高峰,也就是塔尖的地方,一片硕大的空地暴露在了眼前没有竹子,也没有蜘蛛,有的只是倒塌的砖墙与破败的石雕,这是一座广超被遗弃的广场。

  这儿的风很大很大,大到广场上那一根屹立在最中间的招魂幡迎风展动,上面大大的红色鬼篆如同猩红的蚯蚓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告诉着世人,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查文斌站在此处,颇有一副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微微颤抖的嘴唇让他额头上有些稀汗,但很快又被风带走。

  良久查文斌开口道:“中西南坤宫,死位,我们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