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六十五章 雪域狼蛛(二)

  超子哪里来得及反应艾操起手上的81杠一枪托就横扫了过去,那狼很是厉害,竟然能在空中还做了一个躲避的动作,“啪”得一下就落到了他们的前方。

  其实这真是超子他们大意了,估摸着这狼群早就摸过来躲在后头了原先几个班生的火还挺大的,这哥俩光顾着唠嗑,忘记添柴了,看见火苗减鞋这群畜生就开始蠢蠢欲动了狼这东西狡猾的很,要偷袭专门从背后下手,打你个措手不及。

  这白狼一击不成,便在离着他们四五米远的地方龇牙咧嘴的吼吼着,小老表赶紧大喊:“都快起来艾我们被狼包围拉!”

  这其余的战士听见战友的呼喊,刷拉一下就都端着枪出来了,超子的枪口正对着那头白狼呢在这种几乎是顶着脑门的距离上,超子还有有把握一枪击毙的,可是他没有这样做。

  不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一呢,这是在雪山上,开枪非常容易引起雪崩,一旦雪崩的话,他们这十个人就都得玩完了二呢,狼是一种记忆力和报复性都极强的动物,你一旦伤了它们的同伴,没有把狼群完全消灭的话,它们就会顺着气味跟你纠缠不休,时刻都找在机会干掉你,藏区的狼都他们太了解了。

  老卡班长命令所有人子弹上膛,但没有他的命令不准开枪,又嘱咐人把火堆烧的旺旺的,高窜的火苗让这头白狼又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狼这种动物对于火的恐惧时与生俱来的!

  老卡班长拿手电筒在四周照了照,这一照才发现,好家伙,四周的分布着无数绿油油的眼睛,加起来怕是不下四五十头狼,这在整个藏区也算是极大的狼群了。

  不到万不得已,不准开枪!这是老卡班长下的命令,他也十分清楚其中的厉害,过去他们也帮藏民们驱逐过狼,因为狼一直是威胁藏民膨安全的一大祸害。

  “何毅超”老卡班长叫道。

  “到!”超子嘴上应道,但是手里的扳机却一刻都没有松动,他时刻警惕着。

  老卡走到他身边,指着那头龇着獠牙的白狼说道:“你有没有觉得那头狼挺眼熟的?”

  超子跟它已经对峙了有五分钟,这群狼好像知道他们不敢开枪似地,面对十条黑洞洞的81杠不禁不撤退,还一直僵持在原地超子眯着眼睛说道:“不会吧,这白色的狼也挺常见的,我就见过不止一条了。”

  老卡班长总觉得这头狼像是很熟悉,尤其是它那对锐利的眼睛,时时刻刻透露着一股想要杀人的气势,是杀人而不是咬人!

  “对,没错,就是它!”,老卡班长一拍大腿说道,“,这东西果真记仇的很,你看它的尾巴是不是断的!”

  一年前,超子还是刚从新兵连分配过来的时候,就有牧民拉着一车死羊到队上哭诉,说是有狼害样啊就是他们的天,保护牧民的财产安全是他们理所当然的老卡带着就带着他们几人去了现超用一头小羊羔拴在树上的方式等了一天一夜,用在身上涂了好多羊粪遮住自己的气味,终于在第二天晚上等到了狼群§头的也是一头白狼,差不多也是在这个点,老卡和超子两人窝在不远处一动都不动看着那头白狼警惕的靠近小羊羔,在确定四周没有危险之后,张开血盆大口正欲享受美食的时候“啪”得一声,81杠那特有的清脆划破了草原夜空的寂静,但是这畜生却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听到了那细微的声音,一个转身,老卡打掉它的半个尾巴。

  从此之后,那片区域再也没闹过狼害,偶尔几只零星的也都被牧民给解决了,而断的那半截尾巴被他们当做了战利品还带回了连队,至今恐怕还在哪个角落里躺着。

  今天正应了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不,在这片地盘他们再次相遇了,想必是那白狼嗅到了仇人的气味,带着重兵寻仇来了。

  这狼和人就这样你蹬着我,我瞪着你老卡班长知道只要撑到天亮,这群东西就会自己消失,如果抛开四周的环境不谈,一梭子子弹撂过去,再来一群狼也不够他们打的,这可是足足十条81杠啊。

  对峙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半,天已经开始有点蒙蒙亮,雪山上的太阳起的比较早,再坚持一个小时,这群狼就得不攻而退。

  其它几个事先睡过觉的倒还好,就是超子和那小老表两人一宿没合眼和跟这群畜生一直耗着,眼皮子直打架原来一直负责添柴的副班长邱光荣发现身边此刻已经无柴可添了,他也知道只要火一灭,这些东西肯定得上来玩命!

  烧衣服?这是他先想到的办法,可这儿是远离大本营的雪山,温度低的撒泡尿都能结冰,他们又还有搜救任务在身关键时刻,老卡班长果断下令,全体上刺刀!

  “刷刷刷”一阵金属声响起之后,我军中负有盛名的致命武器三棱军刺,号称世上最毒的冷兵器一柄柄的全部亮了出来,老卡知道狼群在大约五分钟后就会扑上来,只要能顶住一小时,他们就算赢了!

  “没有我的命令无论如何不要开枪!”这是老卡下得死命令,雪崩带来的后果那便是同归于尽了,这不是他想要的,军人的使命是为国杀敌,保卫边疆,而不是断送在一群畜生的手上。

  五分钟后,当最后一缕青烟升起,那头白狼仰着脖子嚎了一声之后,无数的绿眼睛如潮水一般的涌向营地惨烈的厮杀声此起彼伏,有狼的嚎叫声,有人的咒骂声,还有各种因为疼痛带来的哀嚎声。

  对于像超子这样的老兵来说,一开始那便是刀刀见红,三棱军刺带来的巨大创口让温热的狼血洒了他一脸,这种血腥反而激发了他内心深处的斗志,丝毫不畏惧那些尖牙和利爪。

  但是用冷兵器和一群视死如归的狼作战,颓废之势很快就凸显出来,先是有两个新兵蛋子顾不上前后,被狼给咬穿了厚厚的防寒服,伤到了筋骨;接着连几个老兵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高原雪山的白刃战还有一个致命的因素那就是体力消耗极大。

  在打退了狼群的三波攻击之后,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条狼的尸体,而他们几个中已经有五人受伤,有两个情况还挺严重而那只领头的白狼在这三波进攻时一直都站在前方没有动手,只是在观察着,和狼打交道最多的老卡知道,它这是在等待一个好的进攻机会看着身边气喘吁吁的战友,老卡心里明白狼群的最佳进攻时机到了!

  “呜喔~”一声悠长而沙哑的狼嚎响起,叫得他们心里发毛,要不是老卡下了命令,超子现在就想一枪端掉它的脑袋。

  老卡按住超子的手让他不要冲动,那边的狼群已经开始了第四波攻击!这是最后的一次决战!

  “噗”这边超子刚刚挑了一头狼的肚皮,那边就“啊”得一声惨叫,是一个已经受伤的新兵蛋子被扑倒在地,两头灰狼正按住他的身子在撕咬着而那头白狼向是专门冲着老卡去的,一晃就闪过了老卡的刺刀,咬住了他的手腕,这一狼一人就在地上打起滚来了。

  战斗的惨烈,超子甚至不想再回忆,在他的后背上至今还留下了一排牙蝇那是被一头灰狼从背后咬穿了衣服刺进去的,专挑他的脊椎下手没有谁顾得上帮谁,因为狼太多了,远远不止先前预料的四五十头,甚至超过一百头!

  这样下去,撑不到天亮他们就会成为狼的食物!因为战友们连叫骂声都逐渐开始消失,超子把趴在自己背上那头狼抓住双腿狠狠的砸向黑色岩石之后,他再也忍不住了,因为老卡班长的身上至少有四条狼正在肆虐着。

  “呯!”如同死神的信号,他手中的81杠响了,在带走一头灰狼的同时,也让张着血口正对着奄奄一息的老卡脖子咬下去的白狼惊得魂飞魄散!一年前,正是这种声音带走了自己的尾巴,它如同惊弓之鸟一般飞速的逃窜。

  超子抬手又是一枪,“呯!”那头白狼在不远处一个趔趄栽倒,接着又瘸着腿继续向前窜去,超子准备再开第三枪的时候,头顶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雪崩终于要来了!

  如奔马一般的雪夹杂着雷霆之势,席卷而来,地上的老卡大喊一声全部都躲在岩石下面去!狼群早已逃之夭夭,剩下的人互相搀扶着以冲刺般的速度冲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动静终于消退,眼前一片漆黑,他们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完全被积雪覆盖了,也正是因为这块巨大的凸出岩石,才让他们有了这样一个生存的空间着身上的疼痛,奋力的扒开厚厚得一层积雪之后,一个个如同地老鼠般钻出了地面面天已经亮了,大家看着彼此身上的伤口和血迹,都笑了,他们赢了!侥幸的赢了!如果雪崩再大一点点,所有人都将被活埋!

  在互相包扎伤口的时候,老卡突然意识到一个非诚重的问题,少了一个人!谁?小老表不见了!

  他们奋力的清理着积雪,看他是不是被埋在了下面,可除了狼的尸体之外还是狼的尸体,老卡班长鼻子一酸揪着超子就大骂:“要不是你小子胡乱开枪,能这样吗!”其实他心里明白,到了那个时候,超子不开枪,所有人都得完蛋。

  “班长班长!”一阵微弱的呼叫声传来,所有人都听到了,是小老表的声音,“我在这儿!我发现了他们,勘探队!”

  仔细的甄别过后,老卡确定了小老表的位置,就在自己的下方!他们用登山索顺利的降了下去,在十来米的深度挖开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一个豁大的洞口就在眼前而小老表此时正脸色惨白的在里面瑟瑟发抖!

  离着小老表不远,一具已经尸体正躺在那儿,身上包裹着一层厚厚的白色丝状物,而在那具尸体的旁边还有着地质勘探队特有的黄色帆布包躺在一边,正面几个鲜红的大字“第七勘探队”是那样的让人扎眼。

  就在狼群袭击的时候,被两头饿狼盯上的小老表,被嘶哑的无法摆脱,就在地上打起滚来了,这一滚就让这小子带着那两头狼给摔到这下面 好一块凸出的小平台挡住了他们,而他身上的那头狼也恰好给自己当了个肉垫,另外一头则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老表摔的气哼哼,刚想往上爬,轰隆的雪崩就来了,瞅见眼前有个洞,就势一滚就窜了进来,很快洞口就被积雪盖住了但是这洞里却有着一丝幽幽的亮光,小老表龇牙咧嘴的痛着,扭头四下一看,好家伙,一个死人就在身边,吓得他拼命挖雪想出去可是这积雪,下面挖了上面塌,他一个人哪里出得来,又不敢大声叫,生怕引起二次雪崩一直等到听见老卡的声音,才敢呼喊,这才和大家伙儿会了事。

  看样子,这就是那个他们说的洞,老卡决定带人进,其它人守着,而那个人就是何毅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