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六十四章 雪域狼蛛(一)

  “有东西,站远点!”在石头爹的肚皮上,有团东西在里面不停的动着,看样子是想破体而出,超子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那儿。

  看那个不断变动着的东西体型还不鞋有些动物之类的钻进尸体里吃内脏的事儿是常有的,顶多也就是让人觉得恶心下不过在查文斌可不这么看,在这个地方他还没见到过除了他们五个人以外其它活着的生物。

  里面的东西显然是受到了外部认为因素的干扰,不停地挣扎着,像是在寻找着出路当石头爹像皮球一般鼓起的肚子突然瘪了下去就在大家还寻思着这东西是不是不打算出来透透气的时候,卓雄豁然发现自己跟前的地面上的两三片竹叶有了轻微的晃动。

  拔枪,上堂,击发,一系列动作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完成。

  “啪”的一枪响过后,地面上散落的枯枝败叶一阵腾飞,只留下一个硕大的弹坑还在诉说着之前的战斗。

  “怎么了?”查文斌问道。

  卓雄努努嘴道:“那个东西在那。”

  当超子扒拉开那带着硝烟味的泥土时,一团毛毛的东西已经被打烂成了一团泥,当他用夹子夹着那个足足有筷子长短的瓜子展现在大家眼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天底下还有这样大的蜘蛛!

  是的,这是一只蜘蛛,光是身子就有脸盆大鞋超子一枪刚好击中它的脑袋,威力颇大的子弹穿透了那坚硬的外壳,也彻底撕碎了它的身体乌黑的身子上面覆盖着一层白绒绒的长毛,锋利的爪子像是镰刀一般闪闪发亮,尤其是被超子扒拉出来的那对獠牙,其中一个已经断了半截,剩下的那一个弯曲的涅让人不寒而栗,跟伞兵刀比起来,也怕是半斤对八两。

  “你是怎么发现的?”超子对于这个问题挺感兴趣,同样都是侦察兵出身,细节的成败就在于观察,他没发现,但是卓雄发现了小子心里头就有点不服气了。

  卓雄说了自己发现的经过,这真让超子觉得自己十分汗颜,像是自嘲一般说道:“哎,不当兵几年,把看家的本事都给丢了,还好你发现得早,不然说不定就被偷袭了,被这东西咬一口就等于上了阎王殿。”

  “你知道这东西?”老王好奇的问道。

  超子拿着那爪子说道:“雪域狼蛛,我们曾经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过我当兵第二年,有一支地质勘探队在昆仑山寻找矿脉的时候失去了联系,当地也派出了大量人手去寻找,一直没结果,后来就联系我们,因为我们常年在高原雪山上活动,雪山经验比较丰富。”

  说到这儿,超子丢掉了手中的瓜子,索性坐到了地上,跟大伙儿讲起了那件事儿,一件他极为不愿意提起的事儿。

  说那一年勘探队员失踪以后,队上挑了超子他们班去执行任务,一共十个人,有四个还是当年刚到的新兵蛋子十个人带了七天的食物和装备,因为这人在雪山这种气温极低的地方一旦失去了联系,超过半个月还未寻找到的话,生还的几率就相当渺盟。

  部队里用飞机把他们送到了勘探队之前扎营的地方,西藏与青海的交界处,一座雪山的半山腰营地里早已熄灭的火堆和冰冷的睡袋告诉大家这儿已经有几天没人住了当时他们搜索了一下,发现帐篷里还有多余的食物和药品以及勘探带回来的样本和书面资料,他们推断出这一次勘探队出行的距离不会太远,就把目标锁定在方圆三十公里内。

  根据他们掌握的线索,一共是由六人组成的勘探小组,其中有不乏常年扎根在这一带具有十几年勘探经验的老队员,也有两个是刚刚分配过来的大学生,都为男性种野外勘探和考古一样,都需要极强的身体素质,所以队员们没有任何健康上的前科,又有着经验丰富的老队员领队,存在迷路的可能性很低,上面怀疑是遇到什么未知的危险了。

  因为这几天,这块地方一直在下雪,前几天留下的脚蝇也都被新的雪层给覆盖掉了,一望无际的白,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留下。

  当时超子还不是班长,只是一名上等兵他们的班长也是个老班长叫做刘庆国,外号老卡∏甘肃人,皮肤黝黑黝黑,已经在西藏当了七年兵,曾经立过两次三等功,是位经验丰富的老战士,连超子这样的刺儿头都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

  之前当地的搜救队曾经在帐篷里发现了一本勘探日记,这是由领队汪松留下的,他就是这次勘探的负责人☆好一篇日记的落款时间是九天前,内容只有短短的数十字:发现一处神秘洞穴,内有萤石今天风雪太大,无法进入,盼明日是个好天气,进洞一探。

  在这篇日记之前记录的都是日常的正常勘探工作,并无太异样之处,活动范围在他们营地的正东北边,也就是靠近青海的方向,所以他们决定把寻找的方向也定在那儿,主要以发现洞穴为主。

  这昆仑山,又称昆仑虚,被成为中国第一神山,万岁只山在古代它被认为是世界的边缘,人迹活动罕至,终年积雪,地质状况极其复杂§了这次任务,也算是对他们的肯定,没一定经验的人绝对干不了这活。

  老卡班长带着他们沿着东北边出发,因为自己也是常年在雪山活动,就以自己的经验去推算出他们该走的路线,把自己想象成勘探队来还原他们之前走过的路。

  搜救是一样非常艰苦的活儿,尤其是在这种冰天雪地里,不过对于这支队上有着光荣传统的连队:雪鹰连里的尖刀班,这点苦他们都是不在话下的。

  每个人都配发了望远镜,每走一小段路,就要停下来观察远处的情况,生怕漏掉了任何细节。

  第一天,他们就有了新的发现班里新来的一个小战士在距离他们七八十米高的一块平地里发现了发光的塑料包装袋经过检查,这是压缩的野战食品包装袋,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没被积雪覆盖,就被他给发现了那就证明他们曾经来过这儿,也证明了他们走的方向大致上是正确的次发现对于整个搜救队来说是一种极大的鼓舞,老卡班长很是开心,表扬了这位来自江西的小战友,外号小老表。

  当天夜里,他们就扎营在这儿,对于这帮子大兵,野外生存已经是家常便饭,留下两个人轮流站岗,其它几人休息当晚第一波站岗的就是超子和那个小老表,超子跟他吹嘘着自己的当兵经历,惹得这位新兵蛋子对这位老兵很是佩服,一定要认他做哥,还说好了等探亲的时候去杭州做客,看看超子家收集的那些老古董。

  第二天,他们按照既定的路线寻找,这一次连个毛都没找到,天色暗淡之前,他们挑了一块凸出来的巨大黑色岩石下面露营老卡班长分析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方位判断和路线判断是正确的,明天还按照预定的方位继续,到此处他们已经行走了有约莫二十五公里,明天再没线索,就该换一条路了所以明天的搜索很重要,他们炖了一锅牛肉补充体力,这也引来了雪域上的狼群的关注。

  当晚超子是值第三班,也就是凌晨时分,还是和小老表搭档〗人继续白话着昨晚的话题,也让小老表这位新兵蛋子对这个大哥是崇拜的五体投地就在两人侃侃而谈的时候,狼群不约而至些畜生很是精明,踩在松软的雪地上悄无声息,一直到超子他那敏锐的嗅觉味道一股腥味的时候,转身一看,一头浑身雪白的饿狼如风一般的高高跃起,直扑小老表的后脑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