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吊着的人

  “去,”超子捅了一把横肉脸说道,“你杀气重,要不先让,侦查侦查敌情,我们在后面给你打掩护。

  “算了,还是我吧”查文斌拦住了正准备前去的横肉脸说道。

  “得了,文斌哥,还是超爷上吧,最近你也真累了点小事还是交给我们来吧要是个粽子,我就招呼你来收拾,要是其它的,有这玩意呢“超子拉了一下手上那把大口径沙漠之鹰的枪栓,末了还来上一句“谁让咱干的就是侦查兵呢!”

  查文斌呢虽然让超子过去了,自己也没闲着,离他保持着四五米远的路,有个什么动静他还是有把握应变的。

  透过竹影晒进来零星的阳光在那团白乎乎的东西上面不停的来回晃荡着,还未走近超子就迎面闻到一股恶臭散来,立马就捂住了鼻子喊道:“你们先别过来,这儿很臭!”

  德国造的射灯就是好使,在离着还有七八米的时候,超子就已经很确定这是一具尸体了,由一根长绳吊在毛竹上,还时不时的发出“吱嘎吱嘎”的摇曳声。

  “是个人吊在这儿,不过很臭,要不咱们别管了,绕道走吧”超子转过身去对大家说道。

  有人吊在这儿?要是吊在外面的林子里查文斌还寻思着是谁想不开自杀了,可是这个地方,那是一般人能进来的?

  二话不说,查文斌箭一般冲了过去大家围在这下边一面捂住鼻子一面商量着怎么办。

  这上吊的人是查文斌最不愿意去处理的丧事,这种人死后戾气是极大的,而且死相也非常难看的:都是舌头脱在外面,手脚绷得笔直笔直,更加让敛尸的人难受的是上吊的人一般死后裤褪管子里全是屎尿,光一个整理后事,就得比别的死法费力好多当然了,甭管是自杀还是他杀,那都得先把人放下来看看查文斌还就不信了,这种连蚊子都飞不进来的地儿还能有谁跑这来上吊!

  商量的结果是超子建议一枪打下来,查文斌则认为这样对死者很不敬,建议爬上去慢慢放下来,最终这个活还是落在了善于攀爬的超子头上虽然嘴上不情愿,但是心里头他还是听查文斌的。

  过去在部队里爬的都是那种圆柱子,这种方形毛竹还真就没那么好爬,好在这小子脑袋瓜聪明,用绳子做了锁扣,一头挂在自己腰上一头套在竹子上,就这样跟电工爬电线杆差不多挑了个紧挨着的竹子刷刷的就窜了上去。

  这竹子足足三十多米高,这死人吊在身边一棵的顶上,先在下面大家伙儿是看不清,这超子上来也就顾着爬了,等到这小子到达预定高度准备干活的时候,差点没把他给从那三十多米高的地方直接摔了下来。

  当他的射灯照在那张死人脸上的时候,何毅超这三魂立马就去了两魂半,这手一堕落,绳套嗖的就往下一闪,跟着连他本人都跌下去了四五米一身冷汗从背后传来,超子只觉得今天恐怕得是要出大事了!

  这下面的人一看超子就往下掉,心里也没谱艾以为他是没抓稳,查文斌还在下面叮嘱着着:“你稳点艾别掉下来了,这儿还挺高的。”

  “没没事儿!”超子还在强颜欢笑的应着,天晓得他刚才看见了什么〕色惨白的何毅超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忘了那是一张怎样的脸!

  超子试着做了几次深呼吸,可是那股恶臭又直往自己的肺泡里钻,反倒让他觉得想吐起来,索性咬了咬牙齿准备再上去,就冲着下面说道:“我上去了,你们在下面接好,不过,”说道这,他顿了一下,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这人好像我认识!”

  “等等”查文斌在下面喊道,“你认识?”

  “恩,我看着挺眼熟,跟石头爹长的挺像,就是他刚才好像还冲着我笑,所以我,一下子没抓稳,就”说到这,超子的头皮又开始发麻了,腿也跟筛糠似地不由自主的抖着不是他没见过死人,死人见了多了,跟了查文斌这么久,什么稀奇古怪的没见过,就连粽子都交过手可是刚才那一张脸,一张熟悉的脸上也不知是血水还是尸体融化的尸液流的横七竖八,更为让他觉得恐怖的是居然还对着自己笑,并且是嘴角上翘的笑着!

  查文斌一听,也觉得不妙,赶紧喊道:“你快给我下来,下来的时候头千万别对着上面看,落地之前不要再讲话了,要快!”

  这人死之后有笑容是很常见的,有的人是因为圆满了,有的人是心愿了解了,但还从未听说过有哪个人吊在那儿还能笑得,而且石头爹这个名字不仅仅让他查文斌一下子紧张起来,他们几个人听到之后也是大为惊讶,尤其是横肉脸。

  等超子下来以后,查文斌立马把一只小碗递到他的跟前,然后滴几滴公鸡血进去,冲上白酒让他一口喝掉超子的八字绝对够硬,这一点查文斌还是挺放心的,但晦气还是除的,免得落下个小病小灾的。

  落地之后的超子完全没了刚才那股兴奋劲头,像是被打了霜的茄子一般蔫了要说怕石头爹他倒真不怕,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老头,可人心里往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一个熟悉的人用这样一种非正常的方式死亡在你面前,心灵的震撼力远远要超过。

  查文斌拿过绳套准备自己上去,虽然大家都说要不就绕道走算了,可他却不会这样想,这老头身上有他需要了解的东西太多太多∽开鬼道不谈,单一个他是如何来到此地的理由就不得不让查文斌上。

  下面的长枪短炮都朝着那具尸体瞄准着,只要上面有个风吹草动,绝对是落下个鞭尸的下场当查文斌看见那张脸的时候,连他都被震撼了,果真如超子所说,而且眼珠子还瞪得老大。

  他就这样和他面对面的看着,在确定的确已经死亡之后,查文斌才发现他不是上吊的,而是被包裹住了,浑身上下一层薄薄的丝线装东西紧紧缠着石头爹,汇集在一起后吊在竹子的最顶端。

  查文斌没想过,他们再次见面会是以这种方式,虽然没有大仇,但也绝对算不上是朋友。

  他从包里拿出绳索,丢到尸体的身上缠了一个圈,然后挂到竹丫上垂到到了地面由老王他们拉着然后喊道:“慢慢放下来,放下来之后别碰它。”

  拔出七星剑,“唰”的一刀,那些缠在一起的丝线便被砍断了,竹子也马上受力,顺势一弯老王他们就这样慢慢放着,等查文斌落地,尸体也已经落地了。

  一个前几天还在一起喝酒吃肉的老人,谁都没料到他是半人半鬼的恶魔,也谁都没料到今天却惨死在这种地方。

  卓雄用棍子挑开那些缠在一起的丝线,拨弄了几下说道:“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照着这儿的天气,死亡时间起码也得一周以上才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可是我们才下来几天啊。”

  让查文斌很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到死,他还笑?既然笑了为何又双眼不必?这是一对非常矛盾的表情,带着不甘心的眼神却笑得如此开心很是让他们费解。

  对于这老头的信息他们也是一无所知,既然他生活在这儿这么多年,说不定还真就知道这座山里的情况,不然谁又能耐得住寂寞在这儿一个人一呆就是一辈子呢?

  “怎么办?埋了吗?“老王捂住鼻子别过脸去问查文斌,他实在不愿意看这具让他犯怵的尸体。

  虽然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人,但是人死为大,死了过后生前的恩怨也就该一笔勾销了如果去了地下,生前有罪的话自然还会有那边的规矩来审批,在这一世他就算是在阳间不需要再对谁做交代了。

  查文斌点点头道:“埋了吧,也不必挖坑了,就盖上些竹叶算了。”

  这儿满地都是竹叶,有新鲜的,也有干枯的,下面更多的是腐烂的大家七手八脚的一人捧了一捧竹叶正准备撒上去的时候,石头爹的肚子突然鼓了一下,让最近的横肉脸吓得往后一跳,接着又鼓了第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