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反光

  查文斌在手中接过这青铜疙瘩,准备塞回包里去,就在他打开包袱的口子把青铜轮往里面送的时候,突然一个极其明亮的点猛的闪起,那亮度果真堪比钻石。

  可这亮光确实一闪而逝,接下来又恢复了它本来那样平淡无奇的涅,查文斌的脑海里甚至想起了一个词汇:流星。

  “咦?”嘀咕了一声之后,他左看看又瞧瞧,没什么特别的艾可是自己这会儿确实看见了,老王也说它亮了。

  “老王,真的亮了,我看见了”查文斌说道。

  老王一听,这眼皮子立马就弹开了,移到查文斌的身边叫道:“哪里亮了?在哪里?”

  这东西看来发光是有节奏的,并不是时时刻刻亮着的,查文斌摸着脑袋说道:“现在又没了,像流星一般一闪而过,白色的光,真是蹊跷了,之前怎么没发现呢。”

  接下来,两人索性就把那东西搁在腿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它,从上两次发光的间隔时间来看也不过就一根烟的功夫,他们很期待下一次的来临。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想要得到的时候永远不会得到,不经意间反而就会出现←整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两人连折都是轮换来的,生怕错过了。

  事实却是很残酷的,查文斌都觉得眼睛酸的不行了:“行了,我们两个也别再看了,再看也不过是块铜片片,该亮的时候还是会亮的,以后再说吧。”

  老王还是有些不甘心,对于这块东西他总是觉得很不简单,“再等等吧,反正也还没到地方。”

  查文斌倒觉得不是这么回事了,首先这东西是青铜器做的并不具备发光所需的材质,自然界里能够自己发光的东西也就是萤石或者夜明珠,但无意列外的都是持续性发光,唯独只有磷火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出那样耀眼的光芒,难道这里面含有磷?

  一块年代久远的青铜,就算是含有磷的成份,这么多年下来和空气的接触也早该消耗干净了,什么东西还能够发光呢?

  两人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来,种种的可能都被一一排除在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做到这样?

  老王沉思道:“自然的发光体诸如萤石都需要一个光源长时间的照明吸收了光的能量才可以让自身发光,而这个显然不是的,文斌,我觉得我们还要换一个角度来想想,不能老从材质上看。”

  那么抛去自然发光,还有哪几种可以发光的办法呢,查文斌琢磨了一下,突然他忽如从梦中惊醒一般大叫道:“镜子!老王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它不是自己在发光,而是反射呢?”

  “反射?对,倒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那赶紧试试。”

  查文斌把青铜轮当做镜子一般放在阳光底下,却又一点反应也没有,眼看这个推测即将要被推翻了。

  “你再让我想想,”查文斌说道,“我们称它为太阳轮是从它的造型上判断的,尤其是那五道光芒栩栩如生,既然是太阳,那么就会发光,那么光就是从中间的这个小圆点上发出的那外面这个圈是?”他看着手上这块太阳轮,突然又想到了那个圆了。

  如果说圆既是无极,也就是混沌,即为宇宙最开始的状态那么这块太阳轮,中间的位置是太阳,然后五根青铜竿从围绕着太阳和最外面一层圆相接,是否可以理解为太阳是在宇宙的最中心?

  对于古人的宇宙观,这样的理解已经为很难得了。

  查文斌就拿着那东西在太阳下面反复的看着,老王说道:“会不会是角度问题?”

  “角度?”

  “如果说它只在某个特殊的角度才能反射呢?”

  查文斌小心翼翼的捧着它,在阳光的照射下,缓缓的上下移动着,让太阳轮每一个角度都有被太阳直射的机会就这么转啊转的,当查文斌的手上的青铜太阳轮到达了一个倾斜的位置,突然一阵极亮的白光闪起老王和他都张大了嘴巴,太不可思议了。

  这阵光同样是一闪而逝,在知道了大概角度之后,查文斌又慢慢的做着细微的调整,往回退了那么一丝丝,一阵流光突然出现在了这上面,如同黑暗里礁石上照明的灯塔,是那样的白,那样的亮。

  “果真是靠反射的!”查文斌说道在接下来几次的测试中,他们发现只有一个角度可以反射出这种光,而且极难确定,往往刚刚对准角度之后,就又没了是一件极其微妙的东西,哪怕是因为人的呼吸和脉搏的跳动都足以让它偏离。

  老王一边惊叹着古人造物的神奇,一边回忆着那个人说的那句话:这是一件有生命的东西“如果真的是一个礼器或者象征性的一般器物,绝非不是如此的复杂,这种工艺别说三千年前的人,就是现代工艺也未必能加工的出。”

  因为人是会动的,船也是会动的,甚至是地球都是在动的,所以查文斌无法捕捉到连续反射,几次都是眨一下就没了,连续几次下来他也打算作罢了,就又重新收回了袋里。

  老王见状笑道:“文斌艾这么个宝贝疙瘩,你还是贴身收着吧,放你那个破布袋子里不保险。”

  查文斌低头看着那个补丁贴补丁的八卦袋,这还是师傅他老人家留下的东西,想想也是便索性拿了出来放进自己的胸口,这种大马褂衣服里面都有个类似于荷包样的设计,专门用来放贴身物品。

  “文斌哥,前面就要到了,”超子喊道,“就是那片竹林。”

  他赶忙从躺着的姿势爬了起来,哟,还真的马上就到了,一片翠绿的竹林就在眼前,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响声。

  在离着还有几十米远左右的地方,查文斌让他们退下来。

  “一会儿上了岸,第一千万不要走散,第二做事别胡思乱想,第三,现在开始吃饭补充体力。”

  超子一边啃着酱牛肉一边赞道:“王叔的安排真是周到,想当年你带我去野外考古咋就竟给我们吃干馒头呢?”

  大家哄堂大笑起来,欢乐的气氛也一扫之前的阴霾,是的,他们太需要这样的快乐了,即使是短短的几分钟。

  当皮划艇靠岸时,大家都傻了眼了,这种毛竹还是毛竹吗?

  “方的毛竹?还真是头一次见”查文斌大跌眼镜的看着眼前这片翠绿的竹林,这儿的毛竹不是常见的那种圆柱形,而是四四方方的,比普通毛竹还要粗上许多,一根根的活像是木桩戳在那儿。

  一行人收拾好装备,便准备开始往里边走去。

  这儿的竹子不仅大,而且高,乌绿乌绿的竹叶层层叠叠,叠叠层层虽然这外面是大太阳的当空,可他们一进竹林里边,好家伙,哪里还看得见,阳光全被上层的竹叶给挡住了,偶尔有那么一两点漏进来的光洒在地上,斑斑驳驳在风的吹动下,这些斑驳的阳光也在不停变换着位置,倒给了这原本刚正不阿的竹林里多了几分诡异的气氛。

  一个个索性都拿出射灯来,在这里面也没个方向,依旧还是得靠查文斌的罗盘,选定了要去的大概位置。

  查文斌提醒道:“都小心一点,不知道这里边会不会有什么猛兽毒虫的,走的时候也都注意些脚下,竹叶容易盖住下面的坑坑洼洼。”

  脚步踩在松软的竹叶上,发出清脆的“嘎嘣嘎嘣”声,查文斌不停的看着罗盘的指针,一边招呼着他们往哪里走。

  “慢着!”他身后的超子喊道,“你们看,那儿吊着个死人!”

  大伙儿抬头一看,不远处的一棵毛竹上一团白乎乎的东西正被吊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