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六十一章 睹物思蟾

  活了,对于查文斌而言,这种生与死的临界他曾经看到过多次,也曾多次从死亡的边缘爬了回来,但那远远未到边际只有这一次,他是真的死了过去一个人从生到死那是自然规律,如果从死到生那便叫做轮回。

  轮回是相隔两世的,而这一次却只有短短一个翻转,只不过是睡了一觉罢了。

  查文斌心想,不管怎样,终究是挺了过来了只要还活着,他就得继续做这一世的事儿;只要还活着,他还就得继续是个道士死亡曾几何时对于他而言早已看淡,但此时非彼时,路还得继续走,船还得继续开。

  等到超子也跳进那块纯净的犹如天池一般的湖里畅快的洗漱了一番之后,查文斌早已锁定了将要去的目的地:望远镜里的那一片竹林!

  在地平线的那一端,查文斌依稀发现了一片竹林,说远算不上,说近那也近不了竹子是正直的象征,无论风多大,它永远不会弯腰若真到了自己无法承受的时候,“啪嗒”一声爆裂开来,就是死也不会弯曲,所以古代的文人骚客们都对这种植物情有独钟:如空广大,无所不纳,有节有气,大道清虚。

  在航行的路上,查文斌的脑海里还再不断的重播着那个画面,更加让他无法释怀的是那一声“咕呱”要说有朋友,超子和卓雄,老王和何老,冷怡然和横肉脸都算得上是自己的朋友,甚至是兄弟那三足蟾呢?那个自己一直唤作伙计的家伙,那个最后一刻还压在自己背上的家伙。

  泪,迷失了眼睛,是对朋友的思念,是对它的回忆。

  “文斌,怎么了?”靠在他对面对的老王发现了他的异样,问道  查文斌是什么人?是道士,更加是一个男人,他被老王一下子重新拉回了现实,匆忙的用袖子擦了下眼睛,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怎么,可能风太大了,有沙子吹进去了。”

  风?老王探出船舱来,哪有多大的风,再说了这地方干净的就是想是块处女地,更加别提有灰尘了老王心想莫不是文斌又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或许是他的女儿还是儿子吧,要不要安慰他一下?

  等他再次躺了下来的时候,查文斌正面无表情的盯着手上的一件东西看着,还时不时的用手触摸着  那件东西便是太阳轮!

  查文斌用指尖触摸着它,这是从那儿带回来的,本不想留着,可老王偏偏又把它给送了回来怎么瞧,它都是一块青铜疙瘩,查文斌不懂考古更加不懂艺术对于他而言这还没有一块破木头好使,那玩意还能生火取暖呢,而它就这样一直冷冰冰的躺着如今想念起那个伙计了,他便又拿了出来,算是睹物思蟾吧。

  冰冷而坚硬的质感,古朴而有韵味的花纹,简洁却又相当复杂的线条,查文斌把它捏在手中靠在皮划艇那富有弹性的船舷上闭上了眼睛,不止从何时起,他又开始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世界,没有他们,只有自己。

  他把太阳轮拿在手中,仔细观察了起来,一番一笔画过后索性又拿出笔和纸来老王看着他一声不吭的拿着那玩意在比划,便也来了兴趣,凑过头去瞧他忙些什么。

  这太阳轮老王倒是不陌生,从查文斌那拿来之后便被他送回了组织上,在这个拥有现今最为发达的科技和汇集了各行业顶级精英的地方,他们甚至无法判断出这块器物的准确年龄,就更加别说来历了原本组织上是打算把这个东西濒下来慢慢研究的,毕竟是青铜器物,在我们国家,只要地下挖出来的青铜无一例外的都是国宝级古董,就更加别提在这样神秘地方又经历了这样神秘的事后带出来的唯一东西。

  当组织上花费了重金特地为它打造了一个成列盒之后,那个人来了,他赶走了所有的人与这块青铜太阳轮独处了一个晚上之后对这个组织的最高领导人说道:“这东西,从哪里来的就还到哪里去。”

  组织叫来了老王,老王说那个地方已经塌了,还不回去了那个人便又说道:“那是谁带出来的,就重新还给他。”

  老王不敢多言,从保卫的手上接过这块青铜疙瘩带了出来那个人的话没有人敢违背,即使是这儿最大的领导也不敢没有人知道那个人的来临和背景,只是还在老王是个年轻学生娃第一次来到这座大山里的建筑之后,那个人的房间便成了规矩里最为重要的一条:禁地里的禁地!

  那个人是禁止被议论的,这是禁忌。

  私下里,他们也曾讨论过,有的人说那个人是个瘪嘴老太太,也有人说那个人是个谢了顶的中年男人,但是谁都没有见过那个人,也谁都没有进过那个房间。

  听队上当年带他的老师傅说,在他年轻的时候,还是为另外一个王朝干差事,那个人便存在了  那一年老王才二十岁,而那个人老王他们不敢想象,那个人或许是一个人,又或许根本只是一个代号,类似于其中一个极为特殊的部门不过这这里混,知道的东西越少反而越好。

  干他们这一行的,只为管事的人卖命,谁家皇帝不想长寿,谁家帝王又不想要风水宝地,谁家掌权者不想坐拥真正的天下财富!

  人民币?美金?金条?算了吧,用老王他们的话说,那所屋子里随便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一件不起眼小玩意就够人民银行印上一个星期了℃当我们上下五千年创造的财富就这样蒸发了翱没呢,都被历朝历代的大爷们带进了另外一个世界里,再怎么带你终究不能上月亮也不能上太阳吧,就散落在我们绵延万里的荒漠里,大山里,江海湖泊里,甚至是你家的菜园地里。

  如今,这件器物重新回到了查文斌手里,见查文斌半天也不说句话,老王便想调节下气氛,也顺便跟他聊聊天,这几日里也多亏了文斌,这个看似风景如画的地方却是步步杀机若不是文斌一次次的出手,他们早就死上几次了  “文斌艾这铜圈圈看出什么名堂来了吗?”

  查文斌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还在沉思者,目不转睛的看着太阳轮老王见他不做声,倒还有了几分尴尬,只好再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翱”查文斌终于听见了,“你说什么?”

  老王这张老脸是彻底败给了他了,“我是想说,铜圈圈有什么新发现了没,看你一直盯着看。”

  查文斌也是第一次在大白天的看着这太阳轮,以前在蕲封山里那是暗无天日的鬼地方,过的都是地下老鼠的日子出来之后先是给了老王,老王还给自己之后就一直丢在这包里还真没仔细看过。

  “没什么名堂”查文斌把手中的太阳轮颠来颠去的,像是在表述着自己仅仅是无聊了而已,也就是这么一个无心之举,却让一直在跟古玩打交道最擅长发现细节的老王瞅到了一个以前从未发现过的情况。

  可能是查文斌为了显示自己就是无聊,并不是怀念那只蛤蟋手拿着太阳轮不停的上下轻微晃动着,这种晃动是没有节奏的,完全是随心所欲老王看得出来查文斌是故作轻松,原本也没打算去戳穿既然别人有心事不愿意说,自己也不好去主动张口便准备也闭目养会儿神,这里睡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哗”一道明亮而刺眼的光一闪而逝,很刺眼有多刺眼呢?看过电焊工用焊枪焊接时候发出的那种亮光吗?比那个还要亮,但时间确实及其短暂,甚至连查文斌都没有觉察到,但是老王看到了。

  “亮了,我看见它亮了!”老王叫道。

  查文斌一脸茫然的看着兴奋的老王不解道:“什么亮了?”

  老王激动的指着查文斌手中的太阳轮叫道:“它亮了!太阳轮!”

  查文斌低头一看,这不在自己手上吗,跟之前没区别艾瞅着老王那兴奋劲,查文斌又正面反面的看了一会儿,暗淡无光的青铜哪里亮了。

  “是你眼睛花了吧,这玩意怎么可能会亮,又没灯泡。”

  不可能,绝对不是自己眼花了,老王可以肯定,因为刚才那一抹亮实在太扎眼了,比钻石还要耀眼。

  “真的亮了,就在刚才你手上的时候”老王不甘心的说道  查文斌索性把太阳轮给了老王,说道:“不信你拿去看么。”

  老王在手中比划了半天,确实没动静,他也只好再次还了过去,闭上眼睛却发现自己睡意全无,脑子中全是刚才那一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