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五十八章 血战

  这段咒叫做万鬼灭魂咒,是道家一直流传着的一种可以通杀型的咒语,在我们看来的这一长串,查文斌念出也不过就短短一瞬间,速度跟今天的主持人卖凉茶还要快得多。

  嘴型交替的变化带着这些字符吐出,也同时带着这道符飞了过去。

  道家每一道符咒,每一次的诵吟都是带着自己的心血的,相当于每一次的法事都会消耗自己大量的精力,尤其是这种诛杀形的。

  自古道:杀敌一万,自损三千道士诛杀的这些脏东西和邪门歪道又都是些戾气极重的玩意,就会折损自己的阳气。

  方才已施过一次法,这一阵过后,查文斌只觉得喉咙一甜,一股甜丝丝的腥味伴着自己的味蕾从口中绽放开来。

  丢出的符如同一颗石子进了无尽的深渊,对于这类似于实质体存在氐人,杀伤力没有那么可观除了有阵阵恶臭冒出之外,还不停的有更多的氐人从裂缝了窜了出来。

  手雷和子弹的数量都是有限的,不可能无尽的供应,人的体力更加是有限的,更为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压力一开始众人还杀的眼红,现在已经面对无穷无尽的氐人大军,连超子都开始在咬着牙齿坚持出枪的速度跟不上,就干脆用起了匕首顶在最前面的横肉脸身上已经留下了道道血痕,破碎的外衣就像是刚在搅拌机里呆过一样。

  战斗还在继续,查文斌一直倚着小艇紧闭着眼睛,他这是在养气在吞咽了数口鲜血之后,两眼猛的睁开,精光一射,像是突然来了用不完的力气几乎是单手撑着皮艇,身子一跃而起,冲到船头手持七星近了起来。

  查文斌是一介道士,并不擅长拳脚功夫,这下一出手实足让他们几个大跌眼镜一柄作为法器的七星剑此刻完全成了人头收割机,剑光所过之处,必有血肉带起有了这位生力军的加入,一时间竟然也杀得那些氐人无法靠近,鬼嚎之声充满了整个湖面。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就需要这样一个精神领袖,原本已经渐露败象的他们此刻又重新燃起了战斗,再次捉对厮杀起来。

  这是一场现代文明对抗史前文明的战斗,虽然在装备以及战术上他们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面对潮水一般的氐人,失败带来的死亡不过时间问题,何毅超这一次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足以让这个团队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当所有人都在拼劲力气抵抗的时候,只有老王年纪大了,躲在后面装弹,乘着人群之中露出的缝隙时不时的补上一枪慌乱之中,他的目光落到了查文斌身上,这位昔日的一派仙风道骨的道家掌门,此刻已经完全成为了一尊杀神鲜血染红了他的长发,也浸湿了他的衣服兵器与骨骼之间发出的刺耳碰撞声成为了今天的主旋律,查文斌彷佛张飞在世,真当有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老王推上弹夹,叹了一声:“罢了,死就死吧!”

  他的身体已经在透支着下半辈子的时间,与其老死,还不如和他们一同战死在这儿,也好歹落下个男人的英明,虽然谁都不会知道他们会死在这儿。

  老王拿着手枪,怒吼一声:“兔子崽子们,你王爷来啦!”

  冲到人群之中的老王左右开弓,立马就撂倒了两个氐人见最弱的老王都发了飚,其余几人更是杀声震天“首卡进了氐人的骨骼之中来不及拔出就夺下对方的兵器,子弹打完,横肉脸干脆用拳头招呼着这些皮糙肉厚的氐人若不是七星剑的材质尚好,此刻怕早已是成了一把锯齿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虽然有了视死如归的勇气,但现实还是残酷的,当查文斌一晋生劈开一个氐人的胸膛之时,口中一口鲜血如标枪一般射向远方,他的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大鞋双手还保持着那个姿势。

  “文斌!文斌!”身旁的老王第一个扶住了查文斌,却觉得手中一沉,查文斌犹如一块厚重的门板结结实实的倒在了皮艇上一直到最后这一刻,这个男人依旧保持着笔直的身姿,就如他平日里做人的品格一般:正!直!

  超子见他文斌哥倒下了,哪里还顾的上,嘴里骂了一声之后,从包里掏出一块橡皮炸药直接贴在了两个手雷上,拉开弹弦直接砸进了那裂缝中。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军用炸弹的威力还真是盖的,连同湖面都掀起了巨大的水柱,带着那些氐人的残肢飞向了天空。

  老王把查文斌的头微微抬起,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拧开水壶想给他喂点水喝,居然觉得手上一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扎了,拿起手指一看还真得扎破了一个小口子老王咗了一口手指,仔细分开查文斌的头发,赫然在他的百会穴上发现了一枚银针!

  氐人的攻击似乎在这一波爆炸些暂退片刻,但裂缝里的吼叫声还在继续,并且越来越响,还有陆续增兵的意思。

  老王看着那枚银针,老眼一红,也留下了两行泪:“你们都来看看,看看文斌,他是在透支自己最后一点力量啊。”

  这种用针刺激人的特殊穴位可以让人体潜能在短时间内集中并且爆发,但后遗症也是相当明显的,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便是杀鸡取卵!

  当老王用微微颤颤的双手拔下那枚硕长的银针之时,查文斌一直瞪大的双眼也终于合上了,还不等老王用手去试探他的气息,氐人手中的刀光已经在他们的头顶亮起。

  “拼了!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老王含着眼泪大喊一声,抬手又是一枪,恰好打在了那个氐人的胸口,也让它结结实实的甩在了船上。

  一脚把尸体踹进湖里,再次进行了疯狂的厮杀之中,渐渐的皮划艇的四周漂浮着不计其数的氐人,每一次的怒吼和骂娘都会舔下一具新的尸体,每次的怒吼过后下一次声音却又小了很多。

  老王是第二个倒下的,浑身是血的他也不知是体力透支还是伤势过重,已经再也无法站立,口中也只剩下了出的气,不见进的气了超子把他拖到查文斌的身边,继续战斗着,他知道这些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一定和自己的那句话有关,所以他即使是要死也必须是最后一个!

  当横肉脸一拳几乎把一个抱着自己小腿的氐人脑袋几乎要打的变形的时候,一柄明晃晃的青铜锤同时砸到了他的太阳穴。

  “嗡”得一声,横肉脸只觉得眼前有大片的星星在不停的闪着,闪着,脚下的皮划艇此时也成了左右摇摆不定的秋千那个面无表情的氐人还在自己跟前,他又再次举起了自己的拳头,却软绵绵的是那样的无力。

  当一只眼睛看到一片血红的时候,又是“铛”得一声,那个氐人再次准确得用手中的大锤抡中了横肉脸的脑袋。

  另外一只眼睛很快也被红色的血液遮住了视线,不等那个氐人抡出第三下,“轰隆”一声,这个战神一般的钢铁男人像是一座巨大的堡垒终于倒下了,重重的砸倒在老王身边。

  “啊”卓雄如同疯了一般扑向那个氐人,他的手指早在刚才的战斗中就断了一根,几乎是用变形的手掌握着那把三棱军刺狠狠的捅进了对方的喉咙,“噗”得一声,它的脖子跟冰糖葫芦一般直接穿透!

  “额”,当卓雄低头看着自己胸口扎着一根长长的青铜矛,他觉得整个世界已经放弃了和他拥抱的机会,带着如死灰一般的脸,早已被撕碎上衣的胸口,应龙图腾红得是那样的妖艳!

  超子握着匕首,不停颤抖的身子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冷!刺骨一般的冷!面对着里三层外三层的氐人大军,一行五人终于只剩下了他一个。

  转身看着身后躺着的四个兄弟,何毅超仰天长啸:“我来陪你们了!”带着无限的悔恨,高高跃起的他手持匕首冲入了湖面之上的氐人之中。

  “叮咚叮咚”伴随着一阵悦耳的铜铃声响起了古老的旋律,三千年前的巴蜀歌谣再次出现在他的耳旁,超子在陷入黑暗之前彷佛看见了一个人影,一袭青衣袅袅立于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