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五十四章 衰老

  没有太阳!是的,当查文斌抬头的时候发现这万里无云的一片天空中,真的没有太阳!

  没有太阳,可是这儿却一片光明,根本就是白天啊在几近无语的状况下,大家全部一股脑的瘫坐在湖边的石滩上,虽然他们能预估到这地方会不那么容易来,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这种超常理的事情会存在。

  “老王,我看这儿不能再呆了,我有一种预感,这里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查文斌开始担忧了,这一路走来,看似平静,但他的内心深处感觉远比蕲封山更要来的更加凶险,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那你说怎么办?”老王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就在两人都犹豫不决时,超子有了一个新发现,他惊讶的看着老王说道:“王叔,你有那么操心吗?怎么头发都开始花白了。”

  “头发?我没白头发的啊”老王觉得这孩子怎么有些莫名其妙,尽挑些不着边际的话说。

  超子见老王不相信,便喊来卓雄,指着老王的头说:“你来说,他是不是白头发挺多的,老了就老了,还死不承认。”

  这卓雄一看,还真如超子所说,老王这头上头发是有些花白了,也说道:“老王,你这头发是挺白的。”

  查文斌正在思考着如何进一步的动作,他们几个在那吵闹,影响了他的思路,边说道:“你们几个吵吵什么,不就白头发吗,真是的。”

  老王笑道:“这几个孩子闲着无聊吧,我哪来的白头发啊。”

  “你是有白头发艾我也看见了啊”查文斌说道。

  老王的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这常年在野外的生活,最容易的就是导致头发掉落,他们队上以前几个年纪相仿的都个个是秃顶但是老王却有着一头乌黑茂密的黑发,这也是他常常拿来调侃别人的。

  小心翼翼的从包里掏出一个装胡子刀的小盒子,这盒子里边有一面小镜子,是平常用来修边幅时照的,当镜像移到自己的头顶时,老王的双手一松“啪嗒”一声盒子掉到了地上。

  “文斌,我感觉自己老了很多”老王怔怔的说道。

  查文斌笑笑:“你以为自己还年轻艾已经上年纪了。”

  老王嚯得一下就站起来了:“文斌,真的不对劲,我从来没有白头发的,”突然他把目光聚焦到水上了,“要不就是这水有问题!”

  “水?”众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当查文斌发现自己的指甲明显增长的时候,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各自检查一下身体,看看有什么异样。”

  超子和卓雄都是板寸头,但被这么一说,都觉得自己的头发明显长长了好多,看上去十分的明显,尤其是各自的指甲,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最明显的便是横肉脸,他的额头上甚至开始出现了皱纹。

  “这水能加速人的新陈代谢,所以伤才好的这么快,这里不能再呆了,才过了这么一点时间,身体就有衰老的迹象,我们赶紧先撤出去”查文斌拿好自己的东西立刻说道。

  当他们带着疲惫而不安的心重新回到那三棵大慎的下方,查文斌看了一眼这个充满了诡异色彩的地方,头也不回的钻了过去,什么神迹他都不想再找了。

  “洞呢?”查文斌呆立在一片石壁之前,当余下的人纷纷来到他的身边都几乎感觉要绝望了,刚才进来的那个洞不见了!

  超子发疯似地用手拍打着那些石壁,试图找到他们来时的路,无情而坚硬的石头回应的只有疼痛和冰冷的无情。

  “怎么办?”老王抓着自己的一把白头发都要急出病来了。

  查文斌咬着牙齿说道:“走,再找找别的出路,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留给我们的时间怕是不多了。”

  失落的世界不在于它的神秘性,而是在于它的未知,这个道理查文斌一早便明白了只是他何曾会想过,用一个小时就穿越了春夏秋冬,那么这儿的慎为何会这般巨大也就不难理解了。

  掉转的不仅是路,同样还有时间,他们这才体会到那一句与时间赛跑的感觉,当你一点一滴的能够亲身感受到生命的流逝,那么距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再次回到湖边,这里除了这一条路,再也没有别的了。

  查文斌站在这一望无际的红色湖边,彷佛回到了所有的终点。

  他说道:“万物相生相克,凡事也必有因有果,我们既然到了这一步,便逃不过个已经安排下的劫再这么下去也是个死,倒不如在这里面找找破解之法。”

  怎么破解?谁有这个头绪艾连是怎么回事都不明白,要解又谈何说起就在这湖边,在查文斌的安排下,大家席地而坐,头脑风暴是在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后唯一有效且快速的办法。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字:想!

  查文斌先是把这一路上的经过说了一边,连那冰窟里遇到的事情也讲了一遍,卓雄听到有那纹身的时候,明显嘴唇抽动了一下查文斌推测的是石头爹毫无疑问是一个鬼道的修行者,那么他的下落又会是在哪里?这两个问题恐怕都得出去之后才能解答了,暂且被他们放到了一边。

  接下来,便是下这雪山儿的地理,查文斌事先已经看过,是属于长白山龙脉的余脉,这一路上也却有前人遗留的痕迹,那么对于他们在喝水之前遇到的最大阻碍便是那个梦。

  “梦?文斌你说过,我们之前可能是进了一个梦的世界,那么我们现在会不会还可能在一个梦的世界?”老王的这一席话可把查文斌给惊出了一身汗。

  对了,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思考这个问题人在睡眠的时候,通常会产生这样一个错觉,那就是在睡梦中做了一个记忆很清晰的梦,然后突然“惊醒”发现自己身处在其它一个地方,然后在梦中告诉自己:这原来是一个梦啊这种情况我们称之为梦中梦!

  “梦中梦?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如果假设我们真的还在梦中,那么周围的世界都是由自己幻化出来的,这个衰老的迹象也是因为我们受到了某种引导而自己想象?”

  查文斌问道。

  超子卷起袖子说道:“这个好办,如果真的是在梦里,那你打我一个巴掌,我试试能不能感到疼痛便行了,梦里应该感受不到那么真实的。”

  这倒是一个简单有效的办法,可是查文斌一想不对劲,这超子的潜意识里已经有了被扇巴掌的想法,那么如果这是一个极度接近真实的梦,很有可能他还是会被那种错觉所引导的,他又把这个话题给岔开了,接着说道那几棵大树的问题。

  “那几棵慎我觉得有问题,总觉得哪儿不对劲,超子你说呢?”查文斌说出了这个问题出来。

  “是艾我也觉得那几棵树挺邪门的,你不就是靠着它睡着的吗?会不会有什么催眠的功能翱”超子问道。

  查文斌低着头思考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对了,我这没压缩饼干了,超子你先拿一块给我,有点饿了。”

  就在超子低头去翻包的时候,查文斌突然身形一动,伸出手掌“啪”得一声扇到超子的脸上,瞬间留下了五个手指印一巴掌,他可是卯足了劲打下去的,结结实实的扇到了他的脸上,在那一刻他感觉到了自己手掌在发麻。

  “哦哟”超子揉着自己的脸颊喊叫道,他还真没料到查文斌会来这一手。

  查文斌紧张的问道:“痛吗?”

  超子呸了一口,带着血沫,嘴里嘀咕道:“你下手可真狠,痛,怎能不痛呢,我估摸着一会儿能肿起来。”

  顿时查文斌这心头一凉,绝不可能有这样真实的梦存在,那只能说明他们确实是被困在一个莫名的地方遇到了莫名的事。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老王一个人在那说道:“红色的湖,红色的地,慎慢着,文斌,我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