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五十一章 巨变

  已然他们现在是走出了那条通道,查文斌摸着前面那个东西,心头一阵阵的震撼,世间果真有此等神物?

  如果说每一件被创造出的物体都有一个原型的话,那么查文斌终究是找到了,只有神迹一般的存在才会成为传说渊源流传并被世人歌颂无论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太极阴阳道法字符还是那些造型古怪的青铜和壁画,人类的想象力再丰富始终需要一个创作的原型,只是这个原型已经超越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

  三棵大到难以用语言去描绘的慎拔地而起,也不知那顶端到底通向何方,只是他们五人合抱其中的一棵竟然还远远不够。

  慎特有的气味迷茫在这片天地中,时不时的有一片巨大的枯黄色叶子从天而降,缓缓飘落在他们跟前,就连呼吸都带着一丝清爽,说不出的舒服。

  大自然终究才是真正的创世神,查文斌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神迹,心头突然涌上一抹困意,或许是累了,他靠着其中的一棵大树眼皮子沉了下来。

  “铛铛铛”当他被耳边一连串的敲钟声惊醒的时候,胡乱挣扎着爬了起来,喊道:“超子,什么动静?”

  没人回应。

  “超子超”等他四下环顾,身边哪里还有人,这偌大的世界里只剩下了自己,其他人通通不知所踪,地上甚至还能看见压缩饼干的残渣和丢弃的食品包装袋,更为重要的是鼻孔中那一丝酒味,这酒就是石头爹酿的玉米秆子酒。

  查文斌知道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睡着了就独自离开的,唯一可能的就是出事了!

  “蹭”得一声拔出七星剑,可是一番查看之后,地上连半点反抗的痕迹都找不到,以他们几人的身手不至于会毫无反击之力吧?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需要冷静,以查文斌的经历他十分明白这一点。

  丢下自己出去,这种可能性不大,这一路走来,除了一个小小的食魄之外并没有其它有危险的存在,那么只能往前找了。

  眼前就是三棵并立在一块儿拔地而起的慎,在树与树的缝隙之间,查文斌穿了过去,还未走出,只听见前方响起一阵阵吼叫声∧知不妙的查文斌赶紧把身子闪到树后,轻轻的探出半边,只见不远处有好大一群用仅用树叶围着身子的人跪在地上,朝着自己这边整齐的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

  在这群人的前方,查文斌看见一个高大的背影手中拿着一根木棍涅的东西不椭舞足蹈的跳着舞,前方还在燃着熊熊大火。

  这是在举行某种仪式!查文斌立刻就明白了,那个拿木棍的人应该就是主持仪式的领头人见对方人多,他不敢轻易把自己暴露了,只好在此处小心翼翼的等待着进一步的变动,就连呼吸的节奏都被调节的很小心。

  随着那个领头人的一声怪叫,跪在地上的人们都相继站起来,这些人的身材看上去十分矮鞋但却精壮的很§头人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矮人吼了一下,然后几个同伴就跟着他一齐抛开了,因为视线被遮挡,查文斌一时还没看清,不知是敌是友的情况下还是等等再说。

  “啊呜,啊呜”那群矮人开始狂欢起来,不知何时前方已经点起了好多火把,查文斌这才看清在领头人的身前摆着用木头堆积起来的柴堆。

  “放开我!你们这些野蛮人!放开我”查文斌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叫喊声,这是超子的声音!

  试着把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查文斌这才看见不远处,几个矮人手上拿着看似青铜的武器推搡着几个人在朝着这边走定睛一看,这几人不正是老王他们吗!

  横肉脸的脑门上还挂着鲜血,老王的眼镜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超子和卓雄鼻青脸肿的看样子吃了不少皮肉苦,他们都被藤条绑在了一起几个矮人很凶悍的吼叫着推着他们,稍有不从,换来的便是拳打脚踢查文斌把手中的七星剑捏的嘎嘎响,一定是自己睡着的时候他们出去乱跑才出的事,这群不安生的家伙!

  一直到他们被推倒柴堆前,那个领头男子才开始仔细的大量了一番,然后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话,也没人能听个明白超子歪着脖子不停地咒骂着,也不知对方是不是听不懂,但是他能听得出超子的语气是非常不友好的,拿起手中的棍子对着超子的脑袋狠狠就是一下“啪”,隔着这么多路,查文斌都能挺清楚头骨开裂的声音,鲜血如打破了的燃料缸瞬间布满了超子的全身那个领头人怪叫一声,然后几个小矮人就把超子扔到了柴堆上。

  此时的超子已经不再动弹,恐怕凶多吉少,查文斌正打算冲出去的时候,那边又开始了载歌载舞的庆祝,等到查文斌整个身子探出去的时候,老王发现了他。

  老王使劲的张眼睛示意查文斌不要过来,可是超子现在生死未卜,他能袖手旁观?下定了主义的查文斌,从手中摸出一张符,这尿不拉屎的地方想劈个雷下来也不知道行不行。

  抱着最后一丝消,查文斌猛的掷出那张符,同时双手合十大声念道:“三清在上,以我为媒;化符为雷,以血引之!急急如律令!”

  就在那群矮人们看到突然从前方窜出一团火球大惊失色的时候,查文斌右手提剑飞快的在中指上一抹而过,带着剑尖的那一滴血红,奋力一跃而出,使出毕生最大的力气把七星剑向前方扔出。

  只见火球还尚未杀到,那群矮人正在叽里呱啦忙做一团的时候,一道寒光飞驰而来,带着顶端一点妖艳的红色如同彗星一般直插人群“蹭”得一声,宝健好落在了中间,都不带一丝的摇晃,笔直笔直的插入大地之中。

  不等那群人有所动作,燃烧着的符纸如期而至,带着蕴含天地灵气精华的符文如期杀到“轰”得一声,当符纸化为一团更大的火球在七星剑的剑柄炸开的时候,那群矮人顿时乱作一团,就连那个领头人也是大吃一惊。

  远处隆隆的雷声传来,“啪”得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了整个大地,接着便是第二道,第三道,如同绚烂的彩带交织在天空之中,互相缠斗在了一起下面的矮人惊恐的看着这一幕,有几个已经跪在地上开始瑟瑟发抖,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狠劲。

  站在不远处的查文斌心头也是大惊,这一小小的引雷咒本来不过是想着能不能引道天雷下来炸一下,好乘着乱子把老王他们给救出来,怎么的就搞出这么大动静来,这场面就是师祖老人家在也未必能折腾的出来啊。

  看着天空中如蛟一般的闪电,查文斌如今已是气血翻涌,有好几次都差点喷血而出,身子也几乎站立不稳,浑身的血管随时都要炸开一般雷本是打算以自己精血为灵,殊不知现在一时半伙儿的就是劈不下来,那股气已经反倒把自己搅的五脏六腑都要爆裂。

  反噬?这是他在痛苦中唯一能想到的词汇,若是施法不当,或是施法超过了自己所能承受的范围,则施法者是很有可能被法术伤了自己的。

  查文斌的眼珠子里已经布满了血丝,鼻孔之中已有鲜血不停的流出,接着便是耳朵和眼睛,甚至当他的嘴角都开始渗出鲜血的时候,天空中“轰”得一声传来一个极响亮的炸雷,炸得老王抱着脑袋就立刻顿到了地上,而查文斌浑身都开始发抖,当他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的时候,天空中的闪电“哗啦”一下划过,在空中留下了一副及其诡异的图案:一个巨大身躯上顶着有七张嘴巴的老虎头,七张嘴巴同时张开,空中还衔着一条巨大长蛇,两只大手更像是蹄子涅,手中提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另外一条长蛇。

  顿时,所有的矮人如同受到了极大的惊恐,全都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就连那领头人的双膝也开始微微弯曲,猛的那人把手中的长棍向天一直,然后吼出一个非常难听的音节,沉闷而悠远:“强良。”

  而那空中由闪电组成的图案反而不散,越发闪亮起来,查文斌感觉身体即将爆炸,双手猛的一挥舞,恰好分别摸到了其中两棵慎的树干,顿时一股极大的灵气从脚上直往上涌,很快便穿过了心脏,直达喉咙,这时的查文斌再也受不了了。

  “啊”一声惊天的呐喊从他的口中吼出,就在那个领头人转身寻找这声音来源的时候,天空中“吼”得一声虎啸,所有的闪电瞬间汇集在了一起,越聚越多,最后成了一个巨大的亮点。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随后那亮点“啪!”得一声发出巨大的爆炸声,“轰”一道七彩的巨大闪电从空中如同光柱一般直直得砸向了地面,砸向了七星剑。